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25|回复: 119

[2017阿尼玛卿] 2017阿尼玛卿登山队队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3 22: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11-20 14:44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7阿尼玛卿登山队队记


【7.22】出发

    直到和最后一位队友告别,直到终于独自背着登山包走在站台,直到列车轰鸣窗外景色变换。才终于清醒,终于相信,这近两个月的征程,如梦如幻,却也真的告一段落了。于冬训结束时不同,那时有满腔的热情,清晰的记忆,急于记录,急于抒发。可这次从出山以来,平静的出奇,记忆模糊,仿佛山里的苦与累都不存在,美景仿佛只是场梦,厨房帐的喧嚣与烟火也离的好远,脑海中略清晰的片段只有那个躺草坡的午后,身旁的队友,触手可及的云彩,可以挑逗的月亮,毫无营养的闲聊。。。心里略惶恐,我的队记怎么办?!无情可抒,无话可说,一片空白。。。(不能辜负田园儿小宝贝期盼的小眼神啊啊啊啊)内心的捉急与焦虑被央求换床铺的旅客一次次打断,尴尬的爬上爬下三次才终于停歇,收到了来自嘉舜的无情嘲笑“一个人+不会拒绝=一定会被换来换去”,其实他应该只说对了一半,能够好脾气的被换来换去只是因为那20多个一起出去玩儿的孩子让我想起了出发时的我们......
   
   三支队伍,浩浩荡荡,一片橘红,匆匆合影,霸占公交,之后便是与送行之人道别。原沉浸于忘带图图给的冲动娃娃的自责懊恼悲伤中难以自拔,但瞬间被小小银的金刚结治愈了,还有那个酷炫拽的快挂手环,拉风了一路~虽已经尽力想要礼貌理性不给厦大丢人,但每个人出发的欣喜都感觉要溢出来。一上车斌哥便帮忙雷厉风行的换了一波座位,凑出了两局----一桌打牌,一桌狼人。侯老师开始了升级教学,不想动脑,只想玩闹的我果断选择狼人,恰逢骑行队的娃儿们来串门,十个人挤在六个人的座位上杀的天昏地暗,微笑永远是预言家,可惜总没人信他;书睿真真假假分不清楚,总感觉洞察到了一切;士统白长一张老实脸,骗起人来也毫不含糊。战况激烈,顾不上远方前站传来的问候,可饭还是要吃的。真的是一顿仙气缭绕的饭啊,各类自热米饭,自热火锅的腾腾热气,看则美矣,实则大汗淋漓。适逢火车进站没有空调,闭塞的空间,一片白雾,拥挤的我们,麻辣的火锅,真真是吃到缺氧,吃到高反。。。
   
    时间在玩闹中过的快的飞起,火车上睡觉向来不能算是享受,但也总要忍受。可这次要忍受的其实不是不能躺下的不适,而是想笑又不能笑的痛苦,和被管图图轻易赶跑的困意。座位下是早已消失的斌哥,身边是睡得很沉的侯老师,身上是管图图的腿,眼前是管图图的脚,对面是和我一样无奈忍笑的园儿。佩服侯来师只醒来一次,只有一句“我靠,眼不见为净”的淡定,我和园儿面对图图的火车睡眠十八式真的是忍俊不禁,欲哭无泪,笑出腹肌。。。
    出发的第一晚就这样在睡梦与笑醒中度过(真的想放管图图的照片啊啊啊啊!)
   
    阿尼玛卿之旅也终于如约开启,开始地欢声笑语,一片欣喜。
未完待更。。。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0 16: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11-21 08:47 编辑

【8.4】这便是阿尼玛卿了...

      出山出的过分快了,都怪贵巴巴的牦牛,哼,不然不知道是不是还可以多赖两天

     明明用了一下午费好大劲儿搭起的营,只一个早晨就拆的七七八八,只剩一地的行动食品,人们路来路过时不时淘淘宝,于我而言,把剩余的两包半山楂带走就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一路上走的极慢,到经幡处偶遇牦牛队涉水 ,场面壮观不赘叙。回头看阿尼玛卿,有种奇异的熟悉感,这么多天不知抬头望了多少遍,也不知从这个地方望了多少遍,可是是第一次回头望,奇异的角度有了奇异的心情,看看身边的人,第一次有了想合影的冲动,于是唤来书睿,和纳在湖边站定......举杖、咔嚓

      12点就到了临时营地,曝晒!有史以来最晒!在出山的最后一天成功晒伤,真是开心啊~开始了仿若一个世纪的漫长等待,登山队的赌徒们沉浸牌局无畏阳光、无法自拔;登山队的女娃们也正经当了回女娃,趴在花丛里,编花环,聊八卦......惹上了一种见了瓜子就想嗑的怪病,以及“登山队之花”是我见过最美的花环❤

      说好1点到的车,竟然5点就来了呢!真快!神奇之旅开始~没开多久就捡到了被前车“抛弃”的士统,站在路边拦车的样子真叫人心疼,虽然我们整车人都不厚道的笑的停不下来,但还是一车挤了7个人。是这个原因么?人多?一遇大上坡就得下车几人?嗯....好像不是,所有有坡度的盘山路我们所有人都得下来.......跟着车走?不...走一会儿再等车。后面的车疾驰而去时分明看到了他们同情但毫不掩饰的笑脸。“就当小徒步了”是这么自我安慰的,还能边走边慢慢看阿尼玛卿呢~再说只要上高速我们的车就很有用了嘛,可以载除司机外的人,还能比走着快...             可以吃饭时早已饿过了劲儿,唱了一遍又一遍的《生如夏花》和忘记什么名字的什么歌曲,只记得书睿一遍遍的“不能再喝了,不能再喝了.......”雪山乡已到,是来时吃过的饭啊,可我们车不停,歌不止,没人急着下......

       看来是要两三点才能到了,早已可以上床的押车两兄弟可算是开心一回~夜已深,车内逐渐安静,安静适合睡眠,也适合面对和思考。手机重新回到手里,打开了QQ微信,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与世隔绝的日子要结束了,永远结束了,即便明年再来也不会再有。回了晓银的消息,回了父母的消息,才惊觉“这便是我的阿尼玛卿了吧,这便是大家的阿尼玛卿了吧”——这一早该在2号晚上就有的觉悟,后知后觉。实话实说,竟有点说不出的难受,我以为我足够洒脱,我以为登顶与否不能决定什么,不能影响什么,可理智控制不了情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想起了许多片段...想起纳说“知足吧,我只上过一次碎石坡啊”;想起辰祥不那么愉快的电话和无奈的自嘲“我的运气不太好”;想起雪瑛不甘的哭泣;想起董鹏飞凶巴巴的木头脸;想起更久以前信心满满的星志;想起一直都在的晓银.......知道那种跟着协会走下去就可以上去的自信来的莫名其妙、知道各种客观因素我们从无法避免、也知道这就是我们值得的高度了......“没什么可难过的”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不管我应不应该难过,又或是这到底值不值得难过,也不管有多少道理可以讲的头头是道,我想不清楚,一直以来的那个问题,更想不清楚了.......但是在即将真正结束之前,看着车内熟悉的貌似熟睡的队友,我接受了自己的一点点的难过,放弃了理智,只剩下毫无掩饰的感受......拿起手机翻视频,看到了修路组的生活,是我们没有过的生活。更苦更累,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着深深的疲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冷、大横切上没有保护的孤绝的身影令人揪心、裂缝中挣扎着的小蓝包.......以及做出下撤决定之后的坦露的无奈悲伤......可同时他们与阿尼玛卿也相处的更近更长,夕阳下的绝美天空,绝美天空下的冲动娃娃;还有那个小雪人,属于登山队男娃的小雪人;最重要的是藏在雪里的绳,绵延不绝的路绳,给队友以保护的路绳,通往阿尼玛卿的路绳,自己铺上去的路绳.......

       看完这一切关上手机,突然就真正释然了,并没有想清楚,可也不用再说服自己,因为至少感受到了每个人的雪山经历都是完整的,他们经历的虽不是自己的经历,但我们是一个整体,登山队是一个整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那,这便是我们的阿尼玛卿了...



发表于 2017-11-21 14: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去江口湾的小巴上特别嘈杂,没有话筒,大家各自睡觉或说话~
书睿拿着我的小音箱放《私奔》并且跟唱起来~
忽然他萌萌地略带感伤地说一句,“你们都不唱,如果田园他们在,他们都会跟我一起唱的”,简直萌化了~

点评

O(∩_∩)O哈哈~说的对~我们会陪他唱的  发表于 2017-11-21 22:53
发表于 2017-11-20 17: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你的阿尼玛卿是谁呀

点评

管理员在楼下  发表于 2017-11-21 13:07
不告诉你。/为啥发不了表情 点评里也要有表情啊,管理员呢?投诉!  发表于 2017-11-21 08:52
当然是阿尼玛卿啦(* ̄︶ ̄)  发表于 2017-11-21 08:40
发表于 2017-10-22 23: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8.2,大部队本营至C1
很长的一天
很短的抒情
漫长的雪坡
把视线里的小蓝包交给你

点评

赞!可以直接3号了  发表于 2017-10-23 15:44
发表于 2017-10-22 18: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抒情还是要有!林枫!林枫!林枫枫!!

点评

队记可以有 抒情么...╮(╯▽╰)╭  发表于 2017-10-22 20:38
发表于 2017-8-14 20: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哪里是“无情的嘲笑”,我那是“友善的同情”
发表于 2017-8-15 11: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放照片,图文并茂,声色兼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0: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11-20 14:43 编辑

【07.23】西行

    中转的意义仿佛就是吃碗兰州拉面和贴心的树树送来的美味酿皮。只可惜火车上吃太饱,面对如此珍馐,竟只得饱饱眼福。也心疼士统三秒,为了消灭后勤,鼓动大家进食未遂,只能自己一直默默的吃吃吃……不知是否和我一样眼馋胃饱。
   
    相遇的开始就意味着分别。面馆门口是第一次该说再见,没有什么恋恋不舍与悲伤,我们终要奔向不同方向,可大家心中有一个念想。鹭苇与每个人都蹦起来击掌,喜欢这种豪爽的告别方式,充满了力量“成功登顶,安全下撤,顺利抵达……”连祝福的话都更加坚定。“啪啪啪”的击掌声把仅存的一点点分别的不舍都冲淡了。一片橘黄又背起登山包和驮包呼啦啦的重新冲向车站……
在车站偶遇了去支教的栀子。斌哥,星志和陈老师应该都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看着他们熟稔的交谈,那是他们的队友情,却莫名暗自欢喜,经过这个夏天的我们,以后也是这样子的吧,嗯,真好。其实对栀子并不熟悉,却常常听人提起,印象里是个很勇敢的小女生,能选择独自去支教的确很有勇气。总感觉协会里有许多人在许多方面都有着一样的喜好,一样的向往。以前总觉得他们能做我想做的事,可一步步走来发现我也能做我想做的事,还有这么多人一起做我们想做的事,很奇妙。觉得园儿对我说的话同样适用于大家于我而言,你的特别,是那些未曾谋面的时光里的种种巧合。巧合累积,让我们相遇,并幸运地相伴而行”
   
    “再过三天,将你们追赶,一百里又一百里”,那是三天前送别前站的不舍,而如今我们也终于抵达了西宁。西宁的阵阵凉风与厦门的闷热难耐比起来真的是人间天堂,没有想象中的高强紫外线,只有阵阵舒爽,除了开心还能说什么泥?雪瑛,鹏飞和遥华恨不得提走我们所有除登山包以外的东西,辰祥一直在催我们回青旅,理由是“嘉舜见不到我又要叫唤了”,那时的我们还没有结识嘉舜小可爱,自然是感到不知所云,莫名其妙。回到青旅不知谁说了句“终于到家了”,便真的有种回家的放松与舒适,想想这种大家在一起就像家的感觉不正是我来登山队的初衷么,仿佛一切都没真正开始就已经有了意义。
Loading...

发表于 2017-8-16 12: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触细腻入微啊,期待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0: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8-4-26 14:59 编辑

【07.24】忙碌
   
    本该是忙忙碌碌的一天,却因为“逛早市”这个词而莫名有了一丝闲适。大家有不同的分工,一大早便三三两两的散入西宁的各大市场,十分庆幸并感恩可以去买后勤。青旅和早市只隔一条马路,随买随放好不方便。还有斌哥这个“人肉搬运机”,再加上陈老师袁老师两位主厨的倾情加盟,瞬间对买后勤小分队信心爆棚~熙熙攘攘的早市有趣的很,老师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帮我们对几种主要蔬菜把把关之后就赶去买肉。嘉舜和纳纳也一头扎进粮油店搞定米米面面,斌哥一直在运输的路上勤勤恳恳不见人影。只留我和书睿继续买菜,面对这满“市”繁华,努力的想把注意力都放在锁定的萝卜土豆上,可还是禁不住……总是为大桶大桶的牦牛酸奶频频回头、惊异的盯着花花绿绿奇形怪状的饼在油锅里一点点变胖...
    “天哪,桃子5块钱10斤,这么便宜的么???!!!”--“你听错了吧……”、
    “咱们回去的时候可不可以买西瓜?!”--“我也想买!”
     ……
     怎么还不到十点早市就撤摊儿了,失望、委屈……明早再战!
     之后继续在超市买买买与之相比可就无趣多了,可能主要是因为穷吧,为了找出买卷纸的最优解,站在货架前算了半小时,拿了又放回去跑了三四趟,各种排列组合,数学到用时方恨少啊...从超市出来时饿的前胸贴后背,坚决的没办会员卡--书睿笃定的说:“我们不会再来超市了”,结果……
   
    下午的时光清闲的很,男生们都去取东西?搬货?装包?记不清了,反正是干重活儿~我们就留在青旅打包后勤,一帮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做路线旗,晒晒太阳,吹吹风,嘻嘻哈哈开玩笑,回味一下中午翔宇欧巴带来的酸奶,逗逗出来放风的嘉舜小可爱……竟有点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终于要进山了,期待?激动?紧张?担忧?更多的可能是没来由的欢喜和笃定。因山而欢喜,因人而欢喜,因将要见到的照片里的想象中的漫山遍野的小花而欢喜……虽总有意外,(比如辰祥的脚崴了)却还是笃定前行的路会顺利,明知前路艰险,却还是笃定我们可以走过来。可以说是很莫名其妙的自信了吧~
    喧嚣归于平静,忙碌归于深眠。本以为是最后一个安稳觉,谁曾想……

Loadin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21: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11-20 14:47 编辑

【07.25】进山
   
    本以为是最后一个安稳觉,谁曾想在临时营地风雨交加也睡得极好,想起来斌哥常说的“没事的,没事的,有了高山帐我们什么都不怕。”冬训时不知是因为挤还是不习惯,在帐篷里几乎就没怎么睡觉,这次却是一晚上质量超高的深度睡眠。由衷地觉得我们的帐篷好啊,想起训练时为了快总是野蛮粗暴的对待他,心疼~
   
    到达临时营地时天已经黑了,还下着雨,所有人都在疯狂地搭帐篷,等雪瑛分好帐篷,女生便进去整理内帐,男生们打地钉、搬东西。单薄的速干裤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冻的都不想说话,不过也无需多言,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这大概是集训或是冬训的功劳吧。只有雨时大时小,淅淅沥沥,一切都无声而有序。
   
    只有钻进温暖的睡袋才有精力回味这……的一天。和辰祥、园儿、纳纳、嘉舜、书睿、士统还有斌哥一车。人虽多,车也大,宽敞舒适的很。只是耳朵震的慌。。。音响就在后排五人的耳朵旁,可在副驾的辰祥却不知道,一路上都在声若蚊蝇和震耳欲聋中切换自如,纳纳几近奔溃,田园儿欲哭无泪……音乐的风格是变幻无穷的,虽然没有满足士统《最炫民族风》的夙愿,但还是有很多神曲霸屏,“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嘉舜仿若原唱,“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书睿莫名嗨的摇头晃脑,甚至还录起了视频。
   
    音乐配美景,窗外景色变幻,视野逐渐开阔,对我而言是陌生中透露着熟悉,没有圆圆的蒙古包,取而代之的是帐篷式的小房子;一望无际的应该叫草甸,低低的,隐约夹杂着不知名小花;时不时有成片的羊群,斌哥却语出惊人“哇!这么多羊!肯定好吃!”。说起集训时田园的“赶一只羊进山”的“傻言傻语”还是禁不住笑成一团;不知何时窗外惊现彩虹,士统说是“霓”?理科生探讨起“霓”和“虹”的区别,不过,甭管是啥,美就对了,冒着小雨也要拍进单反里就对了;初见雪山的记忆估计此生铭记,辰祥说了一句“这是你们第一次见雪山吧?”,瞬间所有人恨不得贴在窗户上往外看,其实看的并不真切,雪白的一个个小尖尖隐约躲在云雾里、青灰色的山间,可脑海中已经开始忍不住的想“c1是什么样子的?顶顶有名的大横切就在那上面?”……直到车子转了个弯,才得以远远的看到不算雪白的庞大山体,这么快的么?这竟然就是阿尼玛卿了?有点不可思议。在未来的几天里,我们就要和它朝夕相处了,一点点接近它,一点点攀爬它,一点点走到它的最高处……我们会很友善,也希望希望它能尝试接纳;快到临时营地的时候,越来越多飘动的彩色经幡进入视线,它们默默无言,使相关的地、水、火、风、空,不知加持了多少众生,超离恶趣,往生净土……经停之时第一次见到了隆达,教练一边祈福一边将隆达撒向天空,远处的雪山、鲜艳的经幡、漫天的隆达、巨大的经轮……一丝庄严,一丝神圣。有种不知名的情绪渐渐发酵,关乎神山,关乎信仰,关乎我们,关乎明天……不知对于不是信徒的祝福还是否有效,可至少在撒隆达时是真的虔诚,可能只是跟风吧,又或是环境使然,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祈祷一切顺利,全队平安,那一刻竟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总有人愿意相信一些未知的力量,至少内心宁静。
   
    我们只有故事没有酒,讲故事的是我们,听故事的是我们,写故事的也是我们。我们之间同与阿尼玛卿一样,有些人可能原本并不熟悉,因山而聚,慢慢相处,慢慢了解,慢慢成队友,慢慢成朋友……辰祥的故事中离不开狼,斌哥的话语里透露着对大西北真挚的向往。一路故事,一路玩笑,一路找厕所。。。“园儿的眼中没有没有美与爱,只有厕所”~坐车的一天相对于雪山征程而言可能略显无聊,可记忆无关意义,平淡中也不乏有趣,哪一个故事能没有开头或是过渡段呢?是吧~
   
    酒不着急,下山再聚。而我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Loading...

发表于 2017-8-19 23: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呀!嘉舜怎么又唱起了《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发表于 2017-8-21 11: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车站偶遇了去支教的栀子。
明明是去政协工作好吧
发表于 2017-8-22 21: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枫才是人文的吧!!!
发表于 2017-8-22 21: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找厕所”……
我们的1164KM,根本一路是厕所……
他们几个男生……沿路用体液做标记……按十公里休息一次计算……上百次充满味道的记号……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11-20 14:49 编辑

【07.26】“郊游”

    趁帐篷里的剩下三只还在慢慢起床,慢慢穿衣,慢慢梳洗打扮……睡到自然醒的我迫不及待的钻出帐篷伸懒腰,阳光正好,到处都是绿绒绒,湿漉漉的。不知是昨夜的雨水还是清晨的露水,空气里透着花草的清香,目之所及都是绿意,舒爽。(想留下来第一次)当然目之所及的还有一个臭美的管图图,早早的起来涂涂抹抹,拿着手机当镜子。想起集训时男生们的玩笑话“登山队有女生吗?!”开玩笑!至少图图和纳是吧?雪瑛偶尔也是吧?至于我和园儿……鉴于我们涂防晒的次数还比不上叔抹唇膏的次数,就不说啥了。。。早饭是提着麻袋发的各种小面包,那叫一个多,那叫一个丰富呦~味道也必须赞,得到了侯老师夸奖的零食可是不一般。(乳酸菌小面包)不过,如果高反,那就另当别论了,别的帐不清楚,只知道书睿有一点点反应,可能因为头疼恶心?从昨天开始就是面无表情,木木地吃了很少的东西,却一直木木地做了很多的事情~
   
    真正的清醒应该是看到驮物资的牦牛队下山,一同奔跑着的还有一个精瘦的藏族小男孩,我们快走几步还喘的时候看着他矫健轻盈的奔跑!奔跑!!!不过,还是有点失望,怎么不是藏族小姑娘呢?笑容甜甜的~脸蛋红红的~还会跳郭庄!等着吧,说不定进山就有呢~带着这样的想法跟着新一代小瘸子——何辰祥同学进山啦~六朵金花先行一步,留大佬们商讨物价。这一路还是相当欢乐的,和冬训时去大峰本营简直不能比。先不说小瘸子一路走走停停,大小休息不断,漫山遍野的小花也足以让人忘记劳累。记得整理14年雀儿山照片时就被深深吸引,甚至觉得比雪山都令人向往,可能与雪山的高冷难以接近相比,更加亲切活泼吧。据索多教练讲叫“馒头花”,白里透红,毛绒绒的,长的萌萌的,名字也萌萌的~因为小花心情好到愿意拍照,和管图图一起在陈老师的镜头下“园式端庄”了好久。欢乐也是有代价的,没走多久就被董鹏飞赶上了,并遭到了鄙视╮(╯▽╰)╭。不久又看到了抱着鸡蛋步履蹒跚的嘉舜,姿势给满分。就此,队友情长久,鸡蛋永流传。途径士统?锋文?……好像比我和园儿还早到本营,而且只牺牲了8颗?加一件羽绒服,感谢贡献自己羽绒服的辰祥同学,虽然他好像再也没穿那件有臭鸡蛋味的小绿~
   
    感觉园儿是闭着眼睛走到的本营,不过一到了就精神起来了,跟着大家忙东忙西。大家伙儿干的热火朝天,也对~毕竟要收拾出一个家呢。最欢喜的是失而复得的蟹黄瓜子仁和山楂条,最绝望莫过于流水作业分后勤。“每袋一个华夫饼”“华夫饼不够怎么办?”“噢,那就多装两根香肠”“这么可怜的么”(此时士统“这么……的么”语式已风靡全队)真的是分后勤分到高反,场面那叫一个壮观,怎么没人拍照呢?!大概分了两批人才搞定吧?而且据说后面的还有咖啡奖励?我们可是连个果冻都没敢吃啊~此处手动@雪瑛同志。不过,留着肚子吃晚饭也是极好的,袁老师第一天就炖羊肉简直不能更机智,倾尽全力的克制才能保证7分饱。
   
    这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天,嗯,春游+搬家 的一天,因为小花而不想走路的一天。终于相信了侯老师的话“本营可是世外桃源”,经鉴定,没毛病。

Loading...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Jane 发表于 2017-8-22 21:11
“一路找厕所”……
我们的1164KM,根本一路是厕所……
他们几个男生……沿路用体液做标记……按十公里休 ...

好像动物世界的解说非洲角马大迁徙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0: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Jane 发表于 2017-8-22 21:09
林枫才是人文的吧!!!

真的嘛给你一个么么哒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0: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Saylikes 发表于 2017-8-21 11:21
明明是去政协工作好吧

是是是,您说得对,我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3-26 09:48 , Processed in 0.1488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