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86|回复: 45

[仙岳山] 戴上她的头盔——夜骑仙岳山抒情队记by黄鹭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17: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offyHwang 于 2017-12-8 13:45 编辑

                                          戴上她的头盔——夜骑仙岳山抒情队记by黄鹭苇

说明:本故事虚实结合,其中真真假假请自行辨别。

2016年11月28日17:00,当我在报名帖上轻轻单击“我要报名”时,我以为这只是人生亿万次单击里的普通一次;2016年11月30日狐尾山夜骑时,我也以为这是无数长夜里的平凡一夜;都不是。一年多后回首,忽然惊觉,那些我曾以为普通的日子,早已成为生命里的转折点。没有狐尾山夜骑,我就不会认识纯昊、雪瑛、翔宇、炜洋、洪美、世杰、鸿兴、郭栋,后来这些人都成了协会里很好的朋友;没有狐尾山夜骑,我可能不会在寒假去海南骑行,后来也未必会活跃在协会里;没有狐尾山夜骑,可能就没有后来徐妈和我之间那么多的故事、那么多的牵连。所以当嘉舜和林枫告诉我这学期只有大嶝岛夜骑时,我是很失望的,赶紧跟世杰撒撒娇(虚构)要求再来一次狐尾山夜骑。最终狐尾山没去成,仙岳山感觉也是很不错的,至少隔山相望。站在今年的仙岳山眺望去年的狐尾山,颇有穿越时空的感觉。

建南的钟声刚刚敲过了18下,我换上一身骑行的行头,从寝室骑往三家村广场。在海韵一期食堂旁边的小陡坡旁,几个男生推着山地车往上走,我站着骑车飞快地从旁边通过,假装毫不费力,内心涌起一阵幼稚无比的得意。

月光的清辉洒在石碑上,上面用草书(?)刻着红色的几个字“三家村广场”。

出发前,队长绿东强行装出一脸严肃,对大家说:“大家都过来听我说。我是今天的队长陈红西,跟你们交代几件事情:骑行的时候不能超领队,不能落后于收尾,尽量不超车,路上不要闯红灯,前面的人会停下来等的。遇到岔路口,如果往旁边拐了,要等一下后面的人一起走;如果你看到岔路口,而前面却没有人等着,那你就顺着那条路往前骑。这是今天的收尾追西。”

他说着指了一下旁边的追西,追西欢快地举起了双手摆了摆。

绿东说完之后,领队鸿兴拿着一串头盔神秘兮兮地走了过来,脸上泛起一股老司机才会有的坏笑,他摘下自己的头盔,像中世纪的骑士那样在大家面前鞠了个躬,“各位父老乡亲,大家晚上好,我是今天的领队翟鸿兴,今天由我来带大家开车。”

文琳、陈凯、科霖、春晖都是第一次参加协会的活动,脸上还带着许多新人的青涩和内敛,看到如此清新脱俗的领队,顿时感觉眼前一亮。

鸿兴指着手里的头盔说道:“这是一款高科技头盔,全球限量,徐妈首发。这款头盔采用厦门大学材料学院研发的纳米材料和微型芯片,储存了徐妈这些年看过的风景和经历的故事。每当过马路的时候,直接骑过去,千万不要往两边看,你会融化在黑夜里。只有心无杂念的时候,头盔才能将储存好的脑电波输入你大脑。当你转头看路边的时候,头盔传递的脑电波可能会接触不良,这时你会从过去瞬间回来,巨大的晕眩感可能会是骑行路上的安全隐患。”

哇,这么神奇!”追西和喻梦异口同声,仿佛古墓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1]

鸿兴的表演得到了很大的赞赏和鼓励,越发兴奋起来,“是的,再佩戴上这款98元的VR眼镜,你就能身临其境了。”

锋文听完之后两眼放光,好像被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傻夫夫”地接过头盔开始研究起来,“欸,这个头盔到底怎么用呀?”

绿东走过来一脸不屑地说:“大家别听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出发了。”

出发前我走到鸿兴身旁,小声地问了句“VR眼镜的配对密码是多少?”

“20020316-1164-6282。”鸿兴像女巫念咒语似的飞快地念了一串数字,好在机智的我很快意会了。
(给不知道的人普及下:2002.03.16协会创立,1164是协会2017年骑行路线青藏线的长度1164km,6282是2017年协会攀登的雪山阿尼玛卿的海拔6282米。)

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去仙岳山的大部分路线与去年狐尾山的路线差不多。去年的狐尾山夜骑,更像是在炮制的空虚里放飞自我,是忙碌生活里的短暂抽离,还夹杂着一个人也不认识的兴奋与不安。今年的仙岳山夜骑则有很不一样的感觉,城市车水马龙,而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自由驰骋,感受车人合一的美妙。那种感觉很神奇,骑到了去年骑过的某个地方,在这个地方所发生过的事情就会铺天盖地涌回脑海。我们沿途经过了曾经的星号空间,骑到了去年熠然帮我拍照的地方,骑到了海湾公园的天桥上,在同样的角落休息。

我对淑丽说:“去年我们也是在这里停下来休息的。”

淑丽问:“去年骑狐尾山的那些人,今年只有你来了吧?”

不啊,屠屠、鸿兴、纯昊也都来了。”本来世杰也要来的,后来他看报名人数超了,就决定把机会留给新人(也可能是觉得自己实验做不完)。雪瑛也是的,上周我就怂恿她一起来夜骑,前两天她跟我说觉得自己来了也承担不了老会员应该承担的责任,就不来了(不过我猜可能是因为想把时间留给可能会来本部的某飞)。忽略括号里恶意的揣测,还是觉得协会的老会员很令人感动,成熟、有担当。

合影1_副本.jpg

拍了合影下了海湾公园的大桥后,我将VR眼镜配对成功,想看看头盔是不是真的可以带我看看徐妈的过往。

骑着骑着,我进入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游游正数着路牌一公里一公里地骑着,看到了“2828”时,她的眼泪几欲夺眶而出。[2]

忽然我感觉有点吃力,这是一个30公里的长上坡,前面的凯峰也有点疲倦,但他振臂疾呼“大山赐予我力量吧!”,就一溜烟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连续爬坡了5个多小时,经历了骑着单车与太阳肩并肩的潇洒时光之后,目睹了泥巴山的落日余晖,贾妮的眼泪肆意流淌。[3]

倏尔觉得很冷,原来我已经离开了泥巴山,来到了雪线之上。前面的林枫将冰爪“嚓嚓”插入雪中,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她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睛贪婪地看,头脑清明,第一次感受到身体的痛苦和心灵的愉悦完美的融合,她小声地念着“不够,不够,可以继续……”[4]

余光瞥到雪玉从旁边经过,我转头问了句“你会调档吗?”立刻头晕目眩地掉落回现实,我强忍着晕眩,大致教了一下怎么调档,想到去年夜骑狐尾山的我也是这样什么也不会。这时绿东又一脸严肃地过来说了句走了走了。

后来我们骑至仙岳山脚下,领队鸿兴已经在山脚下等着大家,让我们记得调变速。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牵着一只长得像萨摩耶的神犬缓缓走向我们,似乎神犬有发现同类的特异功能,径直扑向了鸿兴和锋文,并不停嗅鸿兴身上散发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此处省略100字),虽然遇到了同类很兴奋,但众目睽睽之下鸿兴还是难掩尴尬。

1_副本.jpg

仙岳山的坡并不难骑,循环听几遍《红色高跟鞋》就到顶了。快到山顶时,看着山下的另一片璀璨,忍不住兴奋地嚎叫。我喊“徐妈”,喻梦就喊“我爱你”。在快到山顶的一个公共厕所旁,鸿兴停下来等着大家,我居然到得很早,顿时想到去年我是最后一个到顶的,而且又是吃力又是绝望。

“你要去厕所吧?”纯昊酷酷地问我。
对的。”
“你每次出门必须做的事。”哈哈哈,纯昊果然懂我。

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摧毁掉骑行路上的快乐,那我想排名第一的就是刚上车后就发现自己想要上厕所。

去年夜骑时,我一路上一直问纯昊叫什么名字,但是没听清楚也没有记住,到后来她就嫌弃地说“以后你就知道了”。协会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让陌生变得熟悉,让出乎意料变成理所应当。[5]

时间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今年的我已然不是去年的我。人体细胞更新周期一般为120-200天(神经组织细胞除外),大约每6-7年就要全部更换成新的细胞。忽然想到“忒修斯之船”,我的身体细胞不断新陈代谢,我的精神世界也不断充盈改变,那么今年的我和去年的我还是同一个我吗?

到了山顶之后,我们又见到两只神犬,一只长得像金毛,另一只也长得像金毛。两只狗看到锋文就很激动,凑到他跟前摇尾巴,我们都感叹锋文真是狗缘很好,锋文不服气地撇撇嘴“我人缘也很好的”。我暗自猜想,那些神犬可能是锋文的坐骑。

我们在土地公庙前的大理石栏杆拍了张合影,鸿兴拿出了他那可以穿越时光的相机,真的拍出了一种穿越的感觉。在按下快门的瞬间,耳边传来去年狐尾山上男生稚嫩的声音——“是男人就把车举起来!”,紧接着就是“哗哗哗”的举车声。[6]

合影2_副本.jpg

后来我们把车推到土地公庙前围成一圈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虹宇再现戏精本色:“我、我、我才刚加协会,这是我的第一次活动,很开心和大家一起骑行。那个……,嗯……,那个……,嗯……,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大家纷纷做完自我介绍之后,想必能都记住的没几个。让我在附件上几张图给大家复习一下。

介绍完之后,由于喻梦和屠屠还要坐车回翔安,鸿兴就带着我们一起回去了。“一个小时回学校,大家有没有信心!?”鸿兴试图提振士气,然而没人搭理。

3_副本.jpg

又路过了车水马龙的街道,骑过了今年小学期坂头水库骑行时露露摔车的地方,骑过了海风拂面的和平码头,最后回到了三家村广场,广场上的石碑依然映照着月亮的柔光。

一群海韵党又相聚酸奶捞店门口,而领队鸿兴呢,依然带着我们开车。

参考信息:


附件图片(请不要介意我的拍照技术和手机自带的P图软件)
4_副本.jpg

5_副本.jpg

6_副本.jpg

7_副本.jpg

8_副本.jpg

9_副本.jpg

10_副本.jpg

11_副本.jpg

12_副本.jpg

13_副本.jpg

15_副本.jpg

14_副本.jpg

发表于 2017-12-7 17: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白看协会的贴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7:4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isappointed 发表于 2017-12-7 17:40
没白看协会的贴

哈哈哈,那是那是~
发表于 2017-12-7 17: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狐尾山我也去了的,当时暗戳戳的想,这学姐打扮得这么精致怕是不适合协会。果真不能先入为主呀
发表于 2017-12-7 17: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常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7:53: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微笑 发表于 2017-12-7 17:48
去年狐尾山我也去了的,当时暗戳戳的想,这学姐打扮得这么精致怕是不适合协会。果真不能先入为主呀

哈哈哈,肤浅~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7:55: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微笑 发表于 2017-12-7 17:48
去年狐尾山我也去了的,当时暗戳戳的想,这学姐打扮得这么精致怕是不适合协会。果真不能先入为主呀

嘿嘿嘿,那时脸盲都没记住几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7:57: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郑世杰 发表于 2017-12-7 17:48
感动常在

嘿嘿嘿~~~
发表于 2017-12-7 18: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顺带把我捎上了(气质不符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8: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头人 发表于 2017-12-7 18:02
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顺带把我捎上了(气质不符啊)

哈哈哈,剧情需要~
发表于 2017-12-7 18: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补了好多队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8: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7-12-7 20: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篇队记都带参考文献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20: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Jane 发表于 2017-12-7 20:01
写篇队记都带参考文献的……

哈哈哈,要严谨

点评

哈哈哈,我之前体训时还说,我回复论坛帖子的速度比很多人回复微信的速度还快  发表于 2017-12-7 20:04
妈呀鹭苇你是每时每刻都在刷论坛吗  发表于 2017-12-7 20:03
发表于 2017-12-7 20: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在报名帖上轻轻单击“我要报名”时,我以为这只是人生亿万次单击里的普通一次

感觉好像《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剧情,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6 09:57 , Processed in 0.1499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