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zazha

[2018甲岗峰] 2018厦大甲岗峰登山队抒情队记——马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8 23: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吃烧烤这事真的是不谋而合。。。。(除了赵老师,嘉舜。。。。。)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7: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弓长西则 发表于 2018-10-28 23:45
铭远当时没跟我们去洗澡

那应该是杨洲了~懒得改了,这样子写效果也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13: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离开拉萨的那一天,是八月十六日。
    我还记得司机把车停在青旅前的时候,摇下车窗向我示意的右手。还记得拉萨站前站岗的士兵向我们示意从另外一端进站。还记得过安检时前方的两袭僧袍脸上挂着的那种从容不迫和淡定。也还记得在候车室里等待时的那股躁动不安。
    右前方的大妈带着她的女儿也在等车,女儿似乎不太喜欢和她妈妈说话,一直在低头玩手机,她妈妈只能是在自言自语,半天换来女儿的一句漫不经心的“恩”。左手边的大叔在和他的朋友大声地吹着牛逼,戴着耳机都能听到那股眉飞色舞。
    直到上车了,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放好了东西,才最终是感觉放下了心。我之前有问过嘉舜来着:
    “既然我们去的雪山大家都没去过,那老队员和新队员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呢?”
    “没什么区别。”嘉舜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
    现在,我当了冬训队队长,才发现,抛开技术上的差异和那些环境下的经验,的确是没什么太大区别。
    只是,每一个决策,都需要自己亲口说出来,亲自执行或者派人执行。自己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需要队伍里的每一个人一起承担后果。
    一支队伍就像一个完整的身体,以前我是手臂,现在我是大脑。若是哪一天我抽了,进水了,吃苦的先是其他队员,然后,疼痛才会顺着神经传到我这。
    离开拉萨后,我知道之后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把协会扛在肩上,也知道我们这一届会比较不一样,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快得我还没来得及成长到与之匹配的高度,那股重量就已经压压到了我的肩上。
    看了我的队记的人可能会觉得前边的内容总是那么空洞和缥缈,缺少内容,只是复述和简单的情感表达。其实一开始的队记我并没有倾注那么多的感情和精力,一是记忆不太清楚,二是还没想好该怎么写。
    慢慢地,自己一边写一边摸索那种感觉。后来开始对自己加上了一点限制,比如必须写到多少字才行。可能对于有的人来说,过多的字数限制只会让文章充满空洞与虚假,而对我而言,这样反而能让我静下心来,思考怎么才能把自己的内心感情表达得最真切。
    因山而来,因人而留。
    登顶之后,彩赟问我登顶是什么感觉。我回答,没什么感觉啊。
    我真的一度以为我会很开心,甚至会像《登山之路》里的那位老徐一样,哭出来,泣不成声。
    但我没有。
    心里只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平静。苍白得像雪,缥缈的像云。
    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或许是训练对我而言还不是那么的难以忍受,对我而言,没有那么的刻骨铭心。
    没有刻骨铭心的痛苦,也就换不来深入骨髓的快乐。
    记得的是长泰拉练,拉肚子,然后爬台阶的时候,低血糖加中暑直接倒在了路边,从领队变成了被收尾。
    也还记得冲刺完之后,全身湿透,然后一个人穿过漆黑的网球场。
    也还记得每一次爬楼梯爬上一层就报一个数时的那份斗志昂扬。
    或许我天生如此,注定不该享有那份奋斗得来的喜悦。在奋斗之时,痛苦吃遍,委屈与疼痛在内心积攒。那股不安与躁动像气球一样膨胀,但到最后,针扎上去,才发现它没有一下炸开宣泄出来。
    本以为是个气球,到最后才发现是个皮球。
    针扎上去没有炸,只是泄气,一切都烟消云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13: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队记完结汇总


队记.docx

125.69 KB, 下载次数: 3

发表于 2018-12-25 19: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登顶之后,彩赟问我登顶是什么感觉。我回答,没什么感觉啊。

很真实
发表于 2018-12-25 20: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登顶的时候,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点评

老顽童  发表于 2018-12-25 20:4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17 04:10 , Processed in 0.13256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