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23|回复: 87

[2017阿尼玛卿] 阿尼玛卿,不负卿心——陈书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1 19: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睿 于 2017-12-8 20:32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1.序
低C1的帐篷里,五个人拥挤着,见增正用他的大水壶盖子泡着蒙古奶茶,田园和林枫则不断埋冤着锋文你为什么不上高C1呢?不知几时斌哥将脑袋探入,告知了我们星志和辰祥商讨的结果。于是,再一次地却是正式地确认:明天就要下撤了。

“我来帮你写一篇抒情队记吧!”我兴奋地对林枫说。面对攀登的戛然而止,不能登顶的遗憾并没有附以悲痛。反而,出征以来所有的记忆翻江倒海,让人颅内高潮迭起,以致急于想表达出心中的万千思绪,想完完整整记录下那一刻的所思所想。因为我知道一夜过后,这涌流的情感便会随流水一同冻结,人则犹如宿醉,昏沉而不知所云。只记得昨晚大喊着说过:“我们一起去高C1吧,我帮大家拍照!”

队记的事当然也记得。也因照片拍得不够,是过于关注“风土”而遗忘了“人情”吗?那么照片疏漏的便用文字去弥补吧。回到炎夏,那一刻的情感又迸发出清泉来。

2.明天会在哪里?

阿尼玛卿是藏区的神山,是能够养育一方水土,庇护万家百姓的。而对于我来说,阿尼玛卿是神秘的。在两千公里外时,我望不见它的雄伟;驻足在其脚下时,我窥不见它的最高处。将要在其躯体上迈出的每一步都是未知的,会以何种姿态攀高一米?又是否会有风雪阻拦?这样的猜测是从集训时就开始有的,乃至到了雪线之上,到了不能再升高的地方转而撤回本营的时刻,我的疑惑仍未打消。只不过是转变了念头,这尚未结束的旅程何时又将出现惊叹号?我们这些故事中的人儿又将出现怎样的连结?未知的未来真是令人兴奋啊。

对未知稍有头绪是在雪山动员会上,星志较为详尽的描述只在我的记忆里存留下几个简单的词句:花费6000元左右、碎石坡、大横切、自主修路......那时还与队伍里的许多人不熟,可之后,我们的故事便拉开了帷幕。

在出征以前是预选期,是熬过考试周之后周而复始的集训期。没能和我们一块的人是启昌,大家对此好像都有所预期。各拉丹东那年有15名队员,而今年是16名,创了新高。那倘若再多一人呢?冬训也常是多余一人。却一直没能搞懂这末位淘汰制的意义,曾和鹏飞讨论过如何“刷人”,能够达成共识的不过是被刷后所带来的痛苦,这一点,我是体会过的。说启昌和书睿相像的人不少。雄狮瀑布外出,廷江说过启昌的动作、语言和书睿相似;云顶山拉练,鹏飞说过书睿的背影像极了启昌。面对如此评价,再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我和启昌该算是神似了。所以共情也许会因此多一些,替其惋惜也会多一些。可之后得知启昌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在四姑娘山了,便对这个大四才开始活跃在协会的学长肃然起敬起来。因山而往,其心可见;因人之故,不与同行。愿各有所得罢了。

对于集训的时光,士统早有精辟的总结:人像是记不住痛苦的动物,记忆里留下的都是快乐的样子。可集训累人的事实是不可辨驳的,幸有陪伴。翔安的集训队员少,尤其体现在周一和周三的负重爬升上。因为各自的课程安排不同,我、遥华、士统和鹏飞从未一同爬过楼梯,却总是商量着三俩相伴。前两周嘉舜也常来翔安,而之后鹏飞便成了南普陀的常客。几次和遥华爬楼,我挑起无数话题,天南地北的侃。一天晚上士统送来了瓜,月色之下,暑气尽消,有种闲敲棋子的闲适之感。再就要说一期食堂三楼,是灌汤包、扁食和一号阿姨腌萝卜的主场。我们仨似乎都不太愿意做出新的尝试,毕竟汤包注汁的鲜是不会变的,扁食细嫩的皮是不会变的,一号阿姨丰富的配菜是不会变的。而这陪伴呢?该是和记忆中的味道一样吧。

我想不会有一个人说集训是熬过的,起码它远不如考试周痛苦。考试周是专业知识水平的一次大飞跃,这一点上,集训也与其有很大的不同。说集训的意义,体力的提升、登山技术的掌握自然是重要的一部分,但远高于这些的是对队友逐步加深的理解,是一同经历,是集训本身。

明天在哪里?谁会在意。我们的故事远还没说完......



未完待续...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发表于 2017-12-20 08: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code]和林枫一起出门吃早饭,信步穿过青旅附近的巷子,像是回到了生活很久的地方,来到那家小笼包铺,坐定,蒸腾的热气迎面飘来。

哇,想念胡萝卜包想念想念想念~

点评

这奇怪的引用是怎么肥四?  发表于 2017-12-20 08:34
发表于 2017-11-27 20: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和你们去冬训和雪山
发表于 2017-8-31 23: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大篇正文袭来

点评

下次更新,,估计要过挺久的了。。  发表于 2017-9-1 11:58
发表于 2017-8-22 08: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园和林枫则不断埋冤着锋文你为什么不上高C1呢?
他们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都是你留下来吧

点评

被你发现了  发表于 2017-12-11 20:43
自恋  发表于 2017-12-11 20:39
发表于 2017-8-22 09: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Saylikes 发表于 2017-8-22 08:57
他们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都是你留下来吧

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点评

这么晚才知道吗  发表于 2017-12-11 20:43
发表于 2017-8-22 21: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搬个小板凳坐等

点评

你只能坐地板了。。  发表于 2017-8-24 00:25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18: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睿 于 2017-8-23 18:12 编辑

3.从大南门到以梦为马

贾妮说得对,写队记其实是很折腾人的事。今天要写的是出征的故事,却已然是一个月前的记忆了。我又不是一个在意细节的人,很难记住某句话语、某个动作,要将回忆淘洗好几遍才能拾起一个细致入微的画面,你看它还未覆上灰尘,还崭新如昨日。


走出大南门的时候大概还未到五点三刻,因为要赶最早一班的1路车,合影便成了“例行公事”,仓促了许多。照片里除了大片的橙色外一抹红色也格外显眼,那是去环青海湖的队伍,是由协会的会员自发组织的。喜欢他们的队服,青海湖周长360公里,环绕其一圈便是360度的圆满。难免想起今年寒假的海南岛骑行,不禁感叹,协会的骑行氛围是越发浓厚了。小奇、鹭苇都是因骑行而结识,这一路因此多了许多陪伴。


1.jpg


唤过徐妈后便各自背起自己的大包小包,搬着纸箱提着塑料袋搭上开往厦门站的公交。在此特别鸣谢郭总对本次公交出行的慷慨赞助!公交上接到菲律宾小王子超越的电话,才想起他昨晚不是说过今早要来送我们的吗?可想而知他又睡过了...(我为什么说了又?)听说冬训时超越就买了零食计划着送给冬训队,结果因为睡过头未能达成,零食则自己在宿舍吃完了(╯▽╰)在车上得到了晓银编的小巧的金刚结,配以扣锁,十分精致,将其挂在了相机包的铜扣上,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再看了看手上的两条红绳,登山包前晃荡的冲顶娃娃和昨夜李余赠予的“三块钱”金刚结,此去一行,满载着的是多少人的祝福。


厦门站前的合影也是匆匆,火车准点到达,便没有了去年站外的嬉笑打闹。协会第二御用摄影师树旺也不在,欢乐好似少了许多。去年相似的光景,相同的地方笑着合影;今日不同人相依,相同的陪伴犹在故里。别了,自此一路西行,追赶三天前踏上同一辆车的你们,白天黑夜不歇,一欢笑一公里。


2.jpg


坐火车若是有座位、有人陪伴便是一段好时光。上了车各自落座之后便找到了一个安放gopro的好地方,挂于高处便成了“监控摄像头”,把身后的狼人、预言家、女巫看了个清清楚楚。午餐和晚饭贯穿在80分和狼人杀的战局之间,与骑行队达成的交易让我们的午餐格外丰盛。可是,约定好的自热米饭怎就成了火锅呢?喵喵喵?登山队内又皆是不能吃辣的主,于是机智地少放了许多锅底,成了清汤锅便能安心下口。此刻正好到达南昌,大站长歇,空调也停了,车厢变得闷热起来,伴随着咀嚼肌的运动,汗珠从额头滑下湿了鬓角,进而便是如跑了万米般的大汗淋漓。当然还有乘客的注视,不知是羡慕我们的伙食还是暗自笑话“痛并快乐着”的我们呢?下午,与游戏同时进行的是对行动食品的挖掘。其中最令人兴奋的是对优の冻的发现,苦恼的却是没有勺子进行销赃(其实咬开一个小口边挤边吸就好了嘛~\(≧▽≦)/~)同时发现的还有追西给我们写的小字条,大长腿玮熙的心意天地可鉴日月同辉~


3.jpg


4.jpg



下一个大站停歇便是武昌,不知大家是因为想活动活动筋骨还是耐不住车厢令人窒息的空气,一行人决定下车!然后...投入武汉火炉的炙烤之中。晚餐简略,泡面的味道没有在舌尖留下任何值得回忆的东西,同时在胃里也是如此。车行至洛阳已是当日凌晨时分了,如何睡眠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在解决这一世界难题上图图似乎有着她独到的方法,侯老师却对此不以为然,“眼不见心不烦”便是其对“图睡十八式”的蔑视。依靠着士统昏昏沉沉却无法入眠(一定是因为士统太瘦了!)最终还是锋文的地席解救了我们,将近两点时和士统躺下,睡个了安稳觉。次日,起得最晚的是镇宇,任由我们嘴喊脚踩都无动于衷(我只是想找回我的鞋子啊...)向车窗外望,裸露的大山格外显眼,想想该是进入陕西境内了。那,下一站呢?


兰州~总是在清晨里出走
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
兰州~路的尽头是海的入口
嘿~兰州到喽~
下个撒呢?
二细,辣子多些。
诶!西站西站,上车就走,有座位。
白马浪,到了。
——兰州兰州 低苦艾



因为火车晚点,到达兰州时已过了午饭时间。合影后便跟随树树直奔牛!肉!面!(见到树树也是格外亲切~当年骑行路上也是深得树妈照顾)兰州拉面算是带不走的地方美食,话是这样说的:出了兰州城,再无牛肉面。面劲道口感顺滑,汤汁的辣度恰到好处,再辅以树树带来的酿皮和小菜,让田老板找到了家的味道,直呼:再来100根羊肉串就好了。出了店面,忘了是谁指着店的招牌跟我说,若是店名中带有“马”字,那么这家店卖的牛肉面就比较正宗!我深信不疑并将此应用于在西宁寻找羊肉串及炕锅羊肉的实践中~


在兰州是停留不了太久的,再次上路时青海湖小分队便不再与我们同行。兰州到西宁的车程很短,一个多小时里,睡到最后几分钟,睁眼看了看身旁的士统,睡眼惺忪但神志清晰地问:我们的火车食品......吃完了吗?


走过最后一里路,于出站口,终于赶上等候已久的辰祥、遥华、鹏飞和雪瑛。打个照面,简单寒暄,西宁站前广场,拍下第一张全员到齐的照片。乘公交回青旅,一路上攀登队长小何熟络地和星志谈着已完成的申请、西宁的天气、教练以及装备的情况。遥华等人似乎也已熟悉青旅附近的道路和店铺。饭饱以后,跟在队伍的末端,陌生的城市送来凉风,拉着遥华的衣袖,回到以梦为马。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7-8-23 18:2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到最后一句,拉着遥华的衣袖,回到以梦为马

点评

小朋友要拉着大人走  发表于 2017-12-15 10:25
怕走丢了  发表于 2017-8-23 23:28
发表于 2017-8-24 15: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噻噻,书睿好棒呀,居然能记得我们logo的含义,嘻嘻嘻。我要拜你为师,游泳教练&狼人杀大神
发表于 2017-8-24 17: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终还是锋文的地席解救了我们
作为老实人,还是要说句老实话,地席是协会的,不是我的

点评

我错了,,腐败了。。  发表于 2017-8-24 22:25
 楼主| 发表于 2017-8-26 21: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睿 于 2017-12-8 20:32 编辑

4.西宁往事(一)

抬眼打量这座城,转角的路牌上写着三个大字:尕寺巷。仅仅是普通的地名而已,它无法让我怀念或是心头一震,也无法告诉我正身处西宁的哪里。贯穿东西的是兴海路,道路边是一家家的面馆和饭店,店铺多和吃沾上关系。回青旅大多是走尕寺巷这条小道,它是略有蜿蜒的下坡路,先看到的是巷子左右堆满水果的摊子,主角自然是动则二十斤以上的大西瓜,若说八毛一斤不贵,自然是和厦门相比,买上十块钱便足够大家吃个过瘾。新奇的是整盘的向日葵和在其中密密麻麻站立着的瓜子,捏起一颗且还湿湿软软的,该是不能下口。往前走是一家发面馍馍面条铺,清晨路过便能看到一个个金黄巨大的馍馍张开了笑脸,引诱着你。在下坡最后一段的歩梯之前有着一座大清真寺,尕寺淋浴和清真寺是挨着的,第一次见它便说要来这洗上一次澡,而先行的实践者却是袁老师,他是在出山后第一天的早晨去的。下了步梯右转,很快就回到了以梦为马,而常态是将大包小包的水果零食往大厅的桌子上一放,人再落入沙发的怀抱,之后便是吃吃喝喝的腐败生活。这样的常态是从出山以后才开始的,而在尕寺巷中来来往往,再由此延伸至西宁大街小巷中的点点滴滴,是从来到这的第一天起便开始积累了。


大部队到达西宁的第二天,上午兵分两路采购本营食品及用具,下午则要将装备、食品等装上货车,明天便要进山了。穿过尕寺巷到兴海路上的一家包子铺吃早餐,鲜肉包皮薄而肉嫩,爽口不腻,林枫则独爱胡萝卜丝包。一笼皆是十个,小巧精致,好似还在南方,早饭都吃得如此清新淡雅。回程再穿过尕寺巷,目的地是青旅对面的早市。一路上林枫都在与陈老师和袁老师商量着采购计划,什么样的蔬菜水果易于保存,牛羊猪肉的配比怎样才算合适,有了两位“大厨”,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让林枫安心不少。


1.jpg


早市交易的节奏很快,大家似乎都带着明确的目标而来。简单问过价钱,快速地装满一整个塑料袋,再称重、去零头、达成交易,小贩的动作熟练,过程流畅。两位老师也是老手,面对满眼花花绿绿的蔬菜,不紧不慢地挑选,井井有条地安排。相比之下,自己则是个“好奇宝宝”,白色的大核桃是生是熟?十块钱五斤的水蜜桃算不算便宜?我一概不知。斌哥则是我们的搬运工,在他的帮助下采购进行得很顺利。之后,当二老转战牛羊猪肉时,嘉舜和纳纳也加入了米面战场,我和林枫也展开了对西瓜和甜瓜的攻坚。


九点半的时候早市便开始收场了,却还未将纸巾、酱料、榨菜等收入囊中。遂和林枫往惠客家超市走,超市位于兴海路和黄河路的交界处,纳纳已在那里。路上询问林枫脚伤的情况,最后得以确认是跖疣,没有可以立刻缓解的办法,只能忍痛攀登了。超市在地下一楼,各类商品齐全。本着为大家省每一分钱的原则,我们精挑细选,多次列方程利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算出最优解(雾)。最后的最后,面对酸奶的诱惑,我和林枫牢记队伍纪律,没有购买酸奶吧车厘子味榴莲味和原味的酸奶(认真脸)。


午饭是在兴海路小学对面的金一碗面馆吃的,炮仗、花面、抓面都独具西北特色。拉面出锅后不带汤,先用刀切成短条,再倒入用粉丝、肉末、辣椒和青菜组成的混菜锅内混炒后就变成了炮仗。炮仗的制作先长后短、先煮后炒、面菜混一。遥华点了花面,里面是不多的羊杂碎,辰祥善意地提醒他要守好碗里珍贵的一片羊肚和两段羊肠。在金一碗旁边的是大秦味道面馆,下午送走货车以后我们便去了那里。面馆里卖的是陕西美食,招牌则是biangbiang面,其是传统的陕西裤带面,因为制作过程中有biangbiang的声音而得名。biangbiang面放油泼辣子最香,而“面条像裤带,辣子是主菜”则是关中十大怪之一。晚饭前在青旅见到了翔宇,今晚他便要乘车去格尔木与骑行队会合。餐桌上我们将酸奶盒子摞起,秀给骑行队说,“翔宇一个人喝了那么多酸奶!”可曾想翔宇最后还是要归别人骑行队的。而问“现在加入骑行队还来得及吗?”也不完全是玩笑,跟着翔宇,跟着一群人骑车确实是很愉快的体验呐。


下午在天地华宇、青海登协和彪哥家兜转着装货,最后再回到青旅。货车从登协装备室的大门开出,在军区大院里缓慢行驶的时候,鹏飞踩着尾部放下的挡板迅速登上了货车,出神呆望了他几秒后便也向前小跑着追上,再爬上,靠着挡板坐下。抬头看着垂下的树枝掠过眼角,脑袋随着车晃晃悠悠的,望向绿叶又望向天空。叮啷哐啷,铁皮碰撞的声音驱散了微弱的鸟鸣。第一次坐在货车的托板上,便爱上坐在货车托板上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西宁的微风太过凉爽吧。


晚饭过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田园还要去药店补充一些药品,我则和林枫一起去“寻找”她的冲顶娃娃(顺便买酸奶!)。兴海路是吃的天堂,而此刻我们渴望的却不是烧烤与羊肉串。希望寄托在一家文具店,老板听说我们要买娃娃(玩偶?挂坠?)后十分热情,在给我们推荐了几个极不靠谱的钥匙扣后,我们解释说,得有毛绒!于是林枫的“吱吱”出现了(现在还不算是林枫的...)那是一只极像鸟类的狗狗,身体上的羽毛?呈倒三角型,按压还能发出吱吱的叫声。当时,我们当然是拒绝的,说什么也不能与骑行队的小黄鸭同流合污嘛。但是当我们在美食街兜兜转转一圈后,林枫还是回来将它认领了,并名其曰:吱吱。


回到青旅的时候,已经是九点钟了。和西宁相处的时间过得很快,该是足够充实和愉悦所带来的错觉。明天一早便要离开,但我们还会再见,因为我还不知道尕寺巷在西宁的哪里。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7-8-26 22:53: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哪……看书睿的队记才发现我忘记了好多啊~竟然看这些小事看的热泪盈眶……我一定是老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27 00:3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lf木风 发表于 2017-8-26 22:53
天哪……看书睿的队记才发现我忘记了好多啊~竟然看这些小事看的热泪盈眶……我一定是老了

这只能证明登山队都是有情有义的人呐~我都还没把酸奶的事供出来呢!
发表于 2017-8-27 16: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都一碗,
我只听过陕西八大怪...
 楼主| 发表于 2017-8-31 16: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5.向归而发

仅此标题向贾队致敬。然此一程西赴果洛,多少有私奔之意。司机又巧言昭君垭口摔镜明志,至此不复西汉。夺其泪湿红袖,盖向归而发。


晨起穿上抓绒衣下楼的时候,雪瑛和图图已经将鲜肉包和胡萝卜丝包买回青旅了。鹏飞和锋文更是在两个小时前便压着货车绝尘而去。而我,是十人间里起得还算早的一个。便和雪瑛一起,走过青旅门前的七一西路,转而向上,在黄河路也买不到牛奶,干脆返回兴海路的包子铺打包下十五杯豆浆,再穿过尕寺巷绕回青旅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是将近出发的时刻了。


客容量最大的一辆车上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依次排列着司机师傅、话痨辰祥、乖乖的士统、帅帅的我、萌萌的林枫和斌哥,傻傻的嘉舜、田园和纳纳,以及一袋桃子、两袋苹果。配置优良,童叟无欺。所以我们应该会很嗨?若没有辰祥的嘴巴、扩音器的音乐和停车撒尿的需求,我们大多数时候是沉默且少有动作的。


1.jpg


出了西宁,大片草原便一直相伴。云朵在一路上拉帮结派连成一片,势力强大时遮掩了整片天空。原野也嚣张,肆无忌惮地向远处延伸,遇到了山便登上山,在山顶和另一头的原野会合。拉下一点点窗户,将镜头小心地伸出窗外,满眼所及就只剩下霸道的云朵和原野,偶见的还有生长在草原上的房屋、道路,飞驰的车辆和漫步的羊群。


2.jpg


而关于狼的故事,辰祥一路上说了不少,关乎狡猾、关乎忠诚。林枫是内蒙古包头人,草原和狼她再熟悉不过。说变迁是在“除四害”之后,中原大地黄沙满地,而内蒙古草原则一度失落,如今都难觅狼的踪迹。斌哥和辰祥有着相似的梦想,一个戎装伫立守边防,一个牛仔皮衣放边牧,是满眼的风光无限,是心灵的辽阔自由。


能望见阿尼玛卿的时候,车中的歌声才响起不久。逐渐向上爬升的时候是不允许昏昏沉沉地睡眠的,连接上蓝牙开启一场自娱自乐。宋冬野的民谣毫无生气,车窗只留下一条缝,歌声和风就轻易融合在一起了。让我们嗨起来的是“一人我饮酒醉”和“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我举起镜头跟着节奏晃呀,辰祥竟也毫不羞涩,跟着镜头点着头还摇晃手指。困意因此消散却有些晕晕乎乎的,该不是高反了吧?但眼前所见立刻让人精神抖擞,辰祥指着远处喊着:“你们快看,那就是阿尼玛卿了,你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雪山吧?”


3.jpg


愣愣地看着前方高大的山峰,却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白雪富有层次,从一点一抹到一大片,没有丝毫的突兀。山体像是生长了几千年,稳固而不可摧,霸道的原野不得不示弱了。注视了好久才缓过神来,举起相机记录下它不完整的模样。


IMG_5958(20170804-210802).jpg


车再向前开,阿尼玛卿便慢慢地转过身来。在观景台处下车,寒冷平添了几度。再稍微走动,脚步和呼吸都难自如。该是因踏进了神山的领域,却还来不及蒙受祝福,不用担心,只需等待,等风将经幡吟诵,等隆达在空中舞蹈。


霸道的云朵洒下颇有气势的雨时,我们正躲在车里,在临时营地前,最后能收到手机信号的地方等待货车的到来。当阳光不管不顾冲破云层的束缚时,七彩的霓虹也盛开。“嘿!书睿,快出来拍彩虹!”辰祥呼喊着。下车回头望去,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十万个惊叹号。撒腿就向开阔的地方跑,心想:嘿!你这彩虹可真是犯规啊!等回到车上,兴奋劲散去时,便是一阵头疼。呀!这回,该是高反了...而此时,乖乖的士统正拿着他的小本本写写画画着什么,凑过去再凑过去,看见他简单地画下了山峰,记录下每个时刻,以及车上有些高反的辰祥、斌哥和我。


4.jpg


到达临时营地后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经历了一天的颠簸,海拔上升了两千米,我想大家的状态应该都不太理想。可当卸货、建营、打水,真正地干起活来时,却不见大家脸上的疲惫。各项工程有条理地进行着,伙伴间默契地配合着。夜幕则在不知觉间悄悄降临。我和星志、林枫、士统住在一个帐篷,曾搭过几十遍的高山帐今天却是第一次住,经验不足的后果便是登山包已拿去用来撑起门厅,更换的衣服却没拿出来,庆幸能有侯老师在场,凡事皆能询问,都能请求帮助。可做傻事还是难以避免的,比如这刚掏出的抓绒帽、安全带便又忘记放回包里了...星志一人扛起了烧水的大任,帐篷里变得温暖,我们仨也安定下来。而高反总是在忙碌后的无所事事时袭来,你若要忽略它便要用其他事装满你的大脑,比如拍一张照片?拍看火的林枫,拍黑暗中吃着山之厨的侯老师,拍打着头灯写流水队记的士统。总之,不能闲着,呆坐着,否则就是晕晕沉沉,不知归处。


今日疾驰近千里,深入果洛而不觉山河骤变。然出山又是几多时,带几兜故事,与谁言说?只顾向归而发矣。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7-8-31 16: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看不下去了,逼着我登论坛回帖啊。。。
1.我的确说过写队记是一件很折腾人的事,因为把回忆一遍遍拿出来咀嚼真的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并不是说写队记很麻烦。。。
2.炮仗子怎么能是那样做的呢?啊啊啊啊!直接切也太糙了,明明是像拉面那样面先杆成一张饼状,然后切成一条条的,把它搓圆,再轻轻拉开,将一头绕在手腕上,一头拿在手里,用另一只手去揪成一小节一小节的,大概有一寸长。完毕(不过不得不承认,你对美食的描写是可以赶上我了)
3.向归而发,向我致敬。深受感动,然鹅不好意思,我们层次不一样,境界不一样好吗?亲。

点评

开始有点嘉舜口中论坛的味道了  发表于 2017-8-31 17:52
低头  发表于 2017-8-31 17:38
所以是才说致敬嘛~  发表于 2017-8-31 17:08
嗯。。那个,,我们之间可能存在点误会。其实,,关于炮仗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是查的度娘。。哈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7-8-31 17:08
我也没说写队记麻烦呀。。  发表于 2017-8-31 17:0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1 03:35 , Processed in 0.185144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