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llf木风

[2017阿尼玛卿] 2017阿尼玛卿登山队队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7 23: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被你起床吵醒的,在你醒之前我就醒了。
我是被你的小呼噜吵醒的哈哈哈哈哈哈



开玩笑睡够了自然醒

点评

走开...  发表于 2017-9-5 22:35
发表于 2017-8-29 14:0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想知道我们那排的呼噜声是谁的,现在知道了
发表于 2017-8-29 20: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偶像剧般的28号:侯老师的帅不过三秒和摸头杀,图图尖曾,还有望远镜里的鹏飞雪瑛

点评

哈哈,我也喜欢,看剧的人表示很爽!  发表于 2017-9-5 22:35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20: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11-20 14:51 编辑

【07.29】运输

    自从开始修路,一出帐门就看雪线似乎成了大家的习惯。一边看一边再次接近,背着更重一点的包,迈着略微从容一些的步伐,当然依旧是大口大口的喘息,时不时伴随着图某人的哽咽与“辰祥,你怎么走那么快!我都要没有呼吸了!└('ω')┘”,然而,此时的小瘸子刚刚从队伍的末端追上走不(飞)动(快)的图某人……听君一席话,从此再无话。。。目瞪口呆。今天的路好像更直接而暴力,没有绕行陡坡,直直穿到碎石坡下,上碎石坡也走的是大石块,一步一步全都是蹲起,不滑的时候像走台阶,确实轻松~只要一滑……那砸到腿上的瞬间疼到怀疑是不是需要截肢。园儿和书睿一直走在山脊的尖尖儿上爬石头,看得人很揪心,总忍不住向他们喊小心点儿。尽管如此,竟还是觉得今天的碎石坡仿佛短了些,到换鞋处就把个人装备都放进了帐篷里,然后继续边吃饭边看修路组,其实看不见人,只能看见绳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着一片皑皑白雪间一根极细的红色绳子,就能让人心安。
   
    换鞋处越来越冷,天气也昏暗起来,教练说怕是有雨,可我们还是下去了。今天男生多,女生少,再加上天气原因,不容我们像昨天那样磨蹭,遂一人带一个往下飞。图图对尖曾专一的很,都拒绝了她的“董爸爸”,虽然后来鹏飞确实带着园儿完美的翻车了,还是要严厉谴责管图萍这种不孝行为,就算翻车也要和爸爸一起翻呀!斌哥就显得靠谱多了,不愧是是滑高级道的!书睿和两位老师早就滑的不见人影,辰祥的脚只能保全自己了。接近碎石坡的尾声时雨就下来了,貌似还夹杂着雪?冰碴子?风也极大,把小碎冰吹在脸上脖子里又冷又疼。天越来越昏暗,老师们已经走的看不清了,我们扯破喉咙的喊也听不到,担心他们在风雨中迷了路,尖曾便发挥出他本来的实力绝尘而去,留我们在后面继续,鹏飞领路,斌哥收尾。越往山下走雨越大,还不如冰碴子呢,搞得衣服都湿了,连特瑞达都湿透了。手冻地僵直,索性不用杖了,反正也握不住。和园儿两个人瑟瑟发抖地快速移动,一边讨论着修路组一会儿该有多可怜,一边想今天晚上睡觉应该不冷了。不料,我们刚到本营,天就奇迹般的放晴了╮(╯▽╰)╭合着只为淋我们……
   
    换掉湿衣服(基本就没衣服了)钻进睡袋,裹成粽子,横七竖八的躺倒,过起了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雪瑛和纳递过来姜汤还有源源不断的炸薯条和红薯条~我们只负责张嘴,还有舒服的哼唧,园儿又开始了如集训完吃瓜般的感叹“幸福,不过如此啊!”
   
    卧倒、等待……等修路组的回来,像是等父母外出回来的小孩儿。第一个冲进来的好像是星志,半湿的衣服,一身的风尘仆仆。侯老师实乃赌徒,衣服一换好就是打牌。正主儿回来了,不好再肆意的躺着占地方,万般不情愿地爬出来干活、洗碗(集训不要迟到啊啊啊啊!)然后便是翻越山头的打电话。噢,好像忘了讲,本营前面有条溪,冰凉清澈,洗菜洗碗都靠她。溪前面有座山,只有山顶有信号,对外联系都靠他。每当我们要打电话,便要穿越溪流,翻上山坡,边爬边高举手机,仿佛那样能快点找到信号……翻越之路上遇到了归来的嘉舜和士统,一脸疲惫。嘉舜还好,士统的脸和嘴唇都白得不正常,问他,却是没事,只是累而已。后来和小小银通话,问起大家情况的时候也说起士统怎么不那么高兴的样子?我也只能回一句“没事,累而已。”每次打通电话都不舍得挂掉,(应该给雪瑛电话费~)感觉虽然身隔千里却还是像在身边一样,会从教练发的照片中留心每个人的情况,会询问我们的攀登进程,会细细叮嘱一些很小的注意事项,会让我没事就多翻翻山头打打电话……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很安心,仿佛我们不过是在爬云顶山一样,当时就想,等我上了c1、看到大横切、冲顶之前……一定要给晓银打电话~边想边打,本营的人又在喊回家吃饭了,每次都打到图图在对面山脚下又喊又跳的才匆匆往下跑,信号很快就断了,温柔的声音也被“嘟,嘟,嘟”的盲音取代……
   
    冲回帐里,残留的一丝失落很快就被本营的温馨热闹掩盖,还是人多好啊,还是大家都在好啊。炒菜的,帮忙的,端饭的,拿碗的,说笑的,偷吃的……有两位主厨老师在,本营的伙食每天都像在下馆子,一顿饭从天亮吃到天黑,斌哥打着头灯还在“吸溜,吸溜”的解决最后一点猪肉炖粉条……不停地吃的结果就是不停地洗碗,看上去是我和星志在刷,巧借聊天的名义表达了我对刷碗的“厌恶”,结果……实际最后就只负责打灯照亮了~
   
    又一次大家聚齐开会了,也是出山之前最后一次聚齐开会了,下次在一起就不知是见过顶峰之后的坦然还是无奈离开的不舍与惋惜。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至少现在的我们还有着“只要走下去终究会到的”坚定。听着嘉舜讲他冻到快要失温手以及在雪线上一路的奔跑;听着士统讲“一直走一直走……”的无奈与疲惫;听着斌哥说“登顶不是我们的唯一目的,但每个人都要有一颗想要登顶的心,不要轻言放弃。”;听着星志说他想带我们每个人上去;听着辰祥讲攀登计划与分组安排;听着图图略紧张与不安的问东问西;听着鹏飞雪瑛像经营一家夫妻店般的把后勤装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最后,听到教练说“队长最大的成功不是把所有人都带上去,而是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带下来,回到本营,回到西宁,回到家,回到厦门。”瞬间,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莫名其妙的念头都被压了下去,一切恢复正常……明天要好好做饭,最好能做点什么带上山去,吃点什么好呢……

Loading...

发表于 2017-8-30 21:4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呀,事实是一开始鹏飞要带我走下坡我是特别愿意的,但是在他带我翻车摔了3次还安慰我说:“你看,摔跤不疼吧?"我就下定决心我得逃脱恶魔的手掌!结果,鹏飞就去帮田园了...

点评

的确很像@董二  发表于 2017-9-4 10:22
像是鹏飞说的话。。  发表于 2017-8-30 22:22
发表于 2017-8-30 21:4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呀,为啥我的那几个部分那么搞笑
 楼主| 发表于 2017-9-1 09:02: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exie 发表于 2017-8-30 21:48
妈呀,为啥我的那几个部分那么搞笑

因为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
发表于 2017-9-1 2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llf木风 发表于 2017-8-26 23:01
别忘了你是我们管院的女婿~

管院女婿又不止我一个,我海洋人会争取人手一个管院妹子的

点评

看把你能的  发表于 2017-9-5 22:40
发表于 2017-9-2 19:0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嘖,硬是倒著把你隊記看完了,突然發現圖圖就是登山隊的吉祥物啊。和我們微笑建林綠東祁威鴻興鎮宇露露一樣

点评

骑行队的吉祥物可真不少~  发表于 2017-9-5 22:34
发表于 2017-9-2 19:08: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翔宇吧,就和侯老師一樣,賭徒!標準的賭徒~
发表于 2017-9-4 09: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Janeash 发表于 2017-9-2 19:08
翔宇吧,就和侯老師一樣,賭徒!標準的賭徒~

我们这是适当的娱乐,活跃队伍氛围

点评

那说明大家玩的太投入,心情好  发表于 2017-9-6 09:04
可拉倒吧,最后玩儿的简直是心跳  发表于 2017-9-5 22:37
发表于 2017-9-4 09: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Lexie 发表于 2017-8-30 21:48
妈呀,为啥我的那几个部分那么搞笑

主要是人搞笑
 楼主| 发表于 2017-9-8 14: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9-8 16:42 编辑

【7.30】送行   
     因为休整而有了一个有点懒散的早晨,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呐~在山里的睡眠质量甩过在学校的几条街,甚至赶超家里。良心建议睡不着的朋友们来登山试试,说不定就从此失眠是路人了呢...

     悠闲的早晨但并不悠闲的上午,修路组2点就要出发啦,重新投入阿尼玛卿的怀抱,留下一本营的“老(少)弱(壮)病(康)残(健)”赶牦牛为乐,“孕”?“孕”也要上山啦,不过据说大老板很久之后才进入修路组的视线......嘻嘻,以上纯属娱乐,做不得真,毕竟分组无先后,术业有专攻嘛。要问我们的专攻?走路算吗?要不运输?做饭!做饭一定算!做完早饭做午饭,乐此不疲。绞尽脑汁的想做顿丰盛的,毕竟那五个可怜的娃们要在山上待四五六七天呢~和园儿纳三个人眉头紧皱望着一地的蔬菜瓜果思考未来——中午吃啥?袁老师进来看见我们的囧样,颇有些豪情万丈的说
     “嗬,这有啥想的,想吃啥?说!”
     “南瓜?”
    “好,油焖南瓜”
    .......(努力想还有啥能吃,关键是没肉啊/(ㄒoㄒ)/~~,刚来两天肉就散发出奇异的味道,尖曾机智的把它们都卤好了准备带上山一部分,而鲜肉就...)
    “哪用想这么久,(笑)青椒肉丝儿来一个,教练们爱吃,再来个大葱炒肉。你们不是说有爱吃土豆的么,那再来个醋溜土豆丝。番茄炒蛋也可以,补充点蛋白质。六个菜先来嘛,不够就继续。”
   这才叫主厨!

    定好了策略但是没守住城池,大老板抢占了灶台高地。美名其曰要给修路组烙带上山的饼,既然是为队伍做贡献,又想念几天前辰祥的饼,外焦里嫩、甜咸适宜,遂再不做挣扎,乖乖退下观望。然而,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近小半桶油倾泻而出时,且劝阻无果,默默的转身出了厨房......拿新盆,重新烙起。和面是个技术活,在高原上和还是个体力活。我和园儿一个帐里一个帐外,蹲在地上吭哧吭哧的和,有小板凳也不坐!因为简直是在用体重和面嘛,把浑身的力量集中在手腕的一个点上爆发,我们两又开始天老爷呀妈呀我滴妈呀的仰天长叹......面搞定之后整个人就高反了,晕晕乎乎,不知身处何处。然没有喘息的机会,时光不待人啊。和纳拌馅儿、剁葱、擀饼,抹酱......据说从未烙过饼的园毫不怯场的坐到油锅前,手执锅铲,颇有几分巾帼英雄的豪气,此时的图图是个欢乐的传送带,负责把饼从案板递到园儿手里。烙的烙,做饼的做,递的递,恩,还是有几分默契的~

     饼出锅后便还权于袁老师,此时已经12点多了,可炒菜用的菜还在地上完完整整的躺着呢,继和面大作战后切菜大作战又开始,袁老师是总指挥。可小兵们迫于时间压力已然手忙脚乱,看不下去了!袁总指挥亲自上阵,被赶下战场的小兵委屈的哭了起来,“你们不让我切菜~呜呜~~~~(>_<)~~~~你们都嫌弃我”,为安慰小兵那颗七窍玲珑玻璃心,袁总指挥塞给她一个比牛头都大的南瓜“削皮吧削皮总行了吧”。此时的画风已然变了,从团结一心战争片转型成极其狗血的家庭伦理剧,受气“小媳妇”被“婆婆”扫地出门,抱着一颗大南瓜走到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下默默含泪削皮,贴心的士统儿在一旁低声安慰......
      “去看看管图图绣花绣好了么?”看来袁总指挥需要南瓜了。偷笑,低头猛切菜,装作很忙的样子。然而悲哀的发现最后一个土豆已经在纳手里了,看上去无事可做的我显然成了去看图图绣(削)花(皮)的不二人选,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本想在遣词造句上下番功夫,尽量表达出我们对管图图小同志辛勤劳动的高度认可,顺便再把南瓜渡回...梦想很丰满,现实很...绣南瓜进程只进行到削了一个脑瓜顶,但看着她“咻咻咻”的用小刀削的起劲儿,(请注意:小刀!特小!削铅笔那种小!)眼睛还完全是兔子眼,鼻子红红,脸已经成了小花猫,不知道刚才鼻涕眼泪怎么擦来着,瞬间很想落荒而逃......
     《论如何从图图手中取回蔬菜且不把她搞哭》可以写篇论文了,真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然无路可退时(全队的娃们还嗷嗷待哺泥),该出手时就出手
      “图图,你削挺快的啊(惊喜脸),削这么多啦(崇拜脸),可现在袁老师要用一点点(为难脸),可以先给我下不?把你削好的切掉再还你(请求脸)。”
      “嗯,给你。”乖巧,爽快,想起了园儿说的“小可怜儿”
     南瓜成功回到了袁总指挥官的手里,手起刀落,“咔咔”几下,KO!崇拜惊喜之余,默默的想:我要拿什么还给管图图,哭.......好在饭陆续上桌,图图早已开心的穿梭于厨房和餐桌之间了,端碗拿菜的忙的不亦乐乎...嘻,虽然我们爱哭,可是我们忘的也快啊~

    修路组一个个又变成了“美猴王”,这次更像了,包两侧的路线旗飘来飘去的神似金鸡翎。嘴上说着还想留,可身体却迅速收拾齐整。天空有些灰蒙蒙的,风渐起,环境渲染的很到位,不知为何颇有些壮士一去兮的悲壮感。老师们到底见过大风大浪,略驻足就返回帐篷。七朵金花却快站成了“望友石",看着他们翻过山坡,走向山脊,停下来回过头招招手,脑海中bgm顿起
    “我看见你在山顶上招招手,WOWO~
      纵然氧气稀少疲惫不堪也不回头
      我看见你在高原上招招手,WOWO~
      纵然千山万水毫不犹豫向你奔走
      ......”(摘自徐妈版《成都》,李余作词,部分2017年冬训队员演唱)
      对呀~一天之后我们就要纵然氧气稀少疲惫不堪也毫不犹豫的向你们奔走了,不管“冲顶还要走多久,我跟在你身后”,才发现那时的我们之间是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和依赖,无论是修路A组还是B组其实完全是一个整体。我们只想着让他们吃好睡好,在山上安全就好。他们只想着尽力把路都修通,让我们顺利上山就好。每个人做自己该做的能做的事情,心里却为对方担忧着期盼着,对自己的关注反而越来越淡...这种感情可能只有在山里才能体会得到,说登山队是一家人绝不为过。说来略肉麻,可队里哪一个人敢说自己不是这样呢?
      图图在这温情的氛围里抹起了眼泪,这不奇怪,有些难以置信的是我分明看到雪瑛也红了眼眶,(当然现在看来也不那么难以置信了),这一哭不要紧,温情的气氛全没了,我园儿纳禁不住哈哈大笑,没办法╮(╯_╰)╭看见图图哭就想笑,辰祥更过分,说是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们唱首歌,我以为是《徐妈》,还想,想一块去了,不过又不是山歌多不适合唱啊。结果‘“你们应该唱《走西口》”’,妈呀,唱你妹的走西口,还没到“紧紧的拉着哥哥的袖,汪汪的泪水肚里流”这地步,再说这是我们该唱的么?!哪里来的哥哥?哪里用肚里留?连图图都破涕为笑了,眼见气氛已然开始欢脱逗比 ,园儿和纳丢下一句“要唱你自己唱”转身回帐,哭什么哭?唱什么唱?打牌才是王道!


发表于 2017-9-8 19: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图图的哭不足为奇
但在这里哭
我觉得还是哭对地方了
发表于 2017-9-8 20:54: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是林枫的话,有点想打自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17 03:57 , Processed in 0.14102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