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阿睿

[2017阿尼玛卿] 阿尼玛卿,不负卿心——陈书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12:01: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兴婷 发表于 2017-10-28 10:04
很喜欢阿睿的文字,很静很美很细腻。为什么要攀登雪山?为登顶时突破自我?为远离尘世的安宁平静?为亲近自 ...

协会真是最有爱的地方了~

点评

不能更赞同~  发表于 2017-12-2 12:15
发表于 2017-11-21 22: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完没啊?想看番外啦啦啦(*^▽^*)

点评

还会有的  发表于 2017-11-21 23:32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16: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睿 于 2017-11-26 23:01 编辑

9.舶船舶船,故人应犹在

坐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为它的实质是无趣的。在759还没开通之前,从翔安到本部大约要一个半小时,大一的时候经常往返本部和翔安,从未觉得疲倦。而现在去本部越发方便了,反而去得少了,感到劳累了。一是因为消了许多兴致,二便是这车开得快了,窗外的景不如以前看得多,或者说目的地太容易到达了,人和事便也不再是稀罕的了。阿尼玛卿是极为稀罕的,去时不知何时返程,返程则难忆去时路,像是又看了一遍新的风景,像是仍在去程。方向不是当初的方向,歌声难复当初的歌声,我们舶船于黄沙漫天中,与皑皑白雪背道相驰,你们却还是当初的你们。

坐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时候,时间过得很慢。我依然用我的大茶杯泡着各式饮料,同遥华共饮,挑开无数话题。期间问到:若在登山队中选一个女生做女朋友会选谁?遥华竟也一本正经地分析起来,大有优中选优之势,而最后落在谁人头上,这样细节的事很难记得清楚,倒是终了了还不忘为我做了推介。说遥华,是个随性、自由的人,做事认真但不拘小节,骑车时的羞涩已在协会的洗礼中消散了不少,可总归是藏在心里的猫,时不时蹦跳,扯出多少密语,几分微笑。那时候在雪山乡还是阳光炙热、草盛马肥的光景,现在的厦门已是初冬,再回忆起那天用牛粪烧开的热水,多少是能感到些温暖的。打开一个个塑封袋,撕开一个个外包装,品味每一句话语,是天地间难得的半日闲,是虚度时光里人与人最近的相拥。

等坐上车时,歌也唱起来。这怕是要成了习惯,今年部长会外出的车上也响起过相似歌声。在走上高速之前,我们颠簸在黄土之上,歌也因此中断过数次。每逢陡坡,我们便不得不下去几个男生,在中国西北的苍茫大地上游走,但我们绝不搞破坏,只是静静地走,这里少有人烟,也不应有人声嘈杂,我们短暂的把眼中的生机万物据为己有,再去想象看不见的山,阿尼玛卿,此时此刻,我们已经离你很远了。歌唱歌唱,我们为我们安全出山歌唱,为我们亲密无间的友谊歌唱。田园的歌单里少有能够唱出来的歌,但一遇上便得心意。难得听士统唱歌,他唱“我是沉默的存在,不当你的世界,只做你肩膀”,我们便和“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了勇敢”。我们把生夏如花翻唱千遍,唱说“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我是因为歌声而沉醉,故才坦言朋友的酒不能再喝。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我们应当适时离开,然后重聚,时光会酿成美酒,不喝也醉。

舶船舶船,所行是江河湖海,头顶是天际星河;舶船舶船,何处是归处?何岸可靠岸?舶船舶船,你载我归途千万里山河巨变,故人应犹在。

发表于 2017-11-27 20: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和你们去冬训和雪山
发表于 2017-12-2 12: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在登山队中选一个女生做女朋友会选谁?

为啥我一直觉遥华和图图会是个搞笑的搭配~登山队的女生,不是只剩图图、林枫可以选了吗

点评

嘿嘿嘿,遥华的小心思你别猜  发表于 2017-12-2 21:04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20: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10.西宁往事(二)

在车上迷迷糊糊睡了很久,车到青旅门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下车,再次站在七一西路,西宁的夜色里只有沉寂。袁老师叩开了大门,我们跨过门槛,相继从半开的门之间穿过,带着一路的风尘回到了以梦为马。然后颤颤巍巍地走上狭窄的阶梯,还是原来的十人间,一个十余天未洗澡的身躯落在了久违的床上,很快便熟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袁老师已经出门到尕寺淋浴去了。大家多半起了,睡眼朦胧的模样。我缓慢地拿出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的用品,准备到楼下好好洗个热水澡,从厦门出发时是七月二十二,今天是八月五日,在干燥的西北,半月不洗澡似乎也没什么的。在本营时不敢用水洗脸,早起不过用湿巾将面庞、眼角大概擦上一圈,还得赶紧向雪瑛借来大宝,好好抹上一层。鼻子也总是难受,用力一擤便能看见血丝。那几件贴身的衣物已被脱下扔到一边,现在我竟如此嫌弃它们。在山里,每到晚上睡觉,总是把抓绒衣、羽绒服、冲锋衣、冲锋裤一层层地脱下叠起,垫得高高的,用做枕头。还要戴上头巾和抓绒帽,护住耳朵,再将整个身体钻进睡袋,才觉得安稳。排汗的内衣裤是一直穿着的,那天运输下撤的时候下起了小雪,风很大,柳絮般的雪花飞舞在我面前,是平生第一次见,兴奋得很。后来,随着海拔的下降,雪变成了密集的雨,还夹着小颗粒的冰雹,脚步也从缓慢变得极速,等跑回本营的时候,下半身都已经湿透了,才不得把衣物都脱下晾晒。温热的水浸湿头发一直流到脚趾的缝隙,打了缠结的短发慢慢舒展开来。打了肥皂,开始在全身上下揉搓起来,手到大腿处,却觉得不对劲,原来两手都不能环抱的地方,如今很明显地消瘦了一圈,再往后看,那原留有丰厚脂肪的臀部竟也出现了凹陷。虽说本营顿顿吃得不差,但每日的消耗仍是巨大,光是体脂,都得燃烧了有十斤。这是一次畅快的淋浴,我将全身上下仔细洗刷了一遍,半个多小时后才从蒸汽中挣脱出来。终于,我真真正正地回到了现代文明,以一个干干净净的身体,再一次混入到了喧嚣当中。

走到大堂便看见了林枫和士统,昨天到得晚,床位没有协调好,他们俩便在大堂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宿。和林枫一起出门吃早饭,信步穿过青旅附近的巷子,像是回到了生活很久的地方,来到那家小笼包铺,坐定,蒸腾的热气迎面飘来。中午,大家聚到了一家做杭州菜的馆子,在西北大地,盘点过一遍牛羊与宽面后,似乎是开始想念起江南的细腻起来。不论在哪里,吃,向来是从一而终的。在山里,常常想着吃,时常是早饭吃完了便开始准备午饭,午饭的碗刚刚洗干净便又要准备晚饭的食材了。不仅是两位老师,每个人都是美食的缔造者。辰祥做过烙(炸)饼,甜的咸的都适宜;林枫在陈老师的指导下炒过饭;鹏飞和星志是下面好手;雪瑛和纳纳做过炸薯条和炸地瓜,是很受欢迎的小食;而那位不太受欢迎的小姐姐也曾给我们做过好喝的疙瘩汤。出山前一天的晚上,我们竭尽所能地折腾剩余的食材,从日落时开始一直吃到北斗高悬。吃,给我们的本营生活平添乐趣,可以这样说,你很难找出一件事,能和饮食一样,那么直接地、简单地给人们带来快乐。现在,我绝不能说西北人吃得粗陋,饮食男女,都是极为认真的,不论做菜人的烹饪技术,都是希望吃菜人能够从中汲取幸福感的。

今日回到西宁,却不是一身轻松,队伍的善后工作还急需完成。下午的大堂,我反复浏览着大家拍的照片,打算挑选出精彩的用做明信片;嘉舜正修改着新闻稿;遥华则需要编辑微博和微信……傍晚的时候,我们汇聚在三楼的十人间,这是一个简短的会议,星志大概地总结了这一次攀登,稍后我们会宴请教练以达感谢,明天下午则会是总结会,在那之后,队伍便要解散了。


发表于 2017-12-14 10: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我下来第一次洗澡的时候也发现自己腹肌很明显

点评

低头看看自己……还是只有两块  发表于 2017-12-14 23:54
哇,更想去雪山啦  发表于 2017-12-14 10:51
发表于 2017-12-20 08: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code]和林枫一起出门吃早饭,信步穿过青旅附近的巷子,像是回到了生活很久的地方,来到那家小笼包铺,坐定,蒸腾的热气迎面飘来。

哇,想念胡萝卜包想念想念想念~

点评

这奇怪的引用是怎么肥四?  发表于 2017-12-20 08:3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5: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11.你为什么来登山?

那天清晨,雪瑛和鹏飞正坐在青旅大堂的高脚椅子上打坦克大战,从背后看去,画面格外和谐。我不会玩游戏机,但看他俩感觉打得还不错,自己就不行,不知道规则以至于把老家都给轰了。明信片印出来了,我把它们一套一套地分开,此时此刻,它们只是印有好看风景的卡纸而已,我们各自写上祝福的话语,寄给各自惦念的人,当其被贴上邮票、盖上邮戳、飞向远方时,我们眼里的风景,那人也看到,我们真挚的词句,那人也会意。

来雪山,可以看到至美的风景,可以行走雪线之上感受冰与齿的交锋,可以在远方开始一段奇妙旅程,这些事,你都是知道的。但当某人问起:你为什么来登山?以上,以及不限于以上这些你所知道的事都很难成为终极的答案,或许因为我们在登协,就应该来登山,其中孰因孰果,是讲不清楚的。在昨天下午的总结会上,大家都谈到了来登山的原因。遥华因修路,这一肾上腺素、多巴胺分泌急剧飙升的体验而爱上登山,这也成为了他继续登山、攀岩的充分条件;嘉舜对能真正爱上登山很是羡慕,他之所以来,是带着很多责任的;林枫、田园、图图、纳纳,她们各自都是彼此的动力,当为什么来变成为什么一起来时,答案便不言而喻了;鹏飞更是直截了当,星志问他来不来,他又问雪瑛同行与否,于是便一起来了;士统兜兜转转还是难以说得明了,正如他的网名,很多事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袁老师是来挑战自己的,而星志、辰祥、斌哥等老队员相必对山是有了感情的,不见面时,是会想念的。还忘了说锋文,叔“出轨”的原因可能是我等小孩搞不明白的,也许这就是他的原定路线,不然如何走地如此自然而然。而我呢?解答这一问题最好的方法可能是反证法了,因为我无法回答你为什么不去雪山,于是,来雪山这件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送别18年冬训队,这是头一次伫立检票口之外,目送协会队伍渐去的身影。我与林枫相拥,彼此竟有如此相似,更不必多言;看士统迅速而不失调理地下包通过安检,动作里满是萌点;向嘉舜说一路平安,再捕捉下臭遥华的回眸,田老板竟也回头挥手告别。你们啊,让我高举的手迟迟不肯放下,让我抬头一度又一度,目光远离一寸又一寸。那天,在西宁,在青旅的中庭、门口,在出租车停靠的地方,在七一西路和黄河路交界的斑马线前,我们像今日般告别。于是,故事又终结,正如今日再次开始一样。


完。


发表于 2018-1-21 17: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朋友,你终于更完了
其实我现在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要去登山
发表于 2018-1-27 09: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去冬训?为什么去登山?我至今也想不明白,或许为山,或许为人,或许皆有,每一次出发,会一直摇摆,一直等到相熟的他们说也会去的时候内心才笃定下来,后来便与山产生了感情。总之,不管出于什么,都是难得且珍贵的体验。
发表于 2018-1-27 09: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llf木风 发表于 2017-12-20 08:34
[code]和林枫一起出门吃早饭,信步穿过青旅附近的巷子,像是回到了生活很久的地方,来到那家小笼包铺,坐定 ...

哇,想念在西宁的每一天

点评

想念在西宁的每一天  发表于 2018-2-24 13:56
发表于 2018-1-27 09: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huegg 发表于 2017-12-14 10:29
哇我下来第一次洗澡的时候也发现自己腹肌很明显

哇,还是没有
发表于 2018-2-1 01: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故事又终结,正如今日再次开始一样。”
发表于 2018-2-1 01: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了你的队记,我想写文章不适合我,只能写写段子水经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6 11:00 , Processed in 0.14062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