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63|回复: 24

[旧事新言] 报告会后写的一封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1 15: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树树 于 2017-10-22 13:15 编辑

【写在前面】 应大家要求,我有把我写的原文黏贴上来了。本着公开讨论,对事不对人的原则,我觉得也有必要真的能够引起重视。 有意见和想法都公开在帖子下更贴评论,私信一个个太麻烦,况且,这样解决不了实质问题(假定这是确实一个问题)
这封信是关于报告会后一系列思考,有时候身处其中的人和在场外看的人,看到的问题不一样,有时候年龄差距也不一样(不想承认自己老了 ==),比如我现在研三,感觉大学七年,大大小小一些事也经过了,比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想的多点,也会深沉一些。在协会希望看到的样子也和很年轻的会员有区别。再者,关于协会内部的工作问题,因为我个人不是部长会或者理事会成员,很多时候不是非常能体会管理层工作的方方面面,言语当中有不妥之处,请多多谅解。

建议及想法:
1.协会管理层,理事会和部长会之间沟通可以加强点,建议有一次公开坦诚的理事会/与部长会之间的交流,新老队员之间的交流。因为现在协会在一些部分,传承有点断链;

2.关于协会的一些规章条例及宗旨,更多的是协会精神方面的东西,可以再综合考量一下。建议设立管理层信箱,大家有问题可以给管理层信箱写信,然后每周部长会集中空出十分钟来关注这部分。协会是一个大家庭,有想法,可以说出来,对的发扬,错的有理有据否决,健康有序发展就会很好。

3.关于心态上,我写的似乎很严重,但其实这件事并不是非常严重。我不想说“大家都很辛苦,不必苛求”,我们应该相信协会是经得起这些质疑跟问题的,态度上有重视,然后相信一定可以更好。

4.关于对报告会的观感,我说了很多,我参加过协会2011年10月、2016年10月的报告会,竹蜻蜓12年,13年,14年的报告会(竹蜻蜓报告会形式由登协演化而来,取之于登协),也许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难以忘记许多报告会庄重的时刻,视频、音乐、总结言语每每打动,一次报告会,感受某种东西被轻轻开启,身心一部分被轻微唤醒,十分动容,因此,我自己的期望值也占有很大因素。
------------------------------------------------------------------------------------------------------------------------------------------------------
以下是我写的信的全文:

给今天徐妈主力军们 的一封信


这封信,其实写的有点晚了,但是,还是很想写出来。
我是树树,协会大多数人都认识我,我不是资历深厚的老队员,只是2016年骑行队的队员。
今早晨的报告会结束,我觉得很难过,就先走了。

我是11级厦大的本科生,15级厦大研究生,其实我进入协会是比现在很多人都要早。我2011年秋天就加入协会,那时候我大一,跟着去参加攀岩,那时候协会是在漳州校区。在漳州校区北区食堂有一个登山角,都是协会历年登山骑行的照片。那时候协会纪律严明,去参加外出活动是有严格的选拔制度,很多人可能选不上。大一上学期过去,春季学期我从协会里面参加了竹蜻蜓支教队,其实竹蜻蜓就是从咱们登协分来的。他们现在的许多运作的模式,比如体训,比如每周会议,比如资料部,都是从登协发展而来。说明,那时候登协已经有了成熟和完善的运作机制,这要归功于当年一届一届徐妈人的努力。在竹蜻蜓呆了两年,参加支教,一晃就大三大四,也灭了玩的心思,直到读研,又回归了协会。

也就是这六年,我也一直在见证着徐妈的成长和变化。

今天报告会中间和结束,有一阵恍惚,觉得一些东西变了,或者说就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我很难过。今天的报告会其实真的做的有点不好,来自一个老队员的观感。

报告会,是协会一次正式、公开向外界推介自己的机会,是除了协会内部活动之外,一年只有一次的对外报告会。主题是”登山骑行活动“报告会,那么首先是登山队、骑行队,两支队伍为主体,以”登山、骑行“活动为主要内容,所谓,报告,是代表着要系统性、客观理性的一种对外的报告,理科报告甚至是有一些是数据分析的结果呈现,可见“报告”二字并非是简单的语言说来说去。

报告会今天的问题,第一个是内容,第二个是时间,这两个问题都出现在骑行队身上。登山队的部分,是“即使没有登顶,那也是有收获可以继续奋进的敬畏与坦然”。到了骑行队部分,从队长发言到队员分享感受,都变成“青藏线我们都征服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随意”。当然,每个人有自我的感受,但是在内容中,骑行队队员变成“卧槽”“傻逼”这样的讲故事,在这样一个公开的场合,代表协会,我个人认为是非常无礼和不雅的。当时还有绿野协会、竹蜻蜓、西梦的代表在场。其次,在时间上没有掌握好时间。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有段酸涩,就先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很想说说我的感受。我觉得我们需要反思一下。在协会的人,都懂得对协会的感情,协会外的人看我们登协的人,都有一种铁骨铮铮的硬气与坚毅,但今天听完骑行队的报告,我感觉像是一堆体育生跑出去玩了一圈回来的娱乐和戏谑,没有厚重感,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听完,心里空空的。没有痛点,没有泪点,没有感动。作为场外人,这样一场报告是不合格的。建议以后的出征仪式和报告会稿子都要过一遍,首先做到稳妥,其次语言精简有力。因为是对外公布的。厦门大学登山协会不能因为“来的人都是自己人”就放低自己的要求,觉得这是对“自己人的讲故事”。包括在报告内容中频繁出现的”玩的很爽”“扎金花”等游戏项目,我个人认为是不合适放在这样的场合,这给人很随意很玩乐很简单轻松的感觉。即使是暑期活动的真实内容,也应该将主要内容搞清楚。这是态度上的重视和专注。不懂的可以和老队员多沟通多请教,协会的老队员都很愿意帮助,这不是一场放飞自我的演讲。骑行队的部分有点个人化,语言上不够书面,逻辑上不够严谨,态度上也是觉得很松散。

我们首先必须承认,任何活动都是个人性的部分,个人的部分是有很大比重的。但是在这样一个场合,公开的场合,代表“协会”的一次报告,不应该仅仅是“我觉得很好”“也挺好的”“特别爽”。  我们作为老队员,是希望能够听到更深一点点的东西,对协会来说是可铭记的东西。否则,我们何来第二年的成长。登协的人,应该是精气神足足的一股生命力,不应当这样。起码,这可以是私下的态度,在正式严肃的地方,应该保持一定的谦虚和敬畏之心。我们个人心中存在的珍贵记忆,就可以默默留存在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近年来我们徐妈染了一股奇怪的风气。对外界的态度是“我登协如何如何的优越感”,对内部的态度是“我们当年怎样怎样”的故事画风。那些庄重、认真、严谨、谦卑以及始终如一的追求和初心,也是我们应该保持,或者说重新找回来的啊。我们每个人带着或许是“自我实现”或许是“排除寂寞”,或许是”还挺好玩“的想法进入协会,在协会中我们索取了很多。吃饭的时候有登山角,不用和其他同学一样孤独地吃饭,周末的时候有外出,便宜省钱刺激好玩,不用浪费钱去健身房,暑期活动结束也很好,至少是巨大的谈资,去过雪山和骑行。最好的朋友是协会的,珍贵的友谊。不可否认,这些始终是我们内在的一部分,与我们在协会密不可分。协会为我们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和平台。但是,协会始终是有追求的,协会一些理念/原则/梦想/前景,都是需要我们一步一步慢慢实现。

因为协会人员每一年的流动性,使得协会的传承现在有些断链。也因为周末外出活动的频繁,使得参与外出的徐妈的孩子们迅速熟络起来,然后慢慢协会变成一种内部性很高的组织,每年来参加报告会和出征仪式的都是我们自己人。但我们始终都需要代表协会的形象,尤其在这种报告会,和媒体打交道的时候,我们需要借助网络媒介将徐妈推介出去,这样有助于提高我们自己的知名度,在最实际的角度上,能拉到很好的赞助,帮助我们获得更好的资源,从全面和长远的角度考虑,这都是必要的。

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协会在我学生生涯中,是很浓重的一笔,没有协会,我不会去西藏支教,也不会有很棒的骑行玩耍经历,很多都是徐妈给我的。我很感恩,但同时我也很担忧,我不是个故意挑事的老学姐,也不想针对任何人,徐妈人之间互相深爱。我只是怕协会变成一堆人玩耍的组织,我们和社会上的俱乐部是有区别的,和竞技体育,也是有区别的。我写这封信,希望会长/部长会/理事会管理人员能够看到,希望能够起到一点作用,协会这些风气可以改一下,在纪律上能严肃一些,在对待协会的事情的态度上能更加高标准要求自己,让我们徐妈越来越好。

想想,我们可是“厦大登协,贴近自然,挑战自我,勇攀高峰”的徐妈的孩子们,在夜晚的操场,是让别人暗暗佩服的,在别人眼中,可是一个高规格的协会。我们不能自己丢面儿。

无意针对任何人,只希望协会越来越好。公开写信,有任何意见和想法,我们可以讨论,只是现在我毕业季,非常忙,有看到的时候,会回复。




---------------------------------------------------------------------------------调皮的分割线---------------------------------------


整理一下我的观点:

1.协会今天的报告会,骑行队报告部分内容松散,逻辑性差,队员报告时出现粗鄙词汇,建议以后报告会和出征仪式提前过流程,报告会不是一场谈心式的午后对话,应该稍微严肃正式雅观一点。
2.协会有一点点风气,觉得有点流里流气,希望以后纪律性强一些;
3.协会传承的一部分出了点问题,和老队员交流学习的不太多,自主性强了后觉得一些东西变了;

回应楼里回复我的部分:
1.管理层的用心我们都看得到,大方向比如登山骑行决策性的出了问题,那就是大问题,已经不是几个”感觉“能说明的。对协会当下不是全盘否定,也没有申讨谁,就事论事,错了就改。
2.不批评和控制每个人的个人风格,大家都是有个性的,我说的个人主义是单单指今天的报告会。但其实协会的风格在某些程度上就是和个人有关。比如雨笛在的时候,协会会非常严格严肃,很多人很怕他,但那时候纪律也很好。辰祥倡导协会中的民主性,希望大家自由发挥,于是协会纪律慢慢不那么严格,大家会相对轻松点,星志的时候,侯老师的严肃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到嘉舜,嘉舜为协会付出了多少心血,大家都看得见,嘉舜苦口婆心,也良苦用心,但因为嘉舜为人宽和善良,在一些时候,嘉舜明明在强调重要和非常明确的纪律性的事情,到协会这边偶尔变成调侃和戏谑,对会长偶尔会不那么尊重,但这也难免,亲和力和感情好,近则出现这样的情况。
3.我自己有个人主观化的部分,我也去反思。因为确实今年我不是参与活动的主力队员。所以我想说,协会出现质疑和怀疑时,大家可以不惊慌不着急,协会经得起这些打磨,一个值得信赖的家,也是能容纳最多的我们,承担得起这些推敲,咱错的该,对的继续发扬。大家很辛苦,希望我们都能对徐妈有支持和帮助,有更多的理解。


发完这篇文章后,收到协会老队员新队员好几个私聊,大意分为:
1.协会管理层其实很用心,不要用一点点过失评判协会;
2.骑行队队长和队员都知道错了,不用再苛责了,他们很难过;
3.因为你不在协会经常活动了,所以感觉变了;
4.协会以前时严肃的作风,现在是活泼的作风,不管怎样,事情做到就行,不用统一标准。

写的两千多字,都删掉了。




希望协会越来越好。

树树



发表于 2017-10-23 13: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谋了个哲 于 2017-10-23 13:14 编辑

难得难得,好久没见过这种帖子了。

借题发挥,简单表述一下我的观点:

1)这里没有对与错,只有符合不符合协会精神。从古到今,踏实严谨的人都是少数。一代又一代登协人的愿景是,能把一些踏实严谨的人聚集到一起,共同发挥出更大的力量。特别是对于很多新会员,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可能也会对做人做事的态度有了新的认识,这就是大家常说的“认同协会精神”。这种认同感不是一个标尺来考量自己是否加入或者继续留在协会,而是在协会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后自然而然地习惯了这种办事风格,从而受益终身(其实想想,这么说也并不夸张)。所以,包括此帖在内的很多帖子,或者很多“老会员”的声音,其实说到底都是希望协会依然是一片踏实严谨的沃土,能够聚集和培养出更多新苗。毕竟,这个社会从不缺乏浮夸,这便更使得踏实严谨显得难能可贵。当然了,协会登山、攀岩、骑行、外出等等这些活动都容不得浮夸,靠谱才是硬道理,没二话。

2)楼上几个孩子没必要自己给自己对号入座,在我看来题主就是很一般性的叙事加议论,而且出发点显然不是为了听你们几个态度诚恳地道个歉,更多地是希望给全协会提个醒,老会员更进一步以身作则,新会员不用着急,慢慢感受。认同这种理念的自然会被吸引,不认同的自然而然也就淡出了,一开始不认同然后突然灵关闪现发现协会迷人一面的同学,协会永远会敞开大门,毕竟像我这种毕业四年多的还在恬不知耻地刷论坛。所以大家理解帖子主题,不必深究细节,也不必过分怀疑帖主的动机。类似这种的帖子、群邮原来都比较常见,相当于时不时地给所有人都提个醒;现在也许见得不如以前多了,所以难免怔了一下。感兴趣地不妨翻翻论坛里的陈年旧帖

3)我其实非常赞同“报告会应该是对外的”这一观点,其实实话实说,我们当时(10年左右吧)的报告会其实也类似这种,大家嘻嘻哈哈,整个节奏也并不怎么紧凑,当然了,一个很重要的愿意是那时也确实没有太多外部人士(可能也就一两个赞助商代表和一个导报实习生,被爷爷派来的那种),报告会的定位基本就是去登山的回来给没登山的讲讲山上有啥。现在我们作为局外人了,反而看得更清了。报告会嘛,尤其是现在有这么多兄弟社团和媒体赞助的代表出席,理应搞得有模有样,让这些人觉得“哎这个有意思哎!比看场电影值多了!不行,明年还得来!”想想看,真要达到这个效果,咱靠报告会巡讲就可以盈利了。具体怎么搞,就看你们的了~想想看啊,登山骑行这些事情可能包装出多好的料呢!这其实也是锻炼大家讲故事的好机会,语言有感染力绝对受益终身!不仅稿子要提前审,整个报告会也要当作晚会一样彩个排,走一遍过场。

4)其实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没有意识到“分清场合”的重要性,这一点我直到今天也没完全学会,所以五六年前的我可能还远远不如现在的你们。协会是一个大家庭,没大没小很多时候是大家关系好的表现,这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如果在任何时候都没大没小,这就有问题了。褚橙橙提到的“NBSS的斌哥的故事”就是非常好的例子。

5)怎么传承?言传身教。真的,靠谱是要求不来的。具体怎么言传身教也不太容易说得清楚明白,举几个例子大家体会体会。

5.1 嘉舜给很多部长们写的工作规划逐一回复,我估计很多回复比规划本身还长。咱就试想,某部长刚从大一玩玩闹闹的状态过渡到开始承担一些协会的工作,假如他们当中某一位觉得写个规划只是随便弄弄应付一下的时候,看到嘉舜如此认真的回复,他会不会对自己的小懒散和随意进行反省?我觉得这就是协会为他们上的生动有效的一课。(在论坛部长会议室板块,很多会员可能因为权限原因看不到)
QQ截图20171023010008.jpg

5.2 http://xiadadengxie.com/bbs/foru ... =957&extra=page%3D1
一个群邮,被我搬到论坛了,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树树这个帖子不也就是这样的性质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13: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一句特别难受的话:
来自一位不愿出面的老队员
他也和我们经常一起玩儿,会参加协会活动。
“我不太敢和现在这批人去登山,因为我不敢放心把我的后背交给他们”。

点评

这句话才是真的扎心...  发表于 2017-10-22 17:38
发表于 2017-10-22 10: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丰 于 2017-10-22 10:58 编辑
写的两千多字,都删掉了

很遗憾没有看到那两千多字,昨天晚上鹏飞在化院报告厅门口问我有没有看过树树发在论坛里的,当时在忙自己的事,有些不以为然,早上起来看到树树发的朋友圈才知道是什么事,后来打开论坛想仔细看看,已经是这样了。(具体的争论什么的,谁对谁错,我也就不评论了,关键是大家可以接纳不同的意见(无论是批判还是表扬),最后意识到不足,最后更好的发展)
大概说说我的看法,昨天在报告会现场,确实来的人比较少,觉得有些冷清,就算是协会内部的人也很少有新人,大多数还是协会的老人。也就是说报告会对外并没有起到扩大协会影响力,吸引新人的目的,我觉得完全是一种自娱自乐的氛围;有人说那至少对内而言,对这一年的暑期活动进行了总结和反思,这一点我也并不是太认同,如果单单是为了总结和反思,我们完全可以在岩壁内部进行一个深刻的讨论和总结,没有外部环境的注视,可能探讨的更深刻一些。我在这里不是说今年报告会的人做得不够好(因为去年来的人也并没有多多少),而是希望给来年提意见,当你们跳出自己是队员这个身份,站在协会普通会员的角度来看待这个报告会,你觉得它足够吸引人吗?(必须说的是我去年也没有跳出这个身份,所以觉得自我感觉良好)

关于如何让更多的人来参加我们的报告会?一是发动会员的力量,简单的一个QQ群消息@全体,并不是最好的通知方式,最有效的还是短信,尤其是如此重要的事情(报告会),短信正式且到达率高。记得林茜生日那天,健楠问我现在体训通知还有发短信吗?我说好像没了吧!他感慨到,当年他为了发短信可是有每个月多出五十多的话费的,那个钱协会说会报销的,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样。 二是采取其他吸引方式,比如报告会结束现场抽奖,虽然有些老套,但是说不定有人真蹦着这个来 ,还有其他一些我没想到的途径,待后人补充。

关于报告会,当我听完骑行队长贾妮的发言后(觉得贾妮有必要扎个头发,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大多时候头发遮脸,尤其是她侧身指着PPT讲的时候),说实话我就有些提不起兴趣了,大家想想如果台上老是一个人在讲话,并且讲话这件事无法将你代入,就像小学开学典礼上的校长讲话一样,你会不会开始干些其他事,比如玩手机。(至少在我看来旁边新浪旅游的记者和厦门登山户外运动协会的会长开始做其他事情了)。连续一个小时的讲话之后,其实是有必要插入一些其他环节的,解解闷。这个时候江游剪了一个晚上的视频可以放一下,虽然内容不是那么正式,有些鬼畜,但是至少也没有差到哪去(后来问江游,她说没放的原因是有人觉得不太合适)

关于建林的讲话,我在正式开始之前粗略看过一遍他的稿子,觉得还行。但是上台之后就开始放飞自己了,完全脱稿,虽然台下不时发出笑声,但是这种场合讲这些旅途上的段子和欢乐,而且有些冗长,总是不合时宜的。应当多讲一讲收获和寄望,时间上尽量简短,铿锵有力一点。作为一个新人我们理解他,尤其是台下的笑声可能给了他继续讲下去的动力。我建议以后设置一个类似与舞台总监一样的人,报告会流程怎么设置的人性化一些,遇到突发情况或者出现有人没有按照预定讲话内容要怎么办,每个人的讲话时间怎么控制,整个舞台效果还是要好好把握的。

最后是关于会歌的部分,《白鸽》有4.47分钟,我认为太长,作为全员齐唱来说,让人等的有些焦虑,如果有嘉宾不会唱的话,那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相对来说国歌的节律是一分钟96拍,演奏一遍的标准长度是46秒,有的情况下会重复演奏两遍。厦大校歌也基本是1.5分钟。也就是说这种团体象征意义的歌曲在演唱时基本在1.5分以内,苏联国歌有三段,但是基本只演唱第一段,这是从受众、演唱、会议流程等多种因素综合考虑的结果。建议以后演唱白鸽,在有 非会员 在场的情况下,我们只演唱其中一段(具体哪一段有代表性再商量)


说了这么多废话,总结一下:
1.如何增加报告会到场人员:短信通知会员的必要性,邀请函的送达率,现场抽奖的魅力。
2.报告会流程控制,建议讲话一小时左右,放一段视频或者其他什么有趣内容调节气氛,充分调动到场观众的注意力。
3.舞台总监:时刻注意现场气氛,及时调整方向,采取暗号,提示台上发言者。
4.白鸽精简版的提出。
5.最后表扬锋文的主持人做的很棒。


点评

你那么喜欢暗号,哈哈哈,去年遥华的队记里就写到你提出“好漂亮”作为拍照的暗号~  发表于 2017-10-22 13:30
又贴出来了  发表于 2017-10-22 13:28
发表于 2017-10-23 13: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RoffyHwang 发表于 2017-10-22 14:09
早上看到的时候,只是删减版的~于是向树树讨要了删除的部分并强烈建议重新放回论坛。看的时候觉得非常感动 ...

我觉得管理层信箱不是重点,说话的人少不是因为没有渠道才不是,而是根本就不想说。所以,核心还是协会精神的传承问题。
发表于 2017-10-21 16:10: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勉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1 16: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部分是过于主观化了,无论从从队长总结还是到个人总结、以及报告会都是,分不清自己的个人感情和队长身份,是我能力所限,改不过来,也不想改。但希望以后的队长不要出现我这种情况,理事会以后的选拔也可以斟酌。骑行队的渐渐正式化,这是趋势,可我这种“差不多”队长是就继续半吊子了,报告会结束暑期活动也几乎与我没什么关系了。未来是留给后来人的。
     唯一能改的部分就是,我以后会好好区分清什么是“分享会”什么是“报告会”,避免出现过于主观化的感情,工作失误,请多海涵,(很感激协会一种是锻炼我、培养我工作能力的地方,给协会丢脸,是我的责任)
     树树之评价,仅代骑行队与此次报告会之态,由个人原因引起。就协会整体而言,并没有发现有蔓延趋势。总感觉大小活动是靠吃协会的优良传统存活,但起码现在的管理层依旧在兢兢业业。
     以上,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发表于 2017-10-21 16: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建林大概都过于任性,将协会的舞台肆意的当做自己摸爬滚打的地方了。

幕后与台前,值得区分!
理智与情感,应当区分!
谢树树!
发表于 2017-10-21 17: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早几年,攀岩赛,我当主持人,介绍斌哥的时候说成了“牛逼闪闪的斌哥”,其实说出来我就后悔了。事后雨笛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以后不要这样说”,没有责怪。但即便斌哥的确牛逼闪闪,那样介绍,确实不妥,我也很自责,任凭其他环节我准备了多久、多好。现在回想起来,也只是记得当时那个欠妥的介绍。
       因为“不知”而第一次犯错,很正常,意识到,以后改正就是了,毕竟谁都有考虑不周的时候。但如果是“我不觉得不妥啊”这类的想法,这不是经验的问题,是态度问题。
       从15年登山结束后,参与协会的管理,我也一直扮演着“很凶的学姐/老人”的角色,可是想来好像我每一次私下的沟通和建议,最后几乎都是收到了“大家都很辛苦,已经很努力了,你要多体谅”诸如这类的回复。我也在怀疑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吹毛求疵。但是内心也始终有另外一个声音,“错了就是错了,纵然成功1000,也抹不掉1次失误”。成功是对过去的肯定,但努力弥补不足,才是现在和未来要做的。
       这里将就一点、那里也将就一点,会不会,到最后,哪里都是将就?
       以前看过学叔写的徐妈还能走多远,反思了协会存在的问题。里面也有不少人的回复,大意是我们不缺反思建议的人,缺的是将之付诸行动的人。提建议和实际行动,两者都很重要,但好像有时候,连提建议,都变得有点困难了。
发表于 2017-10-21 18: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1.很赞同树树所说的,今天骑行队的报告确实有失妥当,但终究对事不对人。贾队都道歉了也就没啥再说的了~警钟长鸣!
2.而至于协会风气,我觉得只是个性使然罢了,在徐妈大家庭里活动,无不受协会文化影响的,大家也都在践行着协会的原则、要求,但这都无法改变一个人的个性。
3.因人变了,所以说感觉变了。说感觉,主观情感是占了大部分的。而协会的做事风格、待人接物的态度,这些客观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我觉得没有变。我们不必过于担忧协会跑偏。。
发表于 2017-10-21 22: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我大一刚进协会时,在说说里写下的对协会的评价“有严明的纪律也有温暖的人情”...当时真的被协会这种专业严谨吸引到,现在我们是否还能给新人这样的感觉的确值得注意。
发表于 2017-10-22 09: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offyHwang 于 2017-10-22 10:11 编辑

啊啊啊,心系协会的树树~~~好想看你删掉的2000多字啊~
发表于 2017-10-22 14: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offyHwang 于 2017-10-22 14:25 编辑

早上看到的时候,只是删减版的~于是向树树讨要了删除的部分并强烈建议重新放回论坛。看的时候觉得非常感动,理性的思考中不乏温度。我也说说我的几点看法吧。
1.我非常赞同树树所说。昨天用手机流量看了半个多小时的直播,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被指出来之后,我也觉得非常有道理。协会的口号是“厦大登协,贴近自然,挑战自我,永攀高峰”,我觉得这个口号不仅仅应该是每次体训时喊喊而已,在出征仪式、报告会这种相对庄重严肃的场合都应该被重点突出。我昨天看到的部分是从介绍骑行队员开始,对队员做了充满温度的描述,这很好。队员之间友谊深厚会让会员对暑期活动心向往之,但我同时也觉得骑行路上克服了很多艰难险阻,报告可以再突出一下大家“挑战自我”的精神。一个组织,一个团队要凝聚,要长远发展,一定要有它的愿景,使命和价值观。2.管理层信箱可以有,也可以开一个问题反馈的帖子。愿意公开讨论的就发帖子,不想公开讨论的就私信。
3.我也觉得协会活动不应该只是玩玩而已,它对会员的提升不应该仅限于开心和一群好朋友。平时做事情认真谨慎负责的态度,遇到困难时遇水架桥、逢山开路的能力,在学习生活上不断挑战自我的精神,这些都应该是Xumars所应该具备的。虽然我入会时间其实只有11个月,但是也积极参与部分大大小小的各种组织活动,多多少少和协会的各种人有些许合作,我想说,嗯,其实不少人都会在各种环节掉链子。团队合作,一定要保证交到自己手上的任务绝不掉链子,这是“靠谱”的最底线要求了。
4.特别欣赏嘉舜做事情较真的态度,论坛总结帖子排版十分美观,做事情也非常细致。可能有人会觉得,只是论坛的帖子而已,何必那么较真。能把论坛帖子排版规范的人,其他事情也一定不会做得太差吧。你发出来的帖子,你做的每一件事情,一定程度上就是你人格的一张名片吧,不知不觉他们会构成别人对你的认识。建议嘉舜对部长们也能有高要求,部长们对部员会也能有高要求。这样下来,对大家都会是一种成长。
························································································································································
3、4是并不是在批评谁,只是觉得作为一个有智慧的“学姐”,可以提出点建议,帮助“小朋友”成长。这也是我认了一个弟弟的原因哈哈哈(好为人师),之前一起写流水队记的时候,我前前后后就给他提了好多要求和修改建议,也是希望弟弟能在活动中有所成长。


点评

哈哈哈,对呀~  发表于 2017-10-30 18:35
这个弟弟莫不是在晨吧  发表于 2017-10-22 16:56
发表于 2017-10-22 15:4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树树 发表于 2017-10-22 13:41
更新一句特别难受的话:
来自一位不愿出面的老队员
他也和我们经常一起玩儿,会参加协会活动。

感觉我好像猜出这个老队员是谁了~
发表于 2017-10-22 22: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丰 发表于 2017-10-22 10:31
很遗憾没有看到那两千多字,昨天晚上鹏飞在化院报告厅门口问我有没有看过树树发在论坛里的,当时在忙自己 ...

感觉这是唯一一篇理智的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23 07:21 , Processed in 0.1915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