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3|回复: 8

[2018甲岗峰] 2018年厦门大学甲岗峰登山队队长总结(胡嘉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5 15: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队长总结
2018年厦门大学甲岗峰登山队

    协会一贯延续的不成文规定是该学年会长兼任该学年暑期登山队队长,我们可以把登山看成会长在任期间的最后一件工作。登山结束,这一年才最终结束了,作为会长的任期才结束了。然而,我们也可以把登山看成会长在任期间的第一件工作。在还没有队伍、新的一学年刚刚开始的时候,队长已经存在了,其他的所有协会工作还没有开始时,选山作为登山的第一步已经可以开始进行了。
    在此,对队长的工作做一总结。

一、选山
    选择一座合适的目标山峰要考虑哪些因素?通过什么样的过程进行确定?备选山峰是什么意思?下面就从回答这三个问题入手介绍一下我的想法和做法。

    1、因素:
    (1)概括:包括攀登目的、队伍实力、协会近年攀登状况、兄弟社团攀登状况、山峰情况、地方登协情况等。
    (2)攀登目的:首先确定,这次攀登要达到什么目的,是训练、登顶还是雪山体验,这三个是我认为需要达到的,没有将哪一个特别突出。训练既包括一般的冰雪技术训练,也希望有一些修路、探路的训练,登顶自不必说,我所说的雪山体验则是指队员来一趟雪山所能经历的在雪上的体验。除此以外,最希望此次攀登能够达到的就是“新意”——较少人选择的目标山峰、新的攀登路线、技术能力的加强或提高等。
    (3)队伍实力:最重要的是新老比例和男女比例,其次是老队员本身的素质和雪山经历。新队员的整体水平据我观察三年来相差不会太大,但也会有个别表现十分突出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事实上一直到第二学期中老队员报名截止之前,我都以为会有超出需要数量的在校生老队员参与。虽然实际报名七名确实也很多,但却与预计情况相差巨大——在校老队员很少、有过一起登山经历互相熟悉的老队员不多。
    (4)协会近年攀登状况:连续两年分别因为天气+地形和地形因素未能登顶,即使不算冬攀,这次如果没有登顶将是连续第三次。尽管协会多年没有尝试过6000米级以上的山峰,但却在去年做到了自己修路。协会20周年与厦大百年都即将到来。我们需要一次成功的登顶作为下一步攀登的垫脚石。
    (5)部分兄弟社团攀登状况:今年只有我们和北大进藏,由于意外最后攀登了同一座山峰。北航攀登因为四川的天气状况取消了。人大和清华最终都选择了玉珠峰。南理工攀登启孜峰。
    (6)山峰情况:甲岗峰海拔6444,原本已知的攀登记录只有2007年北大登山队东北山谷转东山脊成功登顶,现在知道传统路线简单,并且已有2018年北大登山队开辟了东北山谷至卫峰横切转西北山脊路线。交通便捷,距离申扎县城仅十公里,有班车联通申扎县、南木林县、日喀则和拉萨。
    (7)地方登协情况:协会历来认为西藏登协好打交道,收费不贵,照顾学生队伍,他们要求学生队西藏攀登需要提供学校团委盖章的证明文件,这一点难住了其他很多学校的队伍,但对我们来说现在问题不大。青海登山较普遍认为乱收费项目多且贵,不仅是登协如此,而且是山峰所在地的当地民众也会刮你一刀。新疆了解不多,不过听说很多人认为新疆是很困难的,参考11年协会慕士塔格,感觉就很麻烦。四川登协相对规范,收费也较低,不过要求公司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等,需要找公司想办法,协会近几次在四川办手续都是找星号帮忙的,感觉一直如此也不是办法。
    (8)综合以上情况,我想要的目标山峰是一座这样的山峰:在西藏,海拔6000+,难度不高,没有太多人爬过,最好接近性良好。

    2、过程:
    (1)概括:理事会确定选山主要负责人,收集山峰资料,确定待选山峰范围,提交理事会讨论通过主选山峰,继续收集山峰资料,提交理事会讨论通过备选山峰,收集兄弟社团选山信息,确定主选和备选山峰,遇到意外更改主选山峰。
    (2)主要负责人:因为会长兼任队长,所以一般应该会自然而然是会长负责。一般暑假前后换届,人选应该都已经比较明确,所以从本次登山结束开始就可以进行明年的选山工作。
    (3)收集山峰资料:一般而言,大学生登山可选山峰范围并不大。由于攀登实力和社团背景或说底蕴限制,除山鹰社以外的众多高校登山社团在选山上并没有太多出新的可能,我们很难自己去发现一座从来没有大学生登山队攀登过却又在难度、海拔等各方面十分适合的山峰。我们选山的范围,无非是自己和其他社团攀登过的山峰。收集山峰资料也不过是通过百度到的其他社团攀登历史向他们索要当年的攀登报告,或是在8264上翻阅、在谷歌地球上查看。这在暑假就可以开始。
    (4)待选山峰:熟悉协会攀登历史,又对其他学校攀登历史有些了解的话,会发现有些名字出现的频率比较高——启孜峰(6206)、唐拉昂曲峰(6330)、桑丹康桑(6590)、念青唐古拉中央峰(7117)、姜桑拉姆峰(6536)、卡鲁雄峰(6674)、玉珠峰(6178)、半脊峰(5430)、雀儿山(传统顶峰6168,且不说“真顶”)、各拉丹东峰(6621)和阿尼玛卿(6282)。四姑娘山大峰之类的不提。7000米以上的山峰今年各个学校几乎都没有再选择,而7000米以下的山峰,一些以前常去的现在少有人去,例如唐拉和桑丹康桑,而启孜、半脊和玉珠、雀儿之类商业开发想对你成熟的则年年有学生去,甚至几支队伍同时选择其中之一。而阿尼玛卿则是近若干年北大新开发随后其他学校迅速跟进的山峰典范,很好地说明了在山峰选择上山鹰社相对其他社团所具有的强势地位。由于除了甲岗峰之外,其他看到的山峰都差不多,要么预计超出我们的能力,要么已经被爬烂了,所以也没有再列另外的待选山峰。
    (5)提交理事会:开学第一次理事会就将甲岗峰作为待选山峰提交给了理事会。尽管理事会希望可以将登顶放在一个更重要的位置上,但并没有否定,也没有确定,最终结果是希望继续收集信息。这样也基本上算是允许了甲岗峰作为一个很有可能的待选山峰,后来尽管很多次开会都会说到选山,但已经基本上就是按甲岗峰去考虑了。
    (6)兄弟社团选山信息:了解这个有利于我们和兄弟社团开展合作,如果有需要的话。一些社团会在微信公众号公布选山结果,但是这个信息会比较晚,事实上社团的领导者一般对选什么山比较早就会有一个相对确定的打算了,所以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去询问。我在很多社团都有认识的人,所以我可以直接微信问,而如果没有这样的渠道,那么微信公众号后台或者微博后台都是不错的选择,另外每年外联部都会和兄弟社团交换联系方式,不过这个信息常常滞后。今年在北京交流期间了解了一些,玉珠之类基本和我们没有关系。
    (7)备选山峰:在辰祥的建议下,将西藏的洛堆峰和桑丹康桑(北大一开始的主选山峰)作为备选山峰,后来甲岗峰的申请还算顺利,也就没有多提备选山峰了。

    3、备选山峰:
    (1)概括:所谓备选山峰,是指在主选山峰出现预料内外的情况导致无法顺利攀登时,登山队可以更换的目标山峰。
    (2)预料内外的情况:除了善后以外,登山的前期准备和中期攀登期间都有可能出现。比如主选山峰没申请下来、主选山峰出现山难、到达主选山峰后因为天气或者地形登顶无望等。具体怎样要更换山峰,需要老队员和教练商量,必要时也需要全队商量。
    (3)可更换的目标山峰:一般而言登顶把握会比较大的,更换地方比较方便的,手续问题不大的。

二、申请
    行政审批是我们登山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然偷登者和有报备的登山者在遇到雪崩或者滑坠的时候不会有太大的幸存几率差别,但我们作为一支正规的登山队不能缺少这样的部分。要通过审批就要进行申请。我们的登山申请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其一是向学校的申请,其二是向西藏登协的申请。向学校的申请也包括两部分,其一是向体育部,其二是向团委、社联。

    1、学校:
    向西藏登协进行申请,一个很重要的材料就是学校团委的证明文件,所以必须先完成校内的申请,所以我们从学校申请开始说。
    (1)体育部:比较简单,找体育部办事一向不复杂,一般只要有指导老师的签字我们的文件就可以得到“厦门大学体育运动委员会”章或者厦门大学体育教学部的章,两者在团委那边的效力是相等的。
    在学校对社团的管理中,最低一级的管理单位是指导老师和挂靠单位,对于我们来说,现在就分别是骆腾昆老师和体育教学部。我当时还是吴飞腾老师,吴老师感觉会比骆老师更好说话一些,不过体育部的老师基本上都很好说话。
    我们拟一份给体育部提交的申请书,说我们要去哪里登山,找老师签字找体育部盖章。当然最好是带着已经完成的登山活动策划书一起去,尤其是现在骆老师负责的情况下,他对我们的活动更关注一些,可能会对签字卡的比较严,要看到你的准备去情况才会给你签字。当然实在来不及准备好策划书的话就好好跟老师说一说,准备好之后尽快给老师看,应该也是可以的。
    有了体育部签字盖章的申请或者说审批文件,就可以去找团委了。
    (2)校团委:每年要交的材料差不多,尽可能早的把能准备好的材料准备好就是了,实在没法早准备好的东西就和社联的同学说明,晚一点交,问题也不大。
    因为我们最好早点去找西藏登协申请,所以需要早点拿到团委的证明文件,这个和廖老师说一说,拿着我们准备好的相关材料,廖老师会同意提前给,老师同意了下面兼辅和社联的同学就好帮忙去找其他老师盖章什么的。
    其他就是按照给社联备案活动的要求把所有材料该交的按人家要求交齐,特别要注意的是现在学校重视,自然要求也就严格,材料不能再像以前有些一样混,比如体检单、家长意见书等,必须得体检合格,是家长知情的情况下签的家长同意。
    (3)寒假如果能把登山策划书准备好的话,第二学期一开学就可以去找体育部,接下来就可以去找团委。早早开始,因为西藏登协那边的申请可能会有一些变数,早开始申请如果出了意外还有转圜的余地。比如北大,今年原本预计的是桑丹康桑,比我晚开始申请估计有一个月,后来甲岗峰基本确定可以的时候桑丹康桑还没获得同意,而他们的出发时间比我们还要早二十天左右,最后换山换的非常紧张。

    2、西藏登协:
    与西藏登协的联系比较烦人,但是也没有办法。相距万里,隔空喊话,登山的人又时不时会失联,着实令人焦虑。不过,只要该准备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及时上交、积极配合,登协认为目标山峰没有太大问题(比如难度、海拔、难以把握的危险或者近期天气等),申请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1)三月份:联系了西藏登协之前的张明兴主任,得知他已经退休一年了。张明兴主任对我们一直很热情,虽然退休了,不过他给了我登协登中索南书记的电话,之后我便一直联系索南书记。
    (2)四月份:一开始把体育部的批复电子扫描件发过去了,后来说不行还是得原件,就把体育部证明原件寄过去了,然后说不行要团委的,就又要了团委的并且和队员名单一起寄过去了。这一年内西藏出了几起登山事故,索南书记一直在外,他表示由于一些偷登事故所以登山管理加强了,我们学生队伍登山的审批权力以前在他们登协就能批,现在要上报给西藏体育局去批,所以他一直到六月中下旬回到拉萨才给我明确答复说可以,在那之前都是说会尽快、一会去就说等等。
    (3)五月份:每次打电话都是还在外面,并且保证会帮忙,再说说安全问题。这个月和北大队长取得了联系,一位姑娘,接下来的时间里在申请登山许可证的道路上也算是一个精神慰藉——还有个人比你时间更赶呢!另外也是她反复跟我提起过,这事就不能怕打电话,脸皮要厚一点。另外五月下旬因为担心,所以另外找张明兴要了一个联系方式,是登协办公室的得央,不过后来发现索南是领导,找得央还不如找索南,因为她不仅会多要其他材料,而且最后她还是要去找索南。
    (4)六月份:上旬,和五月差不多,没什么进展,一直处在焦虑中。到中下旬,终于索南书记回到了拉萨,很快就得到消息允许我们去登甲岗峰,这个时候要求我们自己联系好教练提供教练信息给登协。由于联系圣山和登山队他们都说派不出人,所以后来询问老队员,在星号的建议下联系了旦增,并且确定了只要两个教练。旦增属于自己开的向导公司,收费会比以往登山队派的教练贵一些,但是像以前辰祥所说的,自己开公司的可能对登顶更有动力,所以一个教练贵两百块钱也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另外这个时候也需要联系租借营地装备,这个后来在和北大说好了的情况下,请前站联系圣山公司,我们和北大前后脚用同一套。北大申请桑丹康桑此时存在问题,我们已经得到明确答复甲岗峰可以,而桑丹康桑却被登协担心有雪崩危险而没有通过,为此北大最后转而选择甲岗峰。
    (5)七月份:前站提前到登协办了手续,教练领了登山许可证,这样申请手续就算结束了。

三、选拔与训练
    前面的准备主要关于山,那个时候这支队伍只有队长而没有队员。此时,关于山的准备应该已经大体结束,接下来的准备更多是关于人。如何得到一支能够适应登山需要的队伍?协会的登山贯穿全年,不仅体现在山峰的准备,也体现在对人的培养上。

    1、平时活动:
    登山队队员必须是会员,并且参与了相当数量各种类型的平时活动。通过这些活动,掌握基础的户外技能,培养与其他潜在队员的感情,加深对户外登山的了解。长久得浸淫在协会的环境里,会塑造一个更具认同感的登山队队员。

    2、冬训:
    登山队候选人最主要的培养方式,但是目前的容纳量太小,导致登山队是否有足够的选拔空间完全取决于运气。因为冬训队队员总数太小,给运气发挥作用的空间实在太大,所以不论有没有办法提高冬训队队员到登山队队员的转化率,都需要提高冬训队队员的总数,把运气在能留下多少人当中的成分减小,让概率变得更重要。为此本学期将准备组织两支冬训队,以此为基础扩大队伍容量,为增加队员总数提供可能性。
    关于冬训具体的训练内容、安排在此不谈,近三年在四川冬训模式已经很成熟,而北京冬训的方式则需要重新捡起来。
    只有一点关于冬训的具体内容。根据我自己实际操作的感受,以及对兄弟社团的了解,我觉得先锋攀冰不是我们在学校社团的这短短时间内可以掌握的东西。不是说老队员不能学这个,而是说我们冬训不要将挂绳的指望放在自己的老队员身上,请一个教练挂绳必不可少。虽然很多兄弟社团都是自己挂绳,但是他们出的有可能危及生命的危险事故可并不少,我认为这个风险我们承担不起。

    3、攀岩队:
    17-18学年第二学期又一次重建攀岩队,当时在与祺望的讨论中他提出的一点是让攀岩队成为冬训队与登山队之间衔接的一环,成为协会技术培养体系的一环。由于攀岩队所涉及的技术装备与技术操作很多与冬训相似,同时有整个学期的训练时间可供安排,因此可以成为潜在队员进一步提升的机会。但是如何协调好攀岩队与协会日常活动,如何协调好新队员技术培养与事务处理学习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毕竟学期内的时间看似长也有限,部员的培养和攀岩队的训练搞好了都是要花时间的。但如果能做好并协调好关系,二者就能完善协会的事务和技术培养。

    4、老队员:
    早一点确认,另外我觉得最好是以在校生为主,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毕业的老会员不要太多。对老队员的训练今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仅是在对新队员进行训练前过了一下要训练的内容。
    老队员除了考核的内容之外,自救的单绳上升转下降,他救的转移以及1/3和1/5滑轮系统搭建,修路,双绳下降,这些操作要熟练掌握。
    对老队员攀岩能力的要求,应该和新队员一样,配合攀岩队的训练,逐年提上来。

    5、预选期:
    这一时期是第一个正式属于登山队的选拔和训练的时期。在目前和看得见的未来,能够进入这一时期的队员大部分就是登山队的队员了。这一阶段训练强度不高,训练内容都很基础,基本上就是二四的一般体训加周末,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内给冬训队员复习一下基础操作,给那些没去过冬训但勇敢报名了登山队的队员一个弥补基础的机会。
    这也是队伍开始成型的时候,是队员开始真正接触“厦大登山队”这个概念的时候,他们会怎样理解这支队伍,会怎样塑造这支队伍,不得而知,但一定与他们这时接触到的有关。纪律、严谨,从一开始就要严格一些。

    6、集训期:
    集训期关键是要坚持下去,不论对新老队员都是如此,这段时间的身心疲惫是必然也是正常,咬牙坚持挺过去,才能在身心上达到登山的标准。
    上一段是一般都要有的心态,现在告诉你,要会休息。队长已经在协会这么个地方晃荡了两三年了,难免积累了许多让人精疲力尽的心情。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要好好休息一下,前提是将队里的事务交代清楚不要耽误了事情。队员会理解的,放过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前提当然是,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和,你已经取得了理解的时候。
    集训期队员相互之间已经有了一些了解,这个时候就已经能看出,今年的队伍确实是一支个性更加鲜明的队伍——不是说有鲜明的队伍特征,而是说每个队员的个性都十分突出。这给带队增加了难度,也确实不是我所乐见的,同时也不是我所擅长处理的。在与人相处上有一些手段会使相处的过程更顺利,作为一个队长这可能也是必须的,但我排斥这一点。有许多作为会长或队长不得不做的事都不是我所愿意的,但是“既然需要,那就去做”是一般违背我自己心情的时候的原则,只不过这一个或者这一类格外格外遭到性格的拒斥,在这件事上理性的考虑不能指导感性的排斥,我只能“有什么说什么”。
    在这段时间队员之间相处的模式就已经完全确定了,不可能说“队伍到山里再怎么样调整”,如果一个队长希望树立好紧急时刻必须的权威,不要想着等到山里变脸。
    对不同性格的队员也要以不同的方式去引导。
    集训期的训练以一些相对进阶的技术为主,对预选期和冬训已经重复练习的基础技术不宜再花太多时间。
    实话实说对于登山队的训练安排能够有怎样的改进我不知道,也许现在的不是最好的,但是是一种可行的模式,对于怎样训练更加科学我自己没有多少时间能花在这件事上,也无从谈起。有些问题比如负重伤膝盖、高强度训练超过承受限度导致疲劳降低训练有效性,是否存在、有多大的影响,需不需要特别对其进行修正?我给不出确切的答案,但希望可以尽量避免这样的问题。

四、旅途
    从厦门到西藏,正式攀登之前这段路途和准备的时间虽然相对整个周期很短暂,但却很重要,这是攀登开始的前奏,临战状态究竟如何会影响接下来在山里的十天。

    1、前站:
    需不需要前站其实并非一定。有前站,一些手续的事情可以早点和登协办妥,更放心,其他一些前期踩点之类的事情也都能够做,会为大部队到达以后的准备工作提供便利,但不好的地方就是有队员得提前离开,不能和大部队一起出发。
    经过比较好的规划,可以取消前站,而将前站的工作变为大部队抵达以后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在队员比较少的时候这样做比较好,比如16年卡鲁雄就没有安排前站。只是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大部队就要在城里滞留,比如恰好办手续需要见的领导不在之类,无法预期的因素还是存在的。
    前站的事具体见前站的总结。

    2、大部队:
    有一件事我做的不对而大家的诉求是对的,那就是进山前的这段时间应该节俭,但并不要饿着,不是奢侈浪费的就没必要苛刻。不过,即使在日喀则我愤而出走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大家在这件事上做的有错,我很清楚这件事和其他很多事情上不应该用要求自己的方式要求队员,只是我心里有些接受不了。
    在火车上,基本是没有什么工作或者学习的心情的,主要活动就是生活和娱乐,这段时间尽可能休息好一些,即使在火车上也不要让自己的时钟太乱,饮食也可以有机会的时候就出站吃。
    在日喀则,只要安排合理,一天的时间足够完成很多事情,不必太过担心进山前来不及准备好。

五、攀登
    不在此赘述,另写攀登总结。

【结语】从没有一刻像坐在贡嘎机场等待起飞的飞机上一样让我感到那么轻松过。登山队像一个魔咒,在我的心上套了三年,那一刻我真正下定决心和她道别,明年我不会去登山了。我没有特别喜欢登山,大一时那么说只是为了登山队、为了协会那么说,但我并不否认登山独特的魅力,不否认一个最佳的登协会员总该是对雪山充满着向往的。因为纵使她破费了我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还时常回报以失败和失落,我却不知悔改的始终不肯离开,还不断去多想去多做。像电影里常说的那样,It’s complicated。
    也许每一个队长都是相同的,被她的热情妩媚所吸引,怀着责任和寄托不避苦涩;也许每一个队长都是不同的,被她的绝情冷酷所刺痛,渐渐冷漠或是决然离去。现在我会说,如果你欣赏一个人,请他去做登山队的队长;如果你爱一个人,请他别做登山队的队长。
    然而假使有任何爱我的人曾阻止我,我还是会做登山队的队长,我还是会做协会的会长。我从不后悔自己做的选择,对此也一样。

    huegg
    2018.09.09

TO BE CONTINUED...
(日更,原楼重新编辑更新)
(2018.09.09写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发表于 2018-9-5 21: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你写完了==高兴了一分钟
发表于 2018-9-5 22: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选山确实是初期最最关键的一步。有太多自己难以了解的因素,可能会给攀登过程带来意外的惊喜。

当然是惊多喜少。
发表于 2018-9-6 23: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字体颜色可以加深一点?看着有点不舒服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11: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LINA 发表于 2018-9-6 23:37
字体颜色可以加深一点?看着有点不舒服

改了字体,现在应该比之前粗一点
发表于 2018-9-9 11: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发表于 2018-9-9 12: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噫~  我欣赏你,然后当然是不爱你的,所以你是队长。 作为队长,总结自己在管理事务上的得失,对于以后的人生发展是有很大助力的。
发表于 2018-9-9 12: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甘情愿,勉为其难
发表于 2018-9-18 17: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17 04:05 , Processed in 0.12928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