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阿睿

[2017阿尼玛卿] 阿尼玛卿,不负卿心——陈书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5 23: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

点评

略略略  发表于 2017-9-7 17: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7 17: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6.陪伴,是星星

在B612上,小王子一天能见到44次日落;而在本营,我向左向右都与你们相撞。


QQ截图20170907175625.png

今天要从临时营地徒步到大本营,我们帐篷是最晚有动静的那一个,因为星志还没起呢,着什么急呢?起床后的动作也缓慢,小心地向帐篷外窥探,雨几乎没有了,心情便愉悦起来,想舒服地伸个懒腰,却发现高反还在。于是又沉默起来,玩一二三木头人,转了转头,挪了挪屁股,就一动不动地凝望远方,骏马踱步,房屋安详。高山帐是避风港,坐在其中就得到了庇护,你看,星志又烧起水来,林枫带回了早饭,木头人被暂时解除了魔法,士统记录下这惬意时刻。


太阳出来了~爬山坡!辰祥早早就带着女生踏遍了山花烂漫,等我们和牦牛一起出发的时候,已不见他们的踪影。遥华抱起鸡蛋箱子,手指着山坡顶端,说:“我把鸡蛋搬到那里。”我则将背包向上颠了颠,把腰环扣得更紧。鹏飞、嘉舜、遥华都走得极快,锋文和士统也渐渐超过了自己,剩下的只有因换衣服而落在后面的星志,步履稳健,方向明确。我表明了要跟随星志永不分离的决心,星志也同意将我收入麾下,仗剑走天涯。可步伐还是很难跟上,十几步后总会拉开距离,星志也总是等待,告诉我呼吸要掌握节奏,陡坡要迈小步伐,平地要大步流星。我就只顾低头前行,看着脚步渐远又渐近。难得回头,已是在这个山坡的顶端,遥华和鸡蛋呢?该是隐匿在另一个山坡的背面了。


遇上士统的时候是无比欣喜的,特别是听说辰祥和女生们就在不远处时,这么说我和星志的速度也算是快的了。适时星志又鼓励我说:“我们休息一下,调整调整节奏,找到行走的感觉后蹭蹭蹭地就追上他们了!”我信以为真,抬起了头向远处张望,能看见锋文的背影、成群的牦牛和驾马的牧民。之后,我离他们是越来越近了,却始终没追赶上,直到两顶白色的帐篷很意外地进入了视野,我才知道大家都在那里等待着。


到达本营像是结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可以休养生息了,可暗潮仍在涌动。厨房有了炊烟,热水灌满了四个暖水壶,四个!嘉舜在帐篷外固定了两个大编织袋用做垃圾袋。装备与后勤都收拾妥当,拓普森的条幅也挂了起来。果冻辣条牛奶糖火腿肠华夫饼蟹黄瓜子仁在众人的巧手下各得其所,西瓜和甜瓜也在第二次的运输中闪亮登场。而一直贯穿其中的是从临时营地跟随而来的头疼和恶心,在一顿肆意的午饭(山之厨)后显得更甚。木头人又回来了,他帮不上大家的忙,只是愣愣地看着还皱着眉头。


走上帐篷旁的小山坡,被一阵反胃击中,所有的不快便倾泻而出。斌哥在我右手边的不远处,我高喊他的名字请求帮助,却发现他正背对着我弯着腰不住的摆手——我们处在同样的窘境。向身后看去,士统正沿着山坡走来。士统今天的状态也不好,一直头晕,他询问了我的情况告诉我要多走动,积极地去应对。于是便同士统在本营周围毫无方向地走着,也漫无目的地聊着,一直到夕阳惨淡,一直到杯中的水喝尽。协会里没有人不说士统善良,是个暖男,但士统的内心也是爱憎分明的吧,只因都是徐妈的孩子,只因是和大家在一起,所以散发出来的尽是爱的光芒。


四天后的晚上,满天繁星终不为云朵遮挡,我兴奋地将士统拉出本营帐邀请他来做我照片的前景。那是晚上十点半,北斗七星被一眼望穿,而银河还停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只有夜起的袁老师见过它落在山头的模样。那天,修路组宿于换鞋处,星志同我拍下同一片星空。那天,我没寻见B612的踪影,因为地球上只能看见一次日落,我也只遇见一次你。而陪伴,是星星。


QQ截图20170907175602.png


未完待续...

点评

没见过这么星河灿烂的夜空,好遗憾哦  发表于 2017-12-2 12:12
下面这张图很有feel  发表于 2017-11-29 17:25
 楼主| 发表于 2017-9-25 23: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睿 于 2017-9-26 12:59 编辑

7.SUNSHINE

现在是九月底,蝉鸣已经很少听到了,凤凰花又新开了一季。你问厦门是否有秋凉?楼道里的狗瘫软着不答应你。太阳依旧热烈地拥抱大地,把雨狠狠地逼退到墙角。只愿意在傍晚时分出走,可以闻到烟火味,翔安有晚霞,风正正好。两个月前是七月底,有阳光的时候,我们喜欢躺在本营附近的草坡上同花儿一起生长;没有阳光的时候,我们常往换鞋处张望,想着伸出手去拨开云雾。两个月前,我是很喜欢太阳的。而现在,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了。

7月28号运输组开始了第一次运输,天气晴朗。那天斌哥和我的状态都好转了很多,袁老师炖起了土豆牛肉,沮丧的肠胃也终于兴奋起来。下午,将gopro安在小板凳上记录天空中跃动的云彩,自己则脱下冲锋衣,再将羽绒服枕在脑后,手边放了一包葡萄干,便安详地躺在了草坡上,墨镜里的天空是暖色调的。这时候我本该开始冥想,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思考的。来雪山,本就是一身轻松,毫无后顾之忧的。所以我是来度假的吗?雪山乡的阳光开始变得和夏威夷的有些相像,说得好像我去过夏威夷一样,不过这确实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至少那一刻我是绝对享受的。我想一直就躺在那里,嘴里还有葡萄干的甜,但这种状态是不能持久的,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渐渐开始发烫,只好无奈地坐起。太阳上山的时候你们上山,太阳下山的时候你们下山,我在本营不知何往,周围的经幡、湖水尚不敢独自去探秘。而望远镜里的那一幕早已成为队伍里众人皆知的秘密,如今更是有了皆大欢喜的结局,是嘉舜口中的自然而然。其实时间才是完美的预言家,没有人知道当初的矢口否认是否会变成未来的口是心非。

修路组再次出发那天的下午,起意与林枫、士统向着不远处的经幡那走动,却被阴云吓退。我们转而在本营后的湖边逗留,风吹动湖面,颜色由浅及深,看不见雪山的倒影,却清楚望见湖底的大石头,这里会有鱼儿吗?我曾见牦牛群在湖的另一边洗澡,鱼儿该是被牦牛吃了吧。后来在玩狼人杀的时候,林枫离开了一段时间,我猜她是一个人散步到了经幡那,去那里应该用不了多久,林枫却很久没有回来。她可能正坐在湖边的石头上发呆吧,晓银能用电话找到林枫吗?如果能,她应该会说,要记得去时的路和眼前的风景吧。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了那里,纳纳、雪瑛和辰祥也和我们一起。经幡的背后有着一个心形的小湖,要站在高处才能看得出形状来。眺望,是不一样的风景。雪山的另一面显露出来,更显巍峨。雪线以下的地形奇特,我们尝试分析不远处那片心形的碎石堆是如何形成的,右手边如金字塔般的山体为何有鲜明的棱角。溪水从眼皮底下流向很远的地方,随手拾起一块石头,竟也是心的形状,今天的阿尼玛卿变得可爱起来。我们在那里坐了很久,直到把所有的零食吃光才想着返回。

这一天修路组成功的修到了低C1,我们欢欣鼓舞,太阳却悄悄隐匿了身影。知道的是阳光会在某一天从他的右边倾泻而下,不知道的是明早我们会不会同太阳一块上山。不论怎样,我是爱极了雪山乡的太阳的,就如同爱湖里的鱼儿一样。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7-9-26 09: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睿 发表于 2017-9-25 23:58
7.SUNSHINE

现在是九月底,蝉鸣已经很少听到了,凤凰花又新开了一季。你问厦门是否有秋凉?楼道里的狗瘫 ...
两个月前是七月底,有阳光的时候,我们喜欢躺在本营附近的草坡上同花儿一起生长

挺喜欢晚上,所有工作都做完后,读到这样的文字的,写起来应该也很舒服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12: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公主的老酒馆 发表于 2017-9-26 09:17
挺喜欢晚上,所有工作都做完后,读到这样的文字的,写起来应该也很舒服

是的呢~
发表于 2017-9-26 15: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找不到林枫,她会自己找我的,我只要静静等着就好了

点评

对~自己找你(#^.^#)  发表于 2017-10-11 08:01
发表于 2017-10-10 20:3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是个容易记住细节的人,多年过去也忘光了 留下文字挺好的

点评

不记得了。。可能论坛刚开的时候弄得吧  发表于 2018-3-19 09:09
唐拉宝宝是怎么设置的,现在论坛好像没有人会设置了  发表于 2017-10-28 20:49
发表于 2017-10-10 20: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小雯 发表于 2017-10-10 20:30
我曾是个容易记住细节的人,多年过去也忘光了 留下文字挺好的

毕竟快更年期了
发表于 2017-10-10 20: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你这样怎么找女朋友的
发表于 2017-10-10 22: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huegg 发表于 2017-10-10 20:33
==大哥你这样怎么找女朋友的

这样容易找朋友
发表于 2017-10-10 22: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xmulht 发表于 2017-10-10 22:34
这样容易找朋友

|・ω・`)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7 22: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8.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你相信一切都是随机的吗?或者说你相信命运吗?

那是一份很久以前的信件,重读它时,信件的主人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故事;那是一份珍藏了很久的感情,放下它时,迎面而来的人张开双手将你拥抱。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才不懈地去闯关,去遭遇更多的人。在雪坡上独自行走时,我离你们渐近又渐远,雪层开始变得柔软,我却越来越相信脚下的雪印,那雪层下的冰啊,是你们宽厚的肩膀。

全员上升C1的前一天是漫长的等待,背包已经收拾好,热水也烧好了,只是帐外依旧朦胧,尚不知道雪线上的情况。我是渴望攀登的,不想在本营多呆一秒,进山以来只进行过一次运输,上过一次换鞋处,踏雪的滋味更是没有尝到。低C1的你们又是怎样的心情呢?在嘉舜记录的视频里,我看见了同样的无奈与期待。然而对于今年的登山队来说,忧虑从来是不能持久的。因为多余的行动食品,本营的时光过得悠闲自得;因为可以堆起一个雪人,白茫茫世界里平添了许多欢乐。

这天鹏飞几乎在高山帐里睡了一天,不会有人责怪他的“懒惰”,在高海拔的安睡难道不让人羡慕吗?可这却是因为高反带来的高烧不退夺去了人所有的精气神。傍晚的时候,接到了从低C1撤下来的鹏飞,锋文陪同着。从本营出发去接应的时候,我将相机固定在板凳上放在帐外拍摄延时,云是粉红色的,飘得很慢。一路上见增走得很快,士统也跟得很紧,我则落得较远,拎着灌满热水的大水壶,快速地呼吸着,空气变得更加干冷了。等待是漫长的,在山坡的一侧,见增指着换鞋处以下的碎石坡,说那里有着你们俩移动的身影。雪瑛该是很焦急吧,她和辰祥也正赶往这里,可这样的焦急却不是雪瑛一个人独有的,就像遥华在灵通山的那次遭遇,我们啊,早不分彼此。踏上回本营的路时,已经要用头灯照亮前路,脚步飞快,我们要快些回到那不远处,有着亮光的地方。牧民说若是傍晚看到山头的云是粉红色的,便预示着第二天是好天气,那么,等度过了这个夜晚,我们就一起出发吧,谁也不再留下。

于是当第二天艳阳高照时,我们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背起包淌过本营旁的溪水,顺着山脊向上、前行,再次遇上碎石坡,再次看见雪线近在眼前,终于,在经历了七天的等待后,真正地拥抱了阿尼玛卿。踩着队友留下的脚印行走,主锁扣在队友铺设的路绳之上,无比心安。但雪线以上常常不能结伴,不像平时外出,可以仨俩成群,欢笑载歌,无意间踏遍山花烂漫。往往是,抬头,前人在侧;抬头,前人已远;抬头,不见前人。心里知道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离开了,只是暂时目不可及,隐匿在了不远处的雪坡之后,知道终究还会遇上的,便努力地尽快向上爬。上低C1的这一路走得太快,太过匆忙。因为初见,一定是带着羞涩的,阿尼玛卿,我离你其实还很远。

低C1的帐篷里,五个人拥挤着,见增正用他的大水壶盖子泡着蒙古奶茶。我们天南地北地聊,也聊明天何去何从,忧虑从不在登山队中长久停留,悲伤也是一样。我怀疑我们都是某种程度的乐观主义者,并不是无所失落,只是当遗憾短暂划过眼角时,很快地便又微笑起来。说一声:这该是神山的旨意吧。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那我和你们的相遇一定也是这样。那冰下涌流的水啊,我们曾一同尝过你的甘甜。可我们又多想你不曾溶解啊,这样便能载我们走得更远。未来的路,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永远,永远。

完。

点评

嘿嘿,其实还没完  发表于 2017-11-25 16:17
发表于 2017-10-27 23:33: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尖曾小粉丝,他的名字被写错我是不能忍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00:24: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exie 发表于 2017-10-27 23:33
作为尖曾小粉丝,他的名字被写错我是不能忍的

他自己写过一次自己的名字,用得是“见”这个字,“曾”还是“增”就不大记得了
发表于 2017-10-28 10: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阿睿的文字,很静很美很细腻。为什么要攀登雪山?为登顶时突破自我?为远离尘世的安宁平静?为亲近自然的和谐融洽?还是像乔治 马里洛所说“Because it is there”? 这些或许都是我们攀登的理由,但或许作为学生登山者,我们更珍视的会是攀登途中的队友情,这十多天的经历是专属于你们的,是用文字怎样也写不够的——一分钟都可以写成一本书!我相信你们都非常非常舍不得彼此,而文字能一次次唤回那些最温暖的回忆。所以队记是永远更不完的,无论何时想起它都可以是一篇番外,但让我一个没有经历过的人都能看得掉眼泪,阿睿的深情可见。祝福你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也希望我将来能收获这样的深情(没有加入过登山队,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前辈们指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6 09:54 , Processed in 0.17523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