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47|回复: 25

[2015各拉丹冬峰] 那些回忆,此生铭记——褚橙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1 09: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cc1013 于 2015-9-21 09:59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些回忆,此生铭记
                                  ——褚橙橙


    论文看不下去了,点开浏览器里的链接,一个月以前的照片又都慢慢显现出来。网速很卡,就这么耐心的等着,看着进度条发呆。嗯,没错,雪山回来,我智商又降低了,有事没事总喜欢发呆,大脑久久处于放空状态。
    各拉丹东,我的第一座雪山。
    去年偶然瞥到了登协的宣讲会海报,被那成片的油菜花和骑行队吸引了,被那圣洁的雪山和登山包的一抹艳丽吸引了,宣讲会的那晚,成本的论文还没看完,宣讲会,去还是不去。离开始只有10分钟的时候,实在坐不住了,把东西乱七八糟塞进书包跑到宣讲会教室。在那里看到了协会往届登山的视频,在那里收到彪赠送的书,严冬冬翻译的《黄金罗盘》,现场报了名,虽然不知道报了名之后以后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神经质的找前三届的会长都留言签名。然后开始了一去不复返的登协生活。
    周二周四体训,周一三五攀岩,周末外出溯溪露营,几乎每天都和登协有关。到后来,寒假去北京攀冰,在山里捡柴生火蒸大饼,个个吃得像大饼一样肿。近百米的垂直冰瀑,上了下下了又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在东灵山,下撤那天风雪很大,树上都满是冰渣,全世界都是白色的,只有我们花花绿绿的冲锋衣和登山包,突兀,却不失美感。那时候想,雪山会更美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在家歇息了一段时间,3月15号又提前回学校了,和怀志、祥去北大比赛,除了体训加量,每周还要大中午去跑后山、定向越野,在岩壁不停地训练训练,那段时间没一天是干着衣服回宿舍的。出发的时候大家来送我们,我们仨约好那天穿会服,还记得刘琳说要送我们牛奶,那天她提了一整箱24瓶的奶过来!实在带不动,剩下的不知道是不是被虎视眈眈的斌哥收刮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还好,没丢人,拿了第三名回来,在24所高校里。最后一项比完的时候,我们都情不自禁的唱起了会歌,很自豪。从那以后,我们三个人自然而然像兄弟一样,对,是兄弟,至于我的性别,他们俩猪头已经忘记了。回来还不忘黑我,“你们知道为什么橙子岩降最快吗?”“因为她最重!”卧槽。。。。。。一张嘴辩不过两张嘴。
    四月份比赛结束没多久又紧锣密鼓办了一些比赛和活动,提交雪山申请表的日子也慢慢来了。一路坎坷,曾经妥协放弃的时候,雨笛发信息告诉我回来吧,大家都想让你回来。和栀子在宿舍园区门口聊天,一边说一边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那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放弃,怎么会甘心。后来每天给老妈电话做工作,直到她说“得了得了,你不要打电话来烦我了,去吧。”“想去就去吧,我不希望你一辈子后悔。”“我去不了的地方,你去吧,记得多拍照回来。”就好像当初我给她说我要去北京冬训的时候一样,老妈只有一句话“哦,北京啊,记得多拍照哈。”所以当她答应我去做这么一件看似疯狂的事的时候,我悄悄对自己承诺,尽力而为,要安全的回家。

    我们北京三人组,最后都踏上了这段旅行,怀志去了骑行,我和祥雪山。
mmexport1442778576339.jpg
    接着更是一天不落的训练、训练、训练,图书馆书包柜后面藏起来的汗臭熏天的登山包和数不清的沙子,南普陀上上下下重如千斤的脚步,高温预警下白城沙滩的负重拉练,姨妈造访之际却泡在大雨里溯溪。现在想起这一幕幕,真的,我都佩服当初的自己,怎么就一步步坚持下来了。其实也没有真的那么女汉子,之前训练时候膝盖受了伤,每次跑完步或者爬山的时候都痛得我想把膝盖拔掉!那段时间很低沉,不知道自己进了雪山能不能坚持下来,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拖了大家的后腿。大家冲刺的时候,我在旁边计时报数,大家开我玩笑说声音很有穿透力,嗯,那段时间你要在上弦场或者翔安田径场听到一个女高音“10秒……20秒……”的喊,嗯,那就是我。但看着大家一个个累瘫了大口喘气,我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在外面负重爬山的时候,看我艰难的在队伍后面挪,不管是谁,都会凑过来轻声给我说“橙橙,背不动就卸了一瓶沙”,一路上我都在和自己作斗争,卸了,当然走得更轻松,但心中的愧疚就会更多一分。就在这卸还是不卸的纠结中越走越远,越走越慢,然后雨笛直接让我站住开始掏我包里的沙。装好包以后我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因为不想让他看到眼里在打转的泪水。就这么熬,熬到出发,我看到各拉丹东越来越近。

    在火车上半夜睡着睡着就高反了,强忍着恶心感,不想再睡,雨笛吓我不睡觉高反会更严重,然后又躺下,在生硬的火车地板上和衣而睡,耳旁是震天响的火车轱辘声。初到拉萨,满是惊喜又满怀担忧,小心翼翼不敢走快不敢激动,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高反这位大仙。慢慢适应了又去海拔更高一些的那曲,来不及驻足,来不及细细品味,进山了。
    在小皮卡里面颠来颠去,晕得不知道是高反还是车颠太久。中途下来休息的时候,黑黢黢的司机索朗问我怎么了,用手在头上转圈,吐了一个字“晕”,“那怎么办呐,你还上得去吗?”满是怀疑的口吻,我没说话,那颗不服输的小心肝又暗暗在心里较量了,不许晕!到了本营,健步如飞的拿了两个小桶就打水去了,等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把水打回来以后,竟然一点都不晕了!安营扎寨,窝好歹是搭了起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天还没黑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发现了河滩上有只熊,我们都冲过去看,突然想起来刘琳还躲在山包后面上厕所,然后栀子就扯开嗓子喊了“刘琳!刘琳!你快点!有熊!刘琳!!!”等我跑过去的时候刘琳提着裤子说怎么办啊怎么办,“你继续吧,我给你看着”,那时候我在不停地脑补要是熊真的来了我要怎么办。橙子大战野熊!你赌谁赢!!!我想到的对策就一个字,跑!脑补到刘琳拎着裤子跑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笑了~~~然后当晚,我们埋在河沟里的二十几斤肉就全被熊吃了……然后卫星电话联系还在山外打狂犬疫苗的祥,补齐了物资。一切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有一天出山去租发电机,路上又狂颠了两个小时,终于走上石头路了,前面迎来一辆白色越野,星号很激动的说“哇,颠了这么久终于看到第一辆车了。”等走得更近一些,清楚的看到车里的人穿着警服,我说“哇,是警察诶,第一次遇到查身份证,终于要体验一把了。”然后对方知道我们是来登山的以后毫不留情的让我们返回营地,要是拿不出各种审批单子就准备让我们收拾收拾滚蛋了。然后近乎崩溃的又颠啊颠颠回营地。正在抓狂的时候得知星志状态不好,我往换鞋处张望了很久也没看到他,等不及了就走过去接他了。等看到他的时候,脚步跌跌撞撞,近乎崩溃,我抱着他,那个平日里男子汉气概十足的人对我说“橙橙你知道吗,我怕我回不来了”。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妈的!不让爬老娘还不乐意爬了!
    看几个病号都还没吃饭,省时间我炒蛋炒饭给大家吃,警察看到我们这么凄惨的拿蛋炒饭当午餐,开始担忧我们会不会营养跟不上了,还塞给我们一袋零食和水果,后面也没为难我们,就走了。他们前脚刚走我们后脚又出发开颠了。在镇上把该办的办完,回程。一路追着夕阳,就好像开到了天际。一直到晚上22点还没到营地,正找不到路的时候,远处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灯光,“是他们,他们来接我们了!” 看到教练的时候我探头出去,“帅哥,要不要坐车啊,10块钱一个人。”其实心里早已经沦陷了,家人一样的关怀,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今天运输物资的大家也才只比我们早一点点到达营地,然后陈老师炒了他从小学就会的、一直引以为傲的蛋炒饭给我们吃,我端着碗,和星志、祥站在漫天的繁星下,聊着天,你一口我一口的吃。那一刻,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大家都在坚守着梦想,坚守着这座山,我没有理由轻言放弃的。

    最后冲刺前的休整,教练多吉、次顿和索朗斗地主,94年的小教练罗卓负责记账,5块钱一次。最后一次,他们王炸8炸9炸炸得正欢,炸着炸着,发现身后的车胎扁了,然后几个人放下牌开始换胎。星号和刘琳合作炸了茄合,祥和星志合作煎了饼,我凭着想象给大家做了拔丝土豆,是挺好吃的,但是当晚女生都拉肚子了,栀子怀疑是土豆的问题,大哭T T,宁致也吃了,她就没拉,我们又揣测是不是宁致放了毒,然而至今也没有解开这个谜。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第二天,A组冲顶。我没有参加之前的物资运送,是第一次上C1,从5400到6000,只600米的距离,走了6个多小时。起初我背着自己两天的行动食品,走到后三分之一的时候实在走不动了,几个男生把我的包卸了,轮流着帮我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记得进山第一天,我们搬石头压帐篷的时候,不丁点大的石头差点把我们的魂也搬丢了,大家吐槽“卧槽,这要是在平地,至于这么累吗?”“尼玛!要是在学校,这些石头分分钟背着上下南普陀四趟!”可这是雪山,海拔五六千的地方,别说一个空包,就是一双袜子都不愿意多带的地方,男生们帮我承受了。到C1那晚,煮了泡面和粉丝,我吃不下,只咽了两口,第二天凌晨2点要起床冲顶,晚上23点我还很清醒的听到雪花落在帐篷脆脆的声音。吞了两三块饼干,收拾妥当就出发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多吉在我前面,我身上挂着从西安买的铃铛,像藏区的头羊头牛一样,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只要铃铛声停下来,多吉就不走了,他知道我在休息。走着走着,听到旁边传来轰然倒塌的声音,“是雪崩吗?”多吉冷静的回答我“是的”。在A组里,我是体力最差的,很自觉的走在最后面,因为不想拖累别人。
    黑夜里,只看得到前面队友的点点灯光,天上明月,还有脚下发亮的小雪米。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寒风中冷得瑟瑟发抖,穿上了次顿的大红色羽绒服,他的常款在我身上变成了及膝长裙。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从天亮走到日出走到艳阳高照,黑暗里看不清身旁的陡坡,看不到恐惧,等光线越来越亮,体力越来越差,支撑不住的时候,我半靠着雪坡,喘着粗气等雨笛上来,“雨笛”“嗯?”“还有多远?我怕我走不到顶峰了”“不会的,肯定能走到顶的,慢慢来”顿了一会,“走20步休息一次,慢慢走肯定可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雨笛,你先走吧,我再休息会”其实我是想支开他,不想拖累了他。他不走,也不说话,就等着我,在我身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橙橙”“嗯?”“来,看镜头”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前面四五十米,我看到栀子也在艰难的挪动。等我颤颤巍巍敲着冰镐踢上一个90°的陡坡时,我以为翻过去就到顶峰了。翻过去看到的不是顶峰,是又一个接近90°的大雪坡,也不管旁人,趴在雪面上使劲捶,边捶边叫。20步,10步,5步,3步,越走步子越缓,最后跪着走了几段雪坡,脑子已经发晕了,把脸埋进雪里舔了几口雪,稍微清醒一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翻过最后一段陡坡的时候,多吉迎过来,“怎么穿这么多,热不热?”然后帮我拿衣服背包。身后有人守候的感觉,很安心;手被握住的感觉,很暖。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好不容易蹭到了顶峰,独自低着头喘息。陈老师说“橙子!感觉怎么样!?”有气无力的吐出几个字“不怎么样”说完我继续低着头,来不及等我回过神,拍照,下撤。再等下去雪会化得更多更不安全。
    下撤的时候我还是慢吞吞在后面挪,怎么上来的还得怎么下去!我知道自己一个人绝对拉不住绳子,不知道怎么办,想哭。摔了一段,多吉看我那样,伸出手来拉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出台阶,走下去。一路从顶峰到垭口,他在身边守候,雨笛在前面等候。在垭口休息的时候多吉惊喜的发现包里有半瓶可乐,因为太阳太大,可乐都温热了。三个人传着喝,那是我喝过的所有可乐中最好喝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当天,我们将近0点撤回本营。河水太大我们过不来,最后被迫趟着刺骨的冰川融水,手牵着手过河。
    第二天,B组冲顶。那天天气不好,林茜和宁致没被允许继续向上,我一直怀有歉意,我觉得有可能是前一天我在整个队伍里不好的表现让教练产生了下意识。事后开总结会,林茜的抽泣和遗憾刺痛了我们每一个人,教练听着听着出去了,他回来的时候我闻到了很浓的烟草味,他肯定也很不好受。但毕竟,至少她们俩安全的站在我们面前,这就足够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撤营,我们七横八竖的倒在卡车后箱,路上卷起的尘土在我们身上铺了厚厚一层,却怎么也挡不住心底蹦出的歌声。“各拉丹东!再见!”“再见!!!”卡车走了3个多小时,远远望去,各拉丹东还在那里,像是和我们道别。高高尖尖的山,再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事情过去很久了,回到学校,当大家再见面,再次相互调侃,林茜自曝肿了10斤的时候,那段记忆,不论快乐还是痛苦,都沉淀了,在内心深处。

    那段过往,只有我们知晓。
    那段回忆,此生铭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头顶的太阳 燃烧着青春的余热
    他从来不会放弃 照耀着我们行进
    山谷里何时 会再传来我们的歌声
    那一些欢笑已过 那些往昔会铭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一路相伴相扶的你,谢谢{:soso_e176:}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楼主| 发表于 2015-10-9 14: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哒哒哒UU 发表于 2015-10-9 00:34
作为今天才了解到厦大登协的人,这篇文章看得我热血沸腾!!!

很希望明年的图片展上面,有你。
有梦想就去实现
发表于 2015-9-21 15: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情流露呀!看完后都感动了!
发表于 2015-9-27 15: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什么困难是度过不了的,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为坚持逐梦的你,鼓掌!
发表于 2015-10-9 00: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今天才了解到厦大登协的人,这篇文章看得我热血沸腾!!!
发表于 2015-10-9 15: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哒哒哒UU 发表于 2015-10-9 00:34
作为今天才了解到厦大登协的人,这篇文章看得我热血沸腾!!!

同学你是什么时候去西藏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0-9 15: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辰祥 发表于 2015-9-21 15:46
真情流露呀!看完后都感动了!

如果感动你就拍拍手
哦哦~~
如果感动你就跺跺脚
嘣嘣~~
发表于 2015-10-21 00: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想一样一样的
发表于 2015-10-22 22: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办公室一个人傻了吧唧的看到挤眼泪。。
发表于 2015-11-26 23: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吓大的小鹰 发表于 2015-10-9 15:04
同学你是什么时候去西藏的

今年~你头像照片一定也在高原
发表于 2015-11-26 23: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吓大的小鹰 发表于 2015-10-9 15:04
同学你是什么时候去西藏的

今年~你头像照片一定也在高原
发表于 2015-11-26 23: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吓大的小鹰 发表于 2015-10-9 15:04
同学你是什么时候去西藏的

今年~你头像照片一定也在高原
发表于 2015-12-29 15: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9 19: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橙橙我好喜欢你啊啊啊!!
发表于 2016-6-19 23: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憋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21 02:46 , Processed in 0.15655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