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6|回复: 0

[2018甲岗峰] 2018厦大甲岗登山队个人总结——宾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3 00: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粟Ali 于 2018-9-23 00:25 编辑

171548kuwvl79wv5awl4th.jpg
2018厦大甲岗登山队个人总结

2017级 宣传&抒情队记  宾李

一、加入

几乎一进协会,就对雪山有一个模糊的神圣的印象。同时也向往着骑行,毕竟一开始是通过建林认识的协会。听说没去过冬训的人,90%也就去不了雪山。听了冬训动员会,拿了报名表,跟家里说了情况。对爸妈来说,他们最担心的还是我的学习,其次是觉得拿3000多块钱就是去玩的。我确实没有好好学习,也没有发挥一点大学生的潜力找到兼职,也就没有底气继续谈判。

雪山队员报名前,某次在登山角吃饭的时候,听冯柄然说雪山缺人,于是蠢蠢欲动——哦不,跃跃欲试。在此之前我都是打算报名骑行队的。但是这次花销比冬训更大,听完动员会,周围人都积极鼓励我报名、我也答应下来的时候,我迟迟没有跟爸妈提出这个任性的请求。报名截止前两天,嘉舜来问我,表填的怎么样了。我含糊其辞,说,填完自然就交了。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至少应该尝试一下吧。你给了别人那么多期待,自己要是不去肯定也会颓废好一阵子。再加上雪山听起来如此诱惑,应该很好玩吧。他们也应该需要多一个人干活的吧。于是我开始跟爸妈交流,虽然一开始遭到反对,但我也据理力争——这个过程有些令我哭笑不得。
我爸:“你要去登山?”“你还能登山?”“先做一百个俯卧撑我看看”
“......”“我们队长也未必能做到啊”“谁说的登山就必须要做一百个俯卧撑了”
“那你这体力能上去吗?”
“能的,我们一直都有训练的”......省略两百字重复纠结的辩论
过了一会儿,我妈问,“会不会有危险啊”
“会有一定的风险,但绝大部分都是可以避免的啦,没问题的”如果出了问题——我没有继续往下想。
就这样,见招拆招,他们最终还是被我说服了。

交完表,面完试,就进入了预选期。报名的人的确太少,不然我和西则,两个没有去过冬训的人,不会这么轻易地通过面试了。

总结:在家长沟通这一块,没有信心也可以做一些尝试,试过才能说不行;至于有多么坚持,为之准备多少,则看自己的兴趣了。
另外,如果真的觉得还没有准备好去一趟雪山,比如像我,体力一般,办事效率一般,对雪山的热情一般,其实再留一年养精蓄锐也许能在团队中起到更为积极的作用。

二、训练

预选期的训练的确枯燥,田园在面试时说过这一点。在总是记不住的绳结,和炎热到站着流汗的天气里,我有过放弃的想法。除了他们几个男生嘻嘻哈哈的时候,大家跟着笑一下。其他时候,嘉舜板着脸,田园没有表情(园不笑的时候就感觉不开心,笑起来让人也跟着开心),纳纳一丝不苟,又对几个男生的皮劲儿无可奈何。而我总忍不住想,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为什么老是记不住绳结,为什么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为什么我学习这么差——简直要自闭了。不如退出吧,趁着还没到集训期,也许为时不晚,登山队也能找到代替我工作的人。
“登山队的训练也许有些枯燥,比想象的累,你能坚持下来吗”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但我觉得我会坚持到我真的觉得一点儿也撑不住的时候,崩溃的时候”
面试时的对话如犹在耳。好像还没到那个时候吧,我又对自己说。一天天撑着,撑到了考核。绳结拿了0分,超时了没有成绩。我不意外,但沮丧,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沮丧。我真的是仗着不会考核刷人就觉得无所谓了吗?我真差劲。
混进集训期,还继续混下去的话,真应该卷铺盖走人了。
集训期更累,却没有那么难了。主要还是靠毅力。嘉舜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要剧烈运动” 在我去球场打球的时候,在脑子里闪现了一下,随之被我的“初中到现在都没有因为打球崴伤过脚,不会这么凑巧吧”给淹没了——然而世界上有个叫墨菲定律的东西啪啪打我脸。一个周三的晚上,女篮队长约我打球,鉴于之前因为训练,鸽了她很多次,这次有空实在不忍拒绝。恰好这次人多,一不小心太投入,打得太激烈,一个变向,啪嗒把脚给崴了。而且很疼,以往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后来痊愈周期也的确很长,接近一个星期没有按要求跑长跑,只能慢跑。但神奇的是,拉练的时候没有怎么疼。第二周,班级篮球赛又来了,第二节需要女生上场。我作为班委,又是极少数能上场的人,不忍拒绝。好死不死地,又是在一次急剧变向中,把大腿拉伤了。噢集训第一周我还莫名其妙摔车把右腿膝盖旁边磨去一层皮,致使前三周周五的游泳放松训练都没参加(因为每天流汗洗澡所以伤口一直化脓,没有完全痊愈)。人生中第一次发生的受伤经历在两周之内发生三次,噫吁嚱呜呼哀哉~每到周二周四的跑步训练,如果觉得脚不行就自己在外圈跑,听到大家给我加油反而很是愧疚,虽然大家嘴上都叫唤着,少几圈吧,冲刺多休息会儿吧,但真正练起来的时候,都是毫不含糊并且互相鼓励的。也许有嘉舜的那句“这一届队员的体能确实是我见过最差的”作用在里头。冲刺也是集训期的一大特色。除了规定的训练内容,要求训练迟到的队员,每迟到一分钟加跑一圈,上限十圈。我自然是不想迟到。万万没想到,有一次周六拉练,回去后周日要到本部训练,我定了6点的闹钟,却因为比开机时间早而没听到,于是迟到了两个多小时,欠下了10圈冲刺。在集训期内没有补——每次训练结束后,真的很不想加跑了,一个人跑全然不会有四个人跑的竞争带来的动力;其他的时间,也是同样的想法。这时候想到那些传说中因为上课而自己加练的前辈们,就沮丧不已。好啦好啦,开学补。
疲惫的集训期终于过去。收拾好东西准备走时,才有了恍惚的轻松感。(记得要带学生证呀,如果你想去布达拉宫这些著名景点的话)
总结:此时一定要听劝,尽量不要进行那些危险的运动,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才能在训练的时候竭尽全力。

三、攀登期
一上火车,我感觉已经快要放空自己,什么也不想做,外界的消息不想回,本来信号也不好。发呆看风景加睡觉,硬座第一天就过去了。可能是因为人的情绪是有高低潮周期的,到第二天我开始兴奋,不停打UNO,写写日记,拍拍照片和视频。第三天,终于到了日喀则,住进青旅(人生第一次),没有什么反应,蹦蹦跳跳的,头不疼,只是有点犯困。安稳下来,事情又一件件浮了出来。发微博,欠下的一篇回顾,登顶新闻稿预撰写,能解决的解决了,解决不了的先放着,走,跟星号逛扎什伦布寺去。(事实是进了山更不想写新闻稿了。)虽然因为吃饭的事大家有些分歧,我还是挺喜欢当时的状态。西藏没有想象的神秘和独特,但这里的生活气息和节奏更加平淡、缓慢。不过对于本地人来说,我们心之所向的也许是他们终将逃离的(对当地跟我们同龄的青年来说)。不懂当地的文化,也就难以有真正的欣赏和喜欢。只是直观上的震撼,加主观的猜测,在我心里绘出一个值得去发掘的西藏,令我在离开她之后,总会想,有缘再见。

终于进山了。到达5000米海拔的本营,头疼即刻发作。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缓过来,昏昏欲睡。幸亏队友提醒,于是我们打牌、散步,精神便好了些。直到三四天后,在本营做了几顿饭,洗了几次碗,才开始感觉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有活力地生活了。期间经历了第一次运输上C1,爬了好几个好长的坡,加上雾蒙蒙、冷风大作的天气,使我在到达C1后,整个人接近崩溃(不是情绪爆发,而是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想睡觉,坐着或者躺着,但当时的情况明显是不允许的)。到达之后,我们还需要上冰川训练。也就是要穿上安全带,拎着高山靴和冰爪,爬上那个又陡又难走的碎石坡。我内心当然是抗拒的(还有一部分是对第一次上冰的恐惧),“那你要怎样?无理取闹么?都到这儿了就一点儿也坚持不下去了么”。纠结着,我慢慢吞吞地穿好装备拿好东西,眼看着大家已经上去了,我还在下面,终于跟了过去。冰川下面有小溪隔在坡前面,我走了几段也没找到合适的敢跳的地方。越走越急躁,回头望了望,铭远和陈老师正赶上来。于是我就不动了,打算跟他们交代一下,然后自己回去休息。等到铭远过来听我说完,他很诧异,和陈老师一起鼓励我,我猛摇头,坚决不再走。陈老师就先上去了,嘱咐铭远照顾我。他一直劝我,“都到这儿了,不上去岂不是功亏一篑?”“我们就上去看看行吗?不穿冰爪,就上去看看”

我怕再耗下去我们就要下撤了,铭远还没有训练,于是跟着一起上去。在高原上爬坡,一使劲就觉得头晕,想停下来,一停下来就想睡觉。好在最后终于还是上去了,走到了冰川附近。铭远开始换鞋和冰爪,又开始劝我,上冰川上试试,我还是摇头,不想去。实在劝不动了他也就上去了。我坐在原地闭目休息。因为下过雨,石头是湿的,浸润了我的冲锋裤,爬坡带来的热量一点点退去,困意袭来,就在感觉要睡着的时候,田园叫醒了我。她仍然鼓励我上冰川试试,但我这个人真任性时就拗到底,不讲道理。田园没办法,中途结束训练,提出送我下去,我说,没事的,我在这儿等你们结束了下去。“等什么等呀,这儿这么冷,你这样下去肯定要高反的”。我默然,跟着一起下去了。期间因为注意力一直不集中,老是摔倒,田园便把我的登山靴接了过去。(突然想起来当时因为同时戴了太阳镜和雪镜,太阳镜的度数不合适,以至于我爬坡的时候高低不分,老是踩空,加上雪镜很大,帽子一戴箍得我脖子很难受,整个过程一直很难受。没有取下来是因为,觉得要防紫外线,而且途中拿下来的话要卸包重新放进去,觉得麻烦——事实证明舒适度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之后我都没再戴那副太阳镜)。
下来之后,可能大家不清楚我是怎么了,没有说过多安慰或者询问的话。我有些懊恼,但也只能背上装备下撤。下去的状态还是很差,走两步就想休息,一休息就在原地打盹。本来是陈老师带着我,一点点往下走,后来变成了铭远。只感觉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只是在机械地往前走,内心的我想着,马上就到了,到了就可以喝一杯热乎乎的麦片,吃一个甜甜脆脆的苹果,也许还能吃甜瓜呢?晚饭会是什么呢?想着想着,终于终于终于到了营地。我放下包,却发现没有一点胃口。随便吃了些回宿营帐休息了。
好在,这只是第一次才这么难受。后来的三次,我都告诉自己,我可以的,不就4、5个小时么?上冰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穿冰爪走路么?的确,三次上C1,用时从5个半小时到4个小时以内,我的内心真的是自豪且感激的——没有队友,我不可能做到。虽然每次我都是队伍中最后一个到的,但每次杨洲、纳纳、陈老师都会夸(鼓励)我,宾李好棒呀,比上次又进步很多了。听到的时候确实心里一暖,不管是不是安慰。详细的攀登过程见队记,就不在此描述了。


总结:要在出发前买好需要的东西,比如羊毛袜(我只带了普通的厚棉袜,上C2后穿两双还是觉得有些冷),抓绒衣裤(协会没有适合我尺码的抓绒裤,淘宝上看到头秃也难以抉择,还是想着去迪卡侬买,拖到了出发前一天才去,结果人家说这个季节没有。跟纳纳说了之后可以把她的借我,我才知道原来不穿抓绒裤也行,我以为没有的话不冻死也得感冒那种。可能因为冲锋裤比较厚,确实没穿抓绒裤依然不觉得冷,抓绒衣还是要的),好用耐用的充电宝(毕竟上山后低温环境且能充电的机会不多),防晒霜和唇膏(临出发前我把新买的防晒霜和唇膏弄丢了,赌气没再买,后来也只好蹭大家的。平时不用涂防晒,但在太阳很强且要行军时一定要涂,尤其登顶完下来的时候,不然就可能像西则一样脱一层皮)。在西藏境内身份证要随身带。坐班车会经过好几个检查点,检查身份证,我把身份证放登山包里了,跟另一批人一块运走的,差点就被拦下来不让走了。还有学生证也带着,解散之后想好好玩的话,学生证保不准能派上用场。
第一次登山的新队员们,有任何的疑问和麻烦,在自己解决不了的时候一定要学会求助,才能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状态,而不是让问题拖到最后带来其他严重的后果。其次,登山不完全是一次放空自己的旅行,更是一次团队合作,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相信并关心你的队员们,也要相信自己。面对未曾遇到的困难,告诉自己你可以的。(虽然是心理作用但亲测有效哇)

四、整理总结
解散之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但也要提前规划整理总结的时间,不然玩着玩着就发现开学了,好多事还完不成,越来越没时间完成。好吧,这件事上我依然是反面例子。其实有了今年的经验,感觉对明年的雪山又多了些期待,多了些想要有所进益的雄心壮志。不过,能不能去还要看缘分呀。我和西藏的缘分,何时会再续呢?


2018/09/23

101903yh6gttttftb619tm.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21 03:36 , Processed in 0.11995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