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005|回复: 144

[2018年冬训] 2018冬训回忆(长期更新)——杨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0 18: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1-20 18:22 编辑


    看了好多人的总结,才迟钝的意识到,虽然冬训的这十几天里,大部分人都是一起度过的,可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故事,不同人有不同的心情,当然了,不同人的文笔也是不一样的,有人的总结是带着温度的,很多地方看了之后,好像当时的情景就会浮现在眼前,也有很多话好像还会在耳边响起。
    马上又是一年动员会了,时间过去很久,回忆和情绪这些东西就像是被舀起来的的黄河水,不在波涛汹涌,混沌不清,渐渐沉淀下来。想来想去,还是想提起笔,把冬训中的片段记录下来,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大多是记忆深刻的片段。第一次给家人讲冬训经历的时候,花了将近6个小时,一次估计是写不完了,会连载 下去,每天抽一点时间来写,酝酿情绪,回忆回忆。
  • 顺序可能不会很固定,想起什么写什么。
  • 大部分是第一视角的感受,顺便给新人安利一下冬训
  • 嗯,稳定更新,人品保证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1 2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1-21 21:49 编辑

DAY 2
    冲顶是什么感受呢?走不到头的碎石坡,原以为前一天下午提前去爬了两个坡已经快到山脚下的平地了,结果真的是“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大家都默不作声,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的只有头灯的光斑,走在赵老师的后面还是挺让人放心的,还把热水放在他包里了嘿嘿。
    不过这一路,头巾是最让人难受的,不带吧,脸和鼻子被冻得生疼,少了一层缓冲,冷空气也刺激得喉咙老是想咳嗽,带上吧,眼睛很快就被呼出的热气蒙上了一层雾,看不清地面,一脚踩空或者崴脚那可就完了,还有就是手套了,以防万一带了防水手套,可是穿着羽绒服、冲锋衣在碎石坡上走,握紧登山杖,手上一直在出汗,到了后面甚至整个内衬都湿透了,即使很不舒服,也根本不想拿出来,拿出来再放进去就像伸进了冰窟窿。
    偶尔听到向导老黄说休息,赶紧找个舒服的姿势站稳当了,调整呼吸,一路无话,直到垭口(听某位同学说,他觉得大家都闷头赶路,没有交流,特别冷漠,到了垭口的时候都哭了,我想说可能真的是紧张加上缺氧累得说不出话吧),终于有了一块略显平坦的地方,找了块石头坐下,喝口热水,也终于有闲情逸致,从紧凑的赶路中抬起头来,看看周围,依旧是一片漆黑,时不时有风刮过来,从每一个没有系好的缝隙钻进身体,带走热量,只能时刻调转身体,背对着风向,抵抗寒冷。
    坐下喝水的时候,可以看到背向顶峰的地方,也有一个小山包,想什么呢?像一只坐下的狮子,只是太黑了,仅仅头灯的灯光,失去了距离感,看不出有多高。接着出发,就是沿着山脊往上走了。一边是悬崖,另一边也是,还好能抓着旁边的钢索,带来一点踏实感,登山杖已经成了累赘,缩到最短挂在手上,手脚并用从一块岩石爬到下一块岩石,或是从斜坡上横切过去。赵老师拿扁带和快挂做了个简易的安全带,有用可是也没有必要,反而会限制移动的速度,这也是效率与安全的取舍吧。路不好走,只能全神贯注,摘到头巾,一步一呼,小心翼翼地往上走,老黄走了一段停了下来,说他不上去了,在这里等我们。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00: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2-21 00:25 编辑

DAY 12
    好久没更新了!今天来讲讲掉爪的事情吧。说起掉爪……我真的算得上经验丰富了,冬训3次,雪山2次。其实如果是在平地上掉爪还好,冬训第一次上冰,穿的是个非常老式的冰爪,感觉已经卡得非常紧了,走起来却总觉得爪有点往右边偏,没有正对着脚尖,开始训练了倒也顾不上再调了,在冰坡慢慢悠悠的上上下下,练了德式和法式之后,突然感觉飘了,想学赵老师大步跑起来,没跑两步……感觉脚突然一沉,然后又一松,低头一看……XXD掉爪了,只有后面的绑带捆在脚踝上。穿不穿冰爪在冰上完全是两码事啊,有冰爪的脚踩得又稳又牢,没冰爪的脚滑不溜秋,根本受不了力【这个时候挺危险的,很容易摔跤,然后就溜下去了】,赶紧叫上旁边的队友,让他搀着我,单脚跳到冰河边,坐下重新穿好爪。
    另一次掉爪就更惊心动魄了,是在双桥沟的最后一天,五色冰坡攀冰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冰坡,非常陡,攀冰的起点也只是找了块稍微平坦的地方,为了防滑坠,还专门拉了一条水平的保护绳,在冰瀑上移动的时候,要全程挂在保护绳上,对,就是在这种地方,冰瀑的正中间,快要靠近保护站的时候,我掉爪了……(艹皿艹 )【报个粗口,真的是被吓到了】,还好掉爪的时候,两个冰镐已经打好了,正在踢冰,啪一下,又是右脚,又掉了,就像突然失去了铠甲,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和下面保护的嘉舜说“掉爪了!”,低头看一看,冰爪还挂在脚脖子上……还好还好,掉下去砸到人更危险。稍微冷静一下,让嘉舜收紧绳子,屁股稍往后坐,让安全带受力,伸手去取下冰镐,用镐把撑着冰壁,这才看到手在抖。调整好姿势,让嘉舜放绳,正常来说,下来应该是下面放,上面双脚交替跺冰,类似走下来,可我现在只能左脚先固定住,放一段,用右脚勉强撑着冰壁,左脚赶紧在下面踢一脚,再固定住,应该有学过三个点确定一个平面吧,在下降的过程中,走的有点偏,受到了斜向的分力,又不能叉开双脚支撑,于是以脚和绳为轴,整个人向冰壁旋转,也就是攀岩里俗称的“开门”了,又是手忙脚乱的撑住冰壁,调整姿势。总算回到了起点,松了一口气,可眼前这陡冰壁,怎么回去还是个问题,只好让嘉舜继续拉住绳子,靠安全带的力坐在半空中,翘起二郎腿穿冰爪,带着紧张,坐得极不舒服,手也因为刚攀完冰没劲了,取下冰爪再穿的过程中,差点脱手一路滚到成都。好不容易穿好爪,站了起来,这才感觉整个背心都汗湿了,腿也软了,还好没忘和嘉舜说声谢谢,挪到旁边的休息点,好半天才喘过气来。
以上

冰瀑起点的照片
捕获.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20: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11
    虽然说冬训最主要的目的从来都不是攀冰,可攀冰真的可以说是双桥沟的生活中最重头戏的部分了。天还没亮就起来,到院子里热热身,吃完早饭,坐上面包车,我们就出发啦~当然面包车只能把你送到离冰瀑最近的公路上,剩下的山路就只能自己走了,有的很好走,有明显的小路,有的就只能说是硬闯出一条路来了,走的时候,一手拎着高山靴,另一手拿着冰爪,冬天枯水期,河流已经完全冻上了,冰面与河岸也形成了非常明显的落差,走在河岸边,不时穿过冰河,好不容易走到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废掉了,再坐下,艰难地穿着冰爪,好不容易穿好十几分钟就过去了,甚至还有人穿了将近半小时。
    首先,攀冰之前,要先锋建保护站,挂绳【具体是怎么做到的,这周听了讲座就懂了】,真的是非常危险,记得世杰发过“先锋永不坠”的视频,什么呀!冲坠的风险真的很可怕,每次遥华和嘉舜去挂绳,我们在下面训练,虽然离得很远,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看。
    忘了第一次上攀是在什么地方了,冰况如何了,只记得没有掌握好正确的姿势,也没有冰爪的冰产生足够的信任,时而单脚受力,时而双腿弯曲,时而垫脚【错误示范】受力不科学,很快就没力气了,如果照片里看到一个腿抖如筛糠的人,那就是我了。
    可是攀冰的进步是很快的,每一天去爬,都感觉会有新收获,每一次都感觉比前一次进步了一些,后来到顶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就会开始注重质量,这次是不是可以直接挂镐,这次是不是砸的太深了,冰层太软,反而成了阻碍?是不是太紧张了,镐握的太紧?带着思考去尝试解决问题真的很有成就感,源源不断的成就感,所以即使爬一趟就会湿一次手套,到最后干脆没得换了,还是忍不住想去爬,这种心理上的激励才是最有效的动力吧。
(下次会讲讲攀冰过程中几个掉爪的瞬间)
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0 17: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2-10 18:23 编辑

DAY 10
太阳已经西斜了,带不来一点暖意,山地小气候也开始显现,山风呼呼的刮,坐下吃点东西,喝点水,也没过多久,就觉得整个人都被风吹透了,即使是穿上了冲锋衣,还是冷得不行,靠着路牌紧紧的缩成一团。好不容易盼来了收尾的队伍,起身、上包,跟着往前走,顿时觉得状态和之前不一样了,精气神都被抽走了。
    走了不远,就看到一个路牌,往前走是二峰,往左走就是目的地大峰本营了。上面写着现在的海拔是4000m,距离大峰的本营还有850m,当时还不明白这个牌子意味着什么……现在看来真的是太甜了。上坡的感觉和前面走的又不一样了,前6个小时,走了10公里,垂直爬升1000m,只能说是缓坡,在海拔4000m的地方,直线距离850m,将近300m的垂直爬升,真的是死亡上坡了,更可怕的是,因为地形的起伏,完全看不到营地在哪里,一点希望都没有,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这个时候,天还亮着,阳光却已经被远山遮住了,风变得格外的大了起来,刚开始一段路,勉强还能走几分钟停下来休息一下,坡越来越难走,腿也越来越沉,一次休息的时候,从在晨那里蹭了半块士力架,都被冻得硬邦邦的了,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这玩意儿,巧克力、糖混合着坚果仁儿,非常直白的告诉你:热量!热量!热量!三下两下吞下肚,再喝上一口热水涮涮口,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好像又冒出了些许力量,又能多走两步了。
    可是这坡真的是越往后越难走,毫不夸张的说,是真的走两步停下来喘两下,再走。一听到可以休息了,一步都不想再挪,直接坐在了路边,连屁股底下的灌木都顾不上了,这个时候,也发生了件事,现在想来真是后怕,喻梦在我和嘉舜前面不远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嘉舜发现喻梦有点不对劲,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把包一放,赶紧冲了上去拍了拍喻梦,发现喻梦睡着了,其实这就是高反很严重的征兆了,还好嘉舜比较细致,要是按我当时的状态,所有人又带着雪镜,看不到眼睛,可能路过了就路过了,再睡下去就很危险了。赵老师放完包从本营下来了,看喻梦状态不对,接过她的包,陪着她上去。我还是拽着嘉舜在后面慢慢磨蹭,这个时候心里真是无比后悔啊,让你当时往前冲,让你逞能,让你放飞自我,体力消耗这么大,现在成了这个狗样子,哎……
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9: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2-5 23:11 编辑

DAY 9
    还好黄叔还在,问了问方向,黄叔随手一指,等我们走过去,傻眼了,两条岔路,哪边看着都像,实在是拿不准,怂了往回走准备再问一次,刚走回保护站就看到喻梦、在晨、菀然和嘉舜!还好,多歇一歇,等收尾六人组一起走吧。
    要说吃完饭后,血液都去消化道了,确实不适合走路,又走的是上坡,开始走之后,明显能感觉到差距,我和铭远已经休息了好久,喻梦他们才刚吃完,当我走在第一个的时候,几步就把距离拉开了,也没觉得气喘或是怎样,打了鸡血一样往前走。没走多久就被嘉舜叫住了,把喻梦换到了最前面当领队,当时我还不乐意,说喻梦状态不怎么好,嘉舜回了句,就是让她走你前面,压住速度。于是痛苦开始了,喻梦走走停停,走两步喘三口,但我的状态正好,每次突然被迫停下来,就像发动机踩满了油门又踩刹车,心脏实在受不了,不行了,再这样要闹情绪了。
    情绪终于在一次休息时爆发了,冲着嘉舜吼了起来,刚好这时候也走出了林子,到了开阔地,于是嘉舜也就同意让我一个人先走。甩下这群“弱鸡",我自由了!我脚下生风!我想停就停!我还敢去追驮马。
    说实话,一个人走除了单调一点儿,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外,没什么不好,是不是有马队从身边经过,印象很深是一个越野跑的大叔,一身利索打扮,两根登山者,背心揣着几瓶水,老早就听到脚步声,转过身,看着大叔逐渐靠近,顺便休息一下,直到他擦肩而过,被大叔的热血感染,不行啊!我也要上,于是大踏步往前,加速了!心跳拉满!……崩了,减速了……重装和轻装完全是两个概念……

    回头看看,好像还看不见人,OK可以慢点走了,前面耍着脾气往前冲,后面就被追上来那可就丢脸了。眼前这面山看着不起眼,弯弯绕绕,淌过小溪,走过山腰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开阔地,这个时候,天儿已经不早了,山地小气候开始显现出来了,风呼呼的吹,刚好前面看到好像有一个分岔口,想起嘉舜叮嘱,遇到第一个分岔口一定要停下来等他,于是坐下,吃点零食,喝点热水。哪知道,这一坐,坐出问题了……
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23: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8
    说说去冬训的原因吧。有一个定制的可乐瓶,我一直留在冰箱里,上面刻的有字“不忘初心,请勇敢的试一试”。用来回答这个问题再贴切不过了,就是厌倦了现有的生活,被锋文话语中的愿景所感染,想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做一些从未尝试过的事情,挑战一下自己。最终很庆幸自己做到了。
    今天讲讲大峰徒步吧。
    一路上的风景不再赘述,网盘里都能看到,很喜欢这样天地辽阔,人烟稀少的地方。前半段的体验其实很不错,裹得严严实实的,帽子、头巾、雪镜、手套还有防晒霜,跟着大部队,节奏稳定,两步一呼,两步一吸,登山杖也随着步伐机械性的挥动,再加上手套一蓝一红的神奇配色,总觉得晚上做梦都会梦到手在不同的挥动。太阳逐渐发力,穿着抓绒都感觉有点在冒汗,停下来,只穿一件排汗内衣就足够了。没注意到排汗内衣的袖口和手套之间还露了一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右手手腕有点疼,才低头看了看,刚好红了一圈→→高原的紫外线真的太强了,赶紧涂防晒(上帝视角:还好现在太阳大,防晒霜不揣身上还没有结冰,过了夜你个瓜娃子就等着吧)。
    徒步其实很有意思,可能是高原草甸的生态比较脆弱吧,来来往往的驮马行人走得太多,形成了两条“轨道”,轨道两侧是枯草,可以想见到了春天会有多美。这也是为什么,如果当地生态比较脆弱,徒步的时候,最好不要排成纵列,免得反复踩踏植被,但如果生态非常脆弱的时候,以至于踩一遍就会造成伤害的时候,反而要排成一列,尽量减少踩踏的面积。
捕3获.JPG

    走啊走,听说远处的树林就是保护站了,也就是路途的中点,刚好到了厕所,于是,茶歇!coffee break!果冻真好吃!豆干也好吃!葡萄糖在这时候简直是琼浆玉露啊!提血糖,缓解饥饿感,不过打安培瓶的时候差点把瓶子打碎了。没在厕所这里停留太久,虽然没吃饱,但一停下来真的好冷,晒太阳也没什么用,于是又背起背包往前走,穿过林子,好像又看不到前面田园的人影了,只有我和铭远在后面磨蹭,等我们到保护站的时候,第一梯队已经吃完午饭准备出发了,啧……这个节奏差距。
    放下包,从赵老师那里拿到了一个苹果!!!(现在看来很普通的东西,可是看待事物要结合背景来看,在天寒地冻的高原,一个红红的苹果简直耀眼),混着紫米面包一起吃,真香!啊,晒着太阳感觉真是太安逸了,只不过在别人眼里,我们这样,带着雪镜,上上下下用头巾捂得严严实实,有点像拦路打劫的(笑)。说到打劫,在我们啃面包的时候,另一只骑马进来的队伍,掏出来麦片、牛肉干,开始买开水冲牛奶(没错,保护站那里开水是要买的),吃完了之后,还掏出了一盒彻斯叔叔的芝士蛋糕……还是刚到成都人生地不熟找外卖买的,啊……有钱真好,腐败真好。
捕2获.JPG

    于是就这样晃荡着,把剩下的苹果核喂给驮马吃,兴婷胆子小还掉在地上,没办法,我来吧,雨露均沾,一匹一个,马倒是一点也不嫌弃,啃得嘎吱嘎吱响。
    悠闲过了头,以至于我和铭远一抬头,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妈蛋!我俩落单了……
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00: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1-30 10:55 编辑

DAY 7
    今天被问到是不是冬训都在雪山上,恍然发现好像写的都是雪山上的事,所以今天来谢谢火车上的经历吧。
    出发前一天的晚上8点,终于考完了最后一门试,来不及庆祝放松,赶紧滚回宿舍收拾行李,带去冬训的放一边,留下的放一边,寄回去的放一边,还好提前收好了冬训的装备,好像省了一点力气,可是装包的时候,又全部掏出来装了一遍,翻来覆去装包、收拾,可带可不带的取舍,等收拾好了,也12点了,赶紧洗完了这后面十几天里的最后一个澡,睡觉。
    可是基本没怎么睡着,脑袋里走马灯一样上演的都是对冬训的幻想,虽然最后没一个成真了,到了4点?(约好的滴滴到了门口),于是海韵小分队向南门进发了!伴着星光的只有犬吠(小学作文佳句),没想到这么早还会有这么多人来送站,真的超级感动,特别还有这么多零食。
    上了火车,好不容易换来换去,终于把大家换到了一起,想要趁机补补觉,可是聊聊天,打打牌,又到8点起床的点儿了,睡意全无,起来high!玩的是什么呢?谁是卧底,狼人?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林枫不停的在两个车厢转悠,发零食和酸奶,超级合格的饲养员,不过讲道理,人这么多,还有好多信任,玩狼人的体验好差啊,被首刀的话,全程看表演,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中途也去了好几次另一边的车厢,老年组的养生生活,都在闭目养神。
    下午,武汉站,吃热干面!!!我大湖北特产早餐!只不过作为晚餐稍微有点分量不足,在外游子的第一口家乡菜,而对每个人而言,最正宗的热干面,永远是我家楼下那家。凌晨一点,火车经过我家,迷迷糊糊的听到报站声,拉起窗帘看了看窗外,又在心里说了声“再见”。
    硬座上想好好睡一觉简直太难了,每一处好像都是为了阻碍睡觉而设计的,笔直的靠背,硬邦邦的座位,高不高低不低的桌子和尴尬的座椅间距,睡觉是不可能睡觉的,只有玩手机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所幸到了2点多,换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头枕着婷婷的包,终于能眯一会儿了,这个时候看睡在地上的志国,真的是太机智了。很快到了六点,也就没再勉强。
    下了地铁,感觉超棒,很喜欢成都这个地方,16年的暑假才来过这里,成都真的是个悠闲混着泼辣的城市,气候温润,好吃的多,川普也特别好听啊!(声控一本满足)越走越觉得周围的景色很熟悉,好像就住在当年的青旅附近,川西坝子还在,包子铺、抄手店都还在,甚至去过的那家网吧也都还在,只是身边换了一群小伙伴,依旧感觉很心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21: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6
    写什么呢?其实还有好几个长篇值得浓墨重彩的写,本营徒步,双桥沟的辩论。在这个又不能去攀岩的夜晚,还是来写写冬训过程中几个心境非常奇妙的时刻吧。
    之前有说过,我是个从独处中获取能量的人,冬训中大部分时间都过得很充实,可同时也时刻紧绷着的,但是中间总有那么几个时刻,从内而外得获得了平静,类似于冥想?但意识又非常的清醒,嗯,玄之又玄的感觉,很难形容。
    比如说,在从日隆镇去大峰徒步的时候,刚翻到了山的阳面,沿着草甸横切,体力尚好,只是熏着自己的节奏迈步,一切都很舒适,阳光照在身上感觉正好。天地辽阔,人渺如一粟,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人的灵魂好像随风而起,越升越高。前后很远能看到同样徒步的路人,啊,真安静啊。
    再比如,在大峰的本营,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带着碗和水桶去打水,经过一天阳光的照射,冰川底下有了潺潺的流水,石头的高度恰到好处,往上一坐,依旧是温暖的阳光,碗放在水流下,听着水冲进碗里啪塔啪塔的声音,还有气泡从冰盖下漫过哗啦哗啦的声音。平常喋喋不休的赵老师,也因为没人搭茬,渐渐小了声音。时不时听到声音变了,回头一看,水溢出来了,转身端起碗,打开桶盖,把水倒进去,阳光下的水流经过雪镜的过滤显得及有质感,好像拥有了实体。就像什么呢?像日式庭园里的【惊鹿】(竹筒接水,流水潺潺,水满了又“啪”的一声落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21: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体抱恙,两天没更新了,详见《浅谈呼吸性碱中毒及其处理方式》这篇帖子。

http://www.xiadadengxie.com/bbs/ ... 4&fromuid=53173
DAY 5
    聊聊什么呢?跑了半马,看什么都想吃,吃完什么都很饿,所以来聊聊吃吧。
    印象很深,以至于说过一遍又一遍的是什么呢?在双桥沟的旅社,下午回来等着吃饭的时候,身边一群蓬头垢面好久没洗澡的队友,同在餐厅的人也大多穿着冲锋衣、羽绒服,包着头巾(姑且恶意揣测一下他们没洗头吧)。而靠里面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咖啡滤壶,而且不是普通的速溶或者挂耳咖啡哟!是要自己磨豆子再千里迢迢带到四川来的手冲滤壶,在阳光下,简直闪闪发光啊!太精致了。
    其实在山庄里吃的已经很好了,老板杨叔很明显自己就是登山者,对于高反下的人群想吃什么,能吃什么可太了解了。即使是高反下胃口很差,可以说每道菜都直击味蕾,说不上有多好吃,但就是吃起来很舒服,早上的苹果片,晚上的蒸南瓜,简直是每天最大的期待了。
    还要坦白一下,说个小秘密,那天rayhan(队里的印尼小哥)不舒服,旅社里没什么会英语的,于是我和rayhan留守,中午和山庄的员工一起吃,因为大家攀冰中午都不会回来,吃得不如晚上好,下午恢复了一些出去溜达,走到沟里的一个小卖部,实在是克制不住诱惑,买了一瓶可乐!!!(动用了特地换的应急现金储备),原打算和rayhan一起分享,结果他不喝苏打水,只好独享。喝下第一口,感受着炸裂的小气泡从口腔一直蔓延到胃里,美滋滋的打出一个嗝,实在是太幸福了。倒不是说有多么好喝,都是一样的味道,只是通过这一口,好像又和繁华都市里的花花世界、灯红酒绿产生了联系,忘记了每天和荒野斗争的辛苦,回到了统一化大工业生产的怀抱。
(嗯……如果不是工科生可能很难理解化工人对于标准化、对于以石油为基础工业体系的执念)

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23: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4
    该讲哪里呢?对,下撤了,如果说上来的时候大家还是正正经经的走上来的,下山的时候就和奇行种一样了,四点甚至五点同时着地,生怕一个不稳摔下去了。也顾不得什么风度,管不了裤子有多脏,只想着赶紧下去就能暖和起来,虽说是沿着路标走,可总觉得下去和上来的时候走得不是同一条路,或许是终于有闲心观察四周了?
    走到垭口的时候,天稍稍亮起来一道白边,镀在不知名的山峰边缘,好像在发着光,停下来,脱下手套,拍了张照,也成了在山上唯一一张照片,下山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独自攀登的小哥,可以说非常佩服了。这个时候,赵老师主动站在路边让上攀的小哥,后来还跟我们讲,因为我们已经在下撤了,上攀的人更累,所以国际惯例要让路,即使在路绳上遇到了也一样。
    下来的时候和宇薇被嘉舜收了尾,两个人拄着“拐杖”带着线儿帽的样子被拍了下来,妈耶,后来看照片简直看到了70岁后的自己。下山的路好走了很多,出了太阳也温暖了好多,真好呀,希望这路一直走不完,也希望赶紧走完。远远看到冰河(营地建在冰河的尽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偏了,于是沿河往下,看到田园来接人了,超级感动。
    回到营地,脱下手套,才发现整个手套被浸湿了,手被冻得也肿了一圈,跟胡萝卜似的,但喝着麦片,冲着奶茶,终于缓过来了。这个时候,帐篷里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只剩一张地席了,两边的门被拉开,双脚在阳光下冒着热气【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场景我记得特别清楚】。
以上

发表于 2018-11-20 18: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人设崩塌

点评

手速好快,刚更完  发表于 2018-11-20 18:3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8: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洲 于 2018-11-20 18:49 编辑

DAY 1
    回家了,回家的感受是什么呢?过去的这些天里,每天的生活实在是太丰富了,我的队友们真是太有趣了,冲顶的感觉和想象中相差的挺远,有好多好多好多话想说啊!
    啊,算了,鸡汤真香,停不下嘴,暖气和丑橘简直绝配,超甜!终于吃到像样的水果了,终于可以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了。于是吃饱喝足,清理自己一套流程走完,哎……好困,啊……坐火车回来好累,啊……前几天就没睡够,算了明天再讲吧。人总是屈从于身体本能的欲望,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吃下第一口土豆红烧肉,对高热量、高脂肪的渴望好像一下子爆发了,啊!啊!啊啊!什么都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哪怕坐下了,手还是忍不住去抓瓜子、抓花生,后来称了一下,冬训这么几天,掉了整整6斤肉,难怪之前洗澡的时候,都能摸到腹肌了,还以为是错觉。这时候再回头想想在山上的日子,消耗这么大,还天天吃面,肚子是饱了,可能营养还没到位吧。
    接下来,收拾收拾背包,带下来的衣服洗一洗,装备收拾好,就到晚上了,晚上总是很适合回忆讲故事。

点评

伏击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8-11-20 18:42
发表于 2018-11-20 18: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人设崩塌

点评

我靠,能不能不拆台,相信一下我的人品  发表于 2018-11-20 18:5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8: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想该写什么呢?既然是爬雪山,从世俗意义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自然是冲顶啦!那天下午训练完回到营地,就看到老队员们聚在一起讨论,进了帐篷,还是能听到一些叽叽咕咕的声音,菀然还听得特别认真,当时就想,命中有时终会有,命中无时不强求,也就懒得关心了,安心煮面。听着对讲机里面一个一个的念着名字,听完发现登大峰的名单里面没有我的时候,还是有点慌的,自我感觉出了有点儿咳嗽,没什么大碍呀。
    想来想去,戳了戳正背对着我的田园,“如果没出现在名单的话,二峰还是有机会的吧?”“嗯”于是抱着这点儿期望,一夜过去了。结果还没等到第二天正式宣布,赵毅老师就剧透了,虽然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但仪式感啊!仪式感!人生最需要的仪式感全无,从对讲机里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一点都不激动了(不,其实还是有的。)
    冲顶前的一夜略过不提,3点的闹钟准时响起,蹭了士统的面包和咖啡,又去蹭了赵老师的热水,喝了两口葡萄糖,人也到齐了,终于可以出发了!

发表于 2018-11-20 18: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太坏了,我来打call!!!
一定要更下去啊!
发表于 2018-11-20 19: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遥华摇身一变僭越了皇叔地位成领队,导致我以为自己还跟去年一样腊鸡🐔时不时怀疑我???又高反了???
发表于 2018-11-20 19: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太坏了,我是来给楼主打鸡血的。

u=104564050,2399371852&fm=26&gp=0.jpg
发表于 2018-11-21 22: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新呀~
发表于 2018-11-21 23: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你的稳定更新是多久一次?

点评

一天更新一次呀,人品担保  发表于 2018-12-3 09:40
一天更新一次呀  发表于 2018-11-22 17:20
等等什么鬼……刚才发现昨天写的插在了第2楼?  发表于 2018-11-22 17:18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23: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DAY 3
    真是不知道老黄怎么等这么久怎么抵御寒冷的。瑶华当了领队之后压力一下子打了起来,全力以赴的应付脚下的路,找好落脚点,似乎也没有时间抬起头看看到底还有多远,走啊走,好像听到上面有人喊,心想:“哦,有人登顶了”,有心想快一些,可也快不起来了,终于走完了最后一段斜坡,我也登顶了!!!!!!    所以什么感觉呢?没什么感觉,连欢呼的力气都没有了,环顾四周,一个小平台,右边的铁链在前面打了个转,贴着边缘,有一个尼玛堆绕着经幡,面前还有一块一人高的大石头,所以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这里并不是最高点,可是也没有精力也不敢往上爬了,石头顶的裸露感太强烈,风也很大,只记得转过身大家的头灯特别刺眼,好像一直有人走动。
    找了个位置坐下喘息一下,就等着后面的兴婷、赵老师和宇薇上来了,没有山体的遮挡,风一下子变得猛烈额很多,已经感觉到刺骨的寒意,赶紧把一直系在腰间的冲锋衣穿上,也不怎么管用,想想他们在上面等了我们这么久,设置关门时间,似乎也不是一件那么不叫道理的事了(后来才知道回去的时候,田园来接我们,在山上冻得瑶华脸色非常不好)。
    所有人都上来了,宇薇开始录视频,写到这里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遍,很好笑,被问到现在是什么时候,说完“2018年”有喘了很久,毫无违和感的说出了“2月31日”,面前的三个人听着一点异议都没有,可能真的是缺氧降智商吧……但嘉舜看着一脸轻松的样子,也没有发现异常,可能使注意力没有集中在这里?想不明白。
    接着在遥华不断喊冷的催促省中,拿出会旗,开始拍合照了,摄影师喻梦,摆好姿势,听他咔嚓咔嚓好几张,依然没见好,老说拍糊了,可这风是一点没见小,都开始冻得打哆嗦了,任何暴露在外面的地方都开始迅速的失去知觉,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端稳相机拍照,真实难为她了,也不等什么日出,没换一个人拍照,我们就这样带着糊到不行的照片,仓促下撤了。
以上

点评

登顶糊照,对不起大家,不会玩那相机  发表于 2018-12-1 11:42
没有,不是,别瞎说,谁一脸轻松,你高反了,看错了!  发表于 2018-11-24 11:07
快走快走,手冻僵了,脸也冻僵了!啊,太冷了吧!  发表于 2018-11-23 17:45
是遥华不是瑶华,这么久了还写错名字  发表于 2018-11-23 11:35
完全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感觉 这大概就是你们要去的原因  发表于 2018-11-22 23:45
发表于 2018-11-22 23: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3 17: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3 17: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3 18:37 , Processed in 0.15544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