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zazha

[2018甲岗峰] 2018厦大甲岗峰登山队抒情队记——马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0: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士底囚 发表于 2018-8-31 00:01
到了新的一天了,更吧。

IMG_2461.JPG


发表于 2018-8-31 09: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板凳准备好了,催更
发表于 2018-8-31 11: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3: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催更一波
发表于 2018-8-31 15:15: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9: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azha 于 2018-8-31 19:30 编辑

七日
    早上七点多,半梦半醒,就闻到一股煤气的味道,脑子也懒得思考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翻个身,这一次居然这么轻松,我有点不敢相信。然后就听到田园有点无奈又略带叹气的声音:
    “起来啦,别睡了,都多少点了。”
    于是,帐篷里三个猛男纷纷起身。搓了搓惺忪的睡眼,抓一把老久没洗的鸡窝。田老板已经坐在门厅边上开始烧水了,难怪刚才还能翻身。炉头似乎出了点小问题,煤气的味道很重。也不知道是不是摄入了煤气的缘故,嘉舜看起来浑浑噩噩的,像是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真是有损猛男形象啊。
    在我们整理衣物的时候,田老板打开锅盖,嘀咕了一句:
    “怎么还没化啊。”
    我瞅了一眼,发现里头是实打实的冰,一部分已经化了,但还有很大一块冰没有化。我随口说了一句:
    “昨晚下雪了?”
  田老板说:“下了雹子,外边现在全是雹子和雪。”
  说完,西则那又传来“哇”的声音:
    “哇,你们看,帐篷上全是雪。”
    我一看,帐篷边上一大块不透光的地方特别显眼。我轻轻地拍打那块积雪的地方,却惊讶地发现,积雪是这么的重,以至于我得用点力才能将其拍下去。
    不久,水烧好了,我们开始灌暖水壶,泡奶茶咖啡。在锅里的热水倒完之后,田老板把门厅的帘子掀开,瞬时,白色的光便涌了进来。
白色,刺眼的白色让我楞了一下,随即,我才意识到,外边已经是冰雪的世界了。我们的黄色的小帐篷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该是多么的显眼,或者说,突兀。田老板掀开帘子之后,用戴了劳保的右手,抓了一把雪,扔进锅里,然后再抓一把雪,扔进锅里,直到锅里塞不下为止。想起冬训的时候,没下雪,接水要去很远的地方,每一次去接水都会走到高反。那时,去接水是最不乐意的事,现在,居然不用出帐篷也能有水,虽然还得烧上一会才能算是水,但真是让人舒服。
    过了不久,雹子又开始下了。打在地上得声音像是在下大雨,但确是白花花的,打在手上还会疼......
    过了不久,雹子慢慢地停了,我们便整理东西出发。不得不说,睡袋真是个好东西,收睡袋的时候一个个的都不愿从睡袋里出来。

    再次到达冰坡,穿上冰爪,又开始了往上爬。教练教了我们交叉上升的步法,我尝试着学了一下,发现脚踝累的不行。最后,还是直接换成平时习惯了的步法。走着走着,天上又下起了雪。我跟在教练后头,想着下雪了我们还怎么走。
    果不其然,后来到了C2之后,放好装备都直接下撤了。同时,B组的人也上C1来适应和训练。所以我们就把东西几乎都放在了上边,只带了睡袋往下走,撤回本营。我之前带了一个小包上来,所以我直接把睡袋塞到小包里,背着小包就往下走,贼舒服。
    走到一半,遇见了往上走的B组。他们在山脊,我们在山腰。隔着老远,我带着耳机,隐隐约约地听见他们在对西则喊什么牛肉什么的。西则好像没听清,也冲着他们喊什么报应什么的。后来,回到本营,我才知道,他们把牛肉干都带上去了......
    回到本营,自然是开启养老模式,天还没黑,我们就开始发电,充手机,充充电宝。
    在山上,赵老师还问我们想吃什么,到了本营,都累成狗了......
    晚上睡得相当舒服,换了个床位,没有漏水,总算有一天睡袋是干的了。


八日
    关于这一天我已经忘记了很多,只记得了下午发生的那件事。
    大概是下午两点二十多的时候,大家都是刚吃过午饭不久,B组的人因为下了雪和雹子,没有继续留在C1上训练,而是早早就跟着旦增教练回了本营。
    我们当时都坐在厨房帐里头,我,田园,陈老师,赵老师,西则,星号,一共六人。大家都在聊着天,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纳纳在撤下来之后似乎有点不舒服,不太想说话的样子。我试着问了她一句“你还好吗?”,她便敷衍地回了一句“还好”便一个人走开。她的脸色不太好,我能看得出来,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她没有选择继续呆在帐篷里而是出去走走,我便没有想太多。后来,嘉舜应该是注意到了纳纳不太舒服,便陪着她在外边散步。他们散步的地方也不是很远,可能也就百来米吧。
    雨是突然下起来的。我们都在帐篷里头,没有注意到乌云的靠近,纳纳和嘉舜可能也是没有注意到,下雨的时候都还在外边散步。我们在帐篷里聊得正开心,没有注意到嘉舜和纳纳还在外边。
  雨刚下,可能还没个十秒,便看见铭远冲了进来。他急匆匆的样子让我有些困惑,但还没等我想些什么,他便开口说:“嘉舜和李纳还在外边淋雨,那是谁的冲锋衣?”
    我算是明白了,他是要去给嘉舜和纳纳送东西挡雨。当时里头晾着两件冲锋衣,分别是我和田园的。昨天从山上下来的时候都被打湿了,到现在还没干。而明天我们就要又上去了,我们自然是不想再打湿一次的。
    所以当他拿了我们的冲锋衣的时候,我们都有些不太乐意。毕竟,当时帐篷里还有三把雨伞,能用雨伞为什么还要用冲锋衣呢?
    但可能当时他也是太急了,也没有看到有伞,所以有点蒙。直到星号和我把伞塞到他手里,他才反应过来,跑出去给嘉舜和纳纳送伞。但还是能看出来他有点生气,可能是觉得我们两个不给他用自己的冲锋衣太自私了,不近人情。
    这一点在他回来后得到了验证,他回来的时候一走进帐篷就是气话:
    “妈的,你们两个是畜生吧。”
    我当时听到了也挺生气的,甚至有点想骂回去的冲动。我怎么就畜生了?只是因为我不给你用我的冲锋衣?可是有伞为什么还要用我的冲锋衣呢?你想穿着湿的冲锋衣上雪线吗?但是我忍住了,我一直没说话,也没做什么,只是坐在那,即便田园和他吵了起来。
    当时我也有点蒙,因为我的印象中,田园不是一个这样的人,我以为她会直接懒得理铭远。但是她并没有,她开始和他争吵,刚开始还能说出整句的话,到后来,吵着吵着就有点哽咽了。后来就是一些竭嘶底里的喊叫。
    铭远当时很冲动,这是我能猜到的。我忘记了他说了什么了,只记得后头陈老师和他说让让女生的时候,他说了一句:
    “我这次不让!”
    然后双方就像是要打起来的样子。不过还好有西则,拦住了铭远。
    铭远大吼:
    “你们不要拦我!”
    西则说:“你别冲动,你和女生较什么劲。”
    铭远什么都听不进去,想要挣开西则,但是西则一边说着:“你要打就打我,别打女生”,一边控制住铭远。最后,西则可能也有点小生气,突然发狠,一把把铭远推出帐篷。铭远趔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才控制住自己的脚步。后来的我就没看清,都被挡住了。只知道刚出去没多久就控制住了,没有打起来应该是。
    之后,田园一直在哭,不知道她心里是积攒了什么,今天才会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铭远和西则回到帐篷之后,田园就直接走了出去,在外边放声的哭。
    我是第一次见到田园哭,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看着,却什么也帮不上。感觉挺难过的,因为本来就是很无所谓的人,如果不是积攒了太多,怎么会变这样?
    我还记得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开学不久后转学,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周围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但他们相互之间都很熟悉。然后当时是上晚自习的课间,我的座位旁边有一个纸团,不是我的,但是班长捡起来对我说,这个你处理掉。
    可能也是当时特别敏感吧,瞬间就爆发了。以为班长是在欺负我,但他当时,可能只是想让我帮他丢掉,只是语气不太好,让我误解了。之后我哭了好久,可能也是因为离家太远,住在学校里头,让我感到不适应。
    但当时看到田园,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情绪绝不可能只是因为这件事被引爆的,她心里一定还积压着很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铭远回到帐篷之后,情绪基本上是冷静了下来。他说:
    “田园今天这么这样,以前都不这样的。”
    我当时听到之后有点生气,明明是你惹人家生气,还那么冲动,居然还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但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坐着,看着发生的一切。
    星号,陈老师,赵老师都算是当时现场的比较成熟的人,他们都是一边在安慰铭远说:“都是想做好事”,一边说:“这件事都不要再提了。”
    后来,陈老师还特意跑出去找田园说话,说了挺久的,至少半个小时吧。但是回来的时候他自己说了一句:“我失败了。”
    我感觉挺奇怪的,便问了一下:“田园怎么了?”
    陈老师说:“可能就是从冬训后经历的一些不开心的事吧。”
    我便没有多问,只是看着不远处田园的背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之后,田园一直都不是很好,不怎么说话,脸色也不是很好。铭远没心没肺倒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这不是什么开心的事,虽然说抒情对记应该把美好的回忆记录下来,但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很有必要也记录下来的。我们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长大的,   这些事情反而会让人更加印象深刻。
    冲动是魔鬼,这句话我们从小就在听,一直听到现在。但身边却总是会有这么一些冲动的事情发生。我也想过,如果当初铭远不骂那么几句,或者选择拿伞出去,那么会不会就可能不会有这么一场闹剧。还好当时有西则在,控制住了场面,不然真的可能会闹出点什么事来。

   
    之后嘉舜也知道了这回事,陪着田园走了很久。这件事也就这么完结了。

发表于 2018-8-31 20: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巴士底囚 于 2018-8-31 20:15 编辑

其实那天也有很多开心的事情啊,比如我一共摊了47个土豆饼。

点评

这句话莫名可爱?  发表于 2018-9-19 15:18
那天有摊土豆饼么?不是那天吧  发表于 2018-9-1 10:57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士底囚 发表于 2018-8-31 20:07
其实那天也有很多开心的事情啊,比如我一共摊了47个土豆饼。

全都忘了......
发表于 2018-8-31 21:4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好之后你没看到,少儿不宜啊

点评

喵?啥少儿不宜?  发表于 2018-9-1 10:59
发表于 2018-9-2 11:58: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柄然你又在偷懒,催更
发表于 2018-9-2 12: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弓长西则 发表于 2018-9-2 11:58
马柄然你又在偷懒,催更

催急了他不还钱了咋办?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18:3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弓长西则 发表于 2018-9-2 11:58
马柄然你又在偷懒,催更

周末都不给休息?喵喵喵?
发表于 2018-9-2 18:57: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士底囚 发表于 2018-9-2 12:16
催急了他不还钱了咋办?

害怕。。。
发表于 2018-9-3 18:07: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1: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17 04:22 , Processed in 0.1631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