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zazha

[2018甲岗峰] 2018厦大甲岗峰登山队抒情队记——马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4 11: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4 17:0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4 20: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21: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azha 于 2018-9-4 23:46 编辑

九日
    早上,七点半,A组都起床收拾东西,B组也陆陆续续起床干自己该干的事。只有唐铭远这个人,还赖在睡袋里搓炉石。
    田园已经好很多了,昨天发生的事似乎已经被遗忘了,看上去她就和没事一样。这样也许最好不过。
    进了厨房,吃了个面包,喝了一杯奶茶,就准备走了。在山上胃口真的会不太好,加上我又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吃个面包就已经算是对自己很负责了。出发前大家一起拍了张合照,心里也都清楚这是最后一次尝试,如果不能登顶,那么也不会再作下一次尝试。
    这一次,教练没有再叫我们跟在后头,一步一步的踩着他的脚印走,基本上都是按照自己的方法走。两个教练在过了刚开始的一段爬坡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魔鬼步伐,走的飞快。隔着半个小时之后,我就看不到教练了。我回头看,后边也只能看到嘉舜一个人。
    你们是魔鬼吗?
    不久,天上就又下起了雹子。啪嗒啪嗒地打在身上。我赶紧拿出冲锋衣穿上,这个时候我才看到两个教练,在前边一个山头穿雨衣。
    山下下雨,山上下雪。我望了一眼远处的雪山,只看到浓到化不开的乌云在山顶周围盘踞。我想,可能真的登不了顶了吧。之前开会的时候也说了,如果天气好,连续两天都是晴天,把雪晒硬了,才会去冲顶。但是一上来就下雹子,让人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点担心。
    到达C1,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我到了之后直接钻进帐篷,但是帐篷里啥都没有......毕竟只是在这里歇脚,吃个午饭啥的,没必要把睡袋防潮垫拿出来展开。过了半小时嘉舜也来了,再过半小时,所有人才都到了C1.这个时候雹子还是没有停下来,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我们只能缩在帐篷里瑟瑟发抖,睡袋没有,防潮垫也没有,帐篷边上还有一些积水什么的,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在帐篷里也没事干,于是我们在吃完饭之后开始聊天,说我们的第一次暗恋的故事,先是田园:
   “我以前小时候,有一个男生,就是邻居那种,一起上学。然后就喜欢上他,后来也一起到衡水读高中。”
    我和西则:“那那个男生肯定很帅吧,不然你喜欢他这么久。”
    田园:“没有!不帅,还有点胖。”
    西则:“我靠!”
    田园:“后来发现他有女朋友了,还是租一个房子住的。”
    我和西则:“我靠!!高中就玩这种!!那你啥反应?”
    田园:“我没啥反应啊。后来他妈妈找了我......”
    我:“她肯定是说‘给你两百万,离开我儿子’的。hhhh......”
    西则:“田园肯定说‘好的阿姨’hhhh”
    西则这家伙一边模仿还一边笑,真的欠打......田园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还一边说:
    “我不要两百万,一百万就够了......”
    西则的故事忘了好多,不过还记得一些什么老是欺负她,前后桌,很好看巴拉巴拉......
    然后是我:
    “初中的时候喜欢一个女生,也是前后桌。初一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她就喜欢上了她。她叫林冯,和柠檬有点谐音,所以后来喝奶茶都会下意识的要柠檬味的.....”
    还没说完,田园和西则就开始“哇!!!”
    开始说什么“林冯,冯沫,这两个名字好般配啊,好像小说里头男女主角的名字”之类的胡话。
    我没想到他们反应这么大,一下子就忘记了自己要讲什么了,然后就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玩手机的嘉舜。但是估计这个人一直在玩手机,怕不是在和兴婷聊天,是不会吐出点什么的,也只好作罢。
    田园这时叹了一口气:“唉~~~嘉舜全都听到了,自己的故事又不说,我们血亏啊。”
    我和西则才反应过来:“唉~真的血亏。”
   
    大概四点多的时候,雹子慢慢地停了下来。教练马上就从帐篷里蹦了出来,清了清嗓子,对我们发布死亡通知:“天晴咯!准备走咯!”
    同时,帐篷里四个人发出了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凄惨的惨叫。声音还是人的声音,但其包含的那种不知是恐惧还是什么的情绪,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就好像是考试周的时候,你还在图书馆努力复习微分方程,旁边走过一个班上的女生,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你的复习资料,把嘴轻轻地靠近你耳边,轻轻地说:
    “这个不考。”
    真是令人绝望。
    但是,绝望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地穿上高山靴,穿上雪套,背上包继续走。还没到冰舌的地方,中途休息了一次。赵老师开始了他的表演:
    “不行了,我走不动了。我要下去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往外放东西。平日里各种骚话频出的嘴大张着吸取空气中不多的氧气。嘉舜一直都不说话,教练只是看着笑笑,还开点玩笑:
    “赵老师要不我背你上去吧。”
    赵老师表演一开始就没想过停下来,入戏越来越深:
    “不行了,我要下去了,氧气瓶我给你们拿出来,还有帐篷。”
    这时,嘉舜说话了:
    “赵老师,我跟你说,如果你下去的话,以后登协就不欢迎你参加任何活动。”
    赵老师好像愣了一下,笑着说,你还真的当真了啊。
    这回轮到嘉舜愣了一下,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了,又被骗了......
    旦增教练就在旁边笑,不说话,因为之前他也骗过嘉舜一次,就是在刚来的那天,他和巴丹去县城买东西,嘉舜问他们去哪了,他们就说他们开赵老师的车回日喀则拿东西了,反正明天也没有计划要去干嘛。
    嘉舜听了就呆了,还一边说着,怎么能这样呢?
    过了不久,两个教练就开车回来了。嘉舜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今天的这一出就像是翻拍了教练的那一出,难怪教练在旁边一直在笑,还笑得那么开心,他一直都知道赵老师是在开玩笑......、
    只是可怜了嘉舜,队里有这么两个大忽悠。
    到了C2的时候,两个教练已经穿好装备,准备结组穿爪出发了。旦增见我先到了,就跟我说,让我和嘉舜两个也穿装备跟上去,给他们送绳子,他们先去前边探路。
    过了一会,嘉舜就到了,我和他说了之后两个人都赶紧换好装备踩着教练的脚印往前走。这个时候,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白城拉练,是多么的轻松。虽然一人只是背着一捆100米的绳子,可能只有一两瓶沙的重量吧,但在这个地方,背着这捆绳走雪地却丝毫不比背十一瓶沙走沙滩舒服,反而更加地折磨人。
    几乎每一脚,都是能到膝盖的厚厚的雪,有时候运气好,教练已经踩实了,踩上去就很轻松,像是在平地走路一样,运气不好,踩上去以为实了,一用力,妈的就陷进去了,然后又得用力把脚拔出来。
    如果运气更加不好,一脚一个裂缝,简直是在用胯部行走,脚底就没有踩实过。你以为自己已经踩实了,一用力,整只脚就陷进去了,爬出来得费好多力气,爬出来了,身体也就被掏空了。然后往前又踏出一步,心想这回肯定不会陷进去了,然后又一脚踩下去,整只脚陷进去,妈的又是裂缝。训练时那种整个人掉进去的裂缝一直没有遇到,但是这种整只脚掉进去的裂缝真是让人崩溃。
    所以,一开始,我们一百步一休息,到后来,三十步,二十步......
    走着走着,我就觉得,之前那段冰舌的长冰坡就是个辣鸡,一点也不难走,那至少还是个冰坡,每一脚都是能踩实的,而在这里走,就跟蒙着眼打地鼠一样,能不能踩实全看脸。恩~可能还看体重。
    最后,到了一个大坡上,我们也不知道是在坡上的哪一段休息的。我觉得实在是走不动了,就找了个借口和嘉舜说,要不问一下教练,我感觉我们好像追不上他们了。
    我以为嘉舜会说,再走走吧,因为我这样算是打了退堂鼓吧。没想到嘉舜说:
    “行,我和他们说一下。”
    然后教练在对讲机里说:“行,那你们就把绳子放在地上,我们也快回去了。”
    我们听了,赶紧麻溜的放好东西就往下走。走着走着,大概是一般的地方,听到后头嘣呲嘣呲的声音,刚想回头一看,两个骚红色的身影就从身边跑过,跑的还很有节奏,像是在跳一般,一边跑还一边对我们喊:
    “快点咯,天快要黑咯!”
    当时真的很想打人。
   
    晚上,十一点这样,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和嘉舜总算是回到了C2。刚回到,田园就对我们喊:“快点回来吃饭!”
    我觉得她是被冬训时的士统感染了,我和嘉舜刚到,“回来吃饭啦!”;脱爪,“回来吃饭啦!”;收绳,“回来吃饭啦!”
    好吧,可能这就是队友吧。
    回到帐篷,嘉舜去和教练商量明天的事情了。我一进帐篷,鞋还没脱,屁股还没找到舒服的位置,田园就打开锅盖:
    “赶紧吃,都快凉了。”
    我一看,满满的一锅泡面......
    吃着吃着,我感觉这个面好像味道很一般嘛,就感叹了一句:“要是有出前一丁就好了。”
    西则说,这就是出前一丁啊。
    我的天?是我马少舌头坏了,还是这个面用的是康师傅的调料。明明就是康师傅的味道啊,红烧牛肉面的味道没差啊。但是西则那一脸爱信不信的表情让我觉得,我只是太累了,导致味蕾退化......
    过了一会,嘉舜便回来了,说:“同志们,我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听那个?”
    我说:“坏消息”
    他说:“坏消息是,明天我们就下去了。”
    我当时想,那就是直接下去咯,可能教练在前面探路的时候发现走不了吧。
    然后我又问,那好消息是啥?
    他说:“明天凌晨我们冲顶。”
    喵喵喵?
    好吧,嘉舜这家伙。过去可能还学了一下忽悠技术。
   
    吃完饭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两点出发,就意味着一点起床,只有一个半小时睡觉。但总比不睡好啊,于是我选择睡觉,田园西则也是这么想的,只剩下嘉舜一人在熬夜.....
    睡之前,看着嘉舜手机的荧光打在他脸上,我想,有女朋友真好......

    其实明天冲顶我是怎么也没想到的,我的印象里好像登山都是要修路的吧,难道明天要一边走一边修路?不过想来想去,明天能够冲顶总还是好的。要不是听到要走八个小时,我可能晚上就睡不着了......
    其实这几天一直下雨,加上之前在藏登协白马主任说的这边是雨季,我对登顶就没有抱特别大的希望。但是今天听到之后,居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我之前还以为自己会很开心的,现在只想睡觉......
    一点钟起床,就跟通宵一样。我还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学校每个周末都补课,只有周日下午放假。我几乎每个周六晚上都会跑去网吧通宵打游戏,然后周日早上继续上课,下午继续去网吧打游戏......现在平时都不能熬夜了,一熬夜第二天就犯困......可能我也开始变老了吧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21: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的可能还有挺多的,可能要到国庆前后才能全部更新完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21: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一节就是冲顶登顶的过程了哦,多点呼声我就早点修改完发出来哦
发表于 2018-9-4 21:2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田园拿着刀子在找你的路上了。。。
发表于 2018-9-4 21:2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仔细听我的故事吗,难受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21: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弓长西则 发表于 2018-9-4 21:22
我觉得田园拿着刀子在找你的路上了。。。

hhh,我觉得她不会的

点评

你有仔细听我的故事么??难受。。。  发表于 2018-9-10 21:41
发表于 2018-9-4 21:26: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zazha 发表于 2018-9-4 21:23
hhh,我觉得她不会的

年轻。。。
发表于 2018-9-4 21:29: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晚上我可是横着蜷着睡的。。。你这小子我又找到一个你得请客的地方
发表于 2018-9-4 22: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结都写完了,你还不更?
发表于 2018-9-4 23: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23: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LINA 发表于 2018-9-4 22:27
我总结都写完了,你还不更?

这不更了吗....要累死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23: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更完就催....你是魔鬼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6 09:49 , Processed in 0.12097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